大海上的太阳

再也不能吃到的老婆饼

一个不算热的夏天过去,紧接着便是开学的日子。

电学实验室里,女生皱着眉头嘟着嘴,感觉电路板是世界上最最复杂的东西。一阵挣扎无果之后,她扭头看向了同桌的男生。

“同学,能不能帮我弄一下这个?”

男生看了眼女生,点头答应了 。十多分钟之后,女生拿到了一个满分的作品。

从那之后,男生成了女生电学实验课的专职助理,大一的第一个学期就在男生一次次的实验中过去了。期末的时候,女生的电学实验成绩很高。男生和女生彼此之间更是变得很熟络,伴随而来的是,他俩的绯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班里悄悄传开了,虽然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相互许诺。谣言的风愈刮愈烈,女生的室友遇见男生的时候,总要调笑他一番,让他照顾好女生,别把女生辜负了。

终于在一个晚上,男生又一次被女生的舍友调笑之后,他发了一条短信问女生:“咱们两个明明什么事都没有的,为什么她们总是瞎说?”

女生很快的就回了消息,“是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这样了。”

男生很认真的回答:“不行,我不能被冤枉,我受不了。”

女生有些慌张,她好像看见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被流言蜚语打碎的场景,两个人变得越来越疏远,直到形同陌路。那一夜,女生失眠了。

第二天,男生在教室里看见了带着大大黑眼圈的女生,他关心的摸了摸女生的头,对女生说:“我们在一起吧,那样别人就再也不能冤枉咱们了。”女生的脸一下就涌起红霞,不知所措的跑开了。男生好像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些尴尬的站在了原地。几分钟之后男生有些懊悔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心想自己表白的确是太过潦草,居然空着手就去了。

中午的时候,男生把一盒老婆饼送到了女生的手里,而女生则是害羞的接了过去。女生回到寝室,打开盒子,看见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当了我老婆,才能吃我的老婆饼。”

最终女生被男生用一盒老婆饼和一张小小的纸条给骗到手。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学校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男生与女生的足迹。

女生是个文艺青年,可惜男生比她更文艺。女生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男生平时总是痞痞的、色色的,可是自己写文章却总是不如怎么也看不出文艺范的他。男生平时大大咧咧的,总是犯错,惹女生生气,于是女生充分运用男生文笔好的这个特点,每次都会罚他写检查。检查送到女生手里的时候,女生总会很开心,但是男生却很郁闷,因为自己喜欢写古文,而女生却根本看不懂,每一次自己不仅要绞尽脑汁的写检查,而且还要逐字逐句的翻译给女生听。为了防止这种劳心费力的情况一直发生,男生尽力的改正着自己不足。

女生还很喜欢音乐,尤其是钢琴,于是她拉着男生转了半个城市,找到了一间琴房,并且手把手的教男生弹钢琴。第一次弹钢琴的时候男生就崩溃了,明明女生平时笨手笨脚的,实验室里做个试验都会受伤,可是当她的手指接触了钢琴的按键之后,就变得灵活无比,动听的曲子像泉水一样绵绵不断的流出,而自己本应灵活的手指却僵硬的像块木头,弹出的调子不仅异常难听,而且根本连不成串。尝试了好久好久,男生选择放弃,赌气的趴在钢琴上睡着了,女生则微笑看着那个孩子气的大男生缓缓进入梦乡。

时间总是匆匆,大一很快就结束了,男生与女生在这个时候发生了相处之后最大的分歧。男生选择大二结束去参军,女生则是习惯了有男生的日子,不舍得让男生离开。

又一次的争吵之中,女生红着眼圈问男生,是参军重要还是她重要,男生沉默了。入夜,两个人各自回到寝室。男生陷入沉思,参军是自己很小的时候就产生的一个梦,而这个梦经过时间的洗礼,已经成为一种执念,是怎么也舍不去的;而另一方面则是自己最爱的人,是自己愿意用一生守护的人,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男生自己也知道,参军之后的日子,自己和女生相处的时间会大大的减少,感情也会随之严重的缩水。男生压抑了,难过了,胸口里像是有人塞了一块棉花,堵得自己没法呼吸。翻来覆去的,男生终于哭出了声。同一时间,女生也窝在床上,泪水早就爬满了脸颊,她也睡不着,她想着这半年来男生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又想到以后没有男生的日子,眼泪更加汹涌的流出。女生想了好多,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女生停止哭泣,定下了心思。

第二天,男生和女生来到没有课电学实验室,对着空无一人的教室,女生靠着男生的肩膀,轻轻柔柔地对男生说:“这是咱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在这里我为你加上一个牵挂,那我也在这里把它给你卸掉。毕竟那是你的梦呀,参军去吧,我会好好的。”男生回过头看着女生,紧紧抓住她的手,没说什么,只是眼角分明有了湿润。

大二开始,男生和女生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一起吃饭,一起泡图书馆。不过男生再也没有写过一篇检查,因为他学会了如何好好的爱一个人,怎样让自己最爱的人不会生气。也许,真的爱一个人才能懂得放手,真的懂得放手才能知道珍惜,真的知道珍惜才能学会成长。

平平淡淡而又恩恩爱爱的大二结束了,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男生要离开的日子。这时候,男生靠着一年兼职的积蓄带女生去了大理的洱海。

洱海的水很清,清到令人忘记离别,忘记悲伤。男孩租了一辆电瓶车,载着女生行驶于洱海之畔,清风携着水雾拂在两个人的脸上,阳光明媚却并不毒辣的撒在身上,朵朵洁白的云点缀在澄澈的天空。男生转了个大大的弯,车子碾过一块不是很平的地,女生被颠了一下,她笑着叫着,锤着男生的后背。

车子停在路边,路边紧邻一片浅滩,女生挽着裤腿,赤足行走在湛清的水里,头上戴着男生用不知名野花编的花环。男生同样也是赤足,跟在女生的身后。突然间,男生舀了一捧水,泼在女生的身上,女生大叫起来,抬起脚也撩了男生一身的水。两个人像孩子一样就在这片小小的浅滩嬉闹着。

最后,两个人浑身湿漉漉的上了岸,继续骑车绕行着洱海。

夜晚的旅店,女孩打起了喷嚏,男生给女生盖上两层被子,哄着她喝了一大杯热热的姜汤,然后紧紧拥着她进入梦乡。

男生终究还是走了,走之前男生拿起笔,给女生写了一篇许久不曾写过的检查,检查自己因为自己的理想而离开女生,检查自己的自私给女生的伤害,女生看着虽然依旧是古文但自己却不再像以前一样看不懂的检查,没有哭没有闹,也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对男生笑了笑,那唇角的一弯撩了男生的魂。男生也终于能弹一首完整的钢琴曲了,并且把它弹给了女生。女生默默的站在路口,只是静静的送别,之后开始自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泡图书馆,好像之前男生从未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时不时的电话,很久才等来的一个回家探亲,还是消磨了两个人的感情。终于还是分手了,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里,女生拿着电话,平静的说出了分手的决定,男生想了一下,没有正面的回答女生,他说:“我给你唱首歌吧。”

一阵有些嘶哑的歌声从话筒里飘出,那是杨宗纬的《忘了我》。“忘了我,曾把你拥在我心窝。忘了我,曾给你拥有的所有。忘了我,曾是你的宇宙。不眠不休,无怨无尤。忘了我,多难过多不能接受。忘了我,只要你好过就足够。忘了我,忘了我们的梦。当你想起我,我已不是我。”

一曲结束,男生挂了电话,女生捂着嘴,留下自从男生离开之后许久不曾流过的泪。

两年过后,男生在部队里转了士官并且考了军校,他选择不再回去,因为他知道那个曾经他最在乎的人已经离开了满是回忆的校园,现在那里只留下让人伤心的回忆。

多年之后,男生成了一个军官,女生也找到她一生的归宿,并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有一天女生的女儿跑到女生的面前,对着正在做饭的女生问道:“妈妈,你有什么梦想吗?”

女生停下手里的事情,低着头想了一会,对着女儿说道:“妈妈的梦想呀,妈妈的梦想就是在洱海边上吃一块儿老婆饼。”随后女生低下头,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可惜再也吃不到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