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恋人

离落成殇

空气中飘散着一缕淡淡的花香味,仔细一嗅就会发现那是摆放在圆木桌上的几束百合花所散发出来的,象征着永恒纯洁美好的百合插在了一个漂亮精致的水晶瓶中,淡然地向人们展现它清新脱俗的美。此时,身穿燕尾服的青年钢琴家弹起一首名为《月光》的曲子,柔和婉转的琴声传入耳中让人不禁感叹音乐独有的魅力所在。

在这家咖啡馆里临窗而坐的安阳用勺子轻轻搅拌起面前的那杯玛奇朵,目光随意地看向窗外,因为是初夏,外面的温度还很低,但还是有一些年轻的小姑娘为了美而过早地穿上了短裙,尽管冻得有些发抖,却依然满不在乎的扬着头,脸上露出一丝骄傲的神情。安阳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看还穿着薄毛衣的自己,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笑什么呢,说来我听听。”安阳抬起头看到姗姗来迟的林嘉怡正一脸狡黠的笑着问她。“秘密,不告诉你”安阳笑着故作神秘的对这个密友说,“哼,不够意思,居然有秘密不和我说”。林嘉怡嘟起嘴佯装生气的样子。看着眼前这个认识了近十年依旧有些任性的女孩安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好啦,到底是什么事啊,这么急着把我叫来”“嘿嘿,先给你看一样特别重要的东西”。林嘉怡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套精装的摄影集,安阳好奇地翻开,看到的是林嘉怡和她那个交往了三年的男友苏哲拍的婚纱照,照片中嘉怡将头轻轻靠在苏哲的肩膀上,一脸幸福地冲着镜头微笑,对方看向她的眼神中满是宠溺和温柔,两人站在布置唯美的背景前宛如童话般美好。

“我们打算下个月举办婚礼,阳阳,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当我的伴娘哦。”林嘉怡眨着她那双灵动的大眼睛,有些激动地对安阳说。“好,放心吧,谁叫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呢。”安阳微笑的看着这个终于找到自己归宿的幸福女孩,从心底里为她感到高兴。“阳阳,那个…”看着林嘉怡欲言又止的样子,安阳放下手中的搅拌勺,抬起头问她,“怎么了,嘉怡。”“阳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应该去试着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毕竟,这个世上不会有第二个萧然出现了不是吗?”安阳心里一颤,那个名字是她心中永远无法磨灭的痛,她知道此刻嘉怡看向她的眼神里全是心疼和不忍,但她不敢正视对面那双牢牢盯着她的黑色瞳仁,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好友面前崩溃流泪。

安阳真的不想再让那些爱她的人为她担心,她拿起桌上那杯微凉的咖啡,将它握在微微发抖的双手中脸上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轻声的说“我还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可是他却再也没有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无法原谅自己,是我害死了他。”两行清泪从安阳白净的脸上滑落,看着安阳黯然失色的双眼,林嘉怡在心里真想扇自己几个巴掌,她后悔自己在安阳面前提起这个伤感的话题,她站起来走到安阳身边轻轻将她护入怀里,看着满脸泪水的安阳,叹了口气,轻声的安慰她说“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都会好的。”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穿梭在这个繁华的街头,舒缓的钢琴声依然响起,没人注意到这朵百合花瓣上滑落下来的一颗露珠,从窗外穿透进来的一缕光线刚好照在这颗滴在圆桌上的露珠,散发出微弱却很耀眼的光芒,此刻,阳光微淡,岁月静好。

让时光倒回到十年前那个炎热的夏天,十七岁的安阳第一次遇到同样十七岁的萧然,那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一年,2005年湖南长沙因一场名为“超级女声”的选秀节目而名声大噪,让当时的冠军李宇春一举成名,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明星,而且成为国内最年轻就登上美国《时代》封面的女艺人,而那年安阳只是这诺大长沙城里一名普通的高三艺术生,最为美术特长生的安阳不但要复习好功课还要加倍练习绘画。每天教室、食堂、画室、家四点一线的生活就是安阳的全部,遇见萧然对当时的她来讲是一场最美丽的意外。那天,因班主任放学前临时给学生加了两节课,下课后安阳匆匆赶到自己所在的那间画室,一起练习画画的同学们早已经离开了画室,安阳走到自己的画板前坐下,从书包里拿出画笔和颜料,打算在这件空荡荡的画室里独自练习一会的时候,突然看到靠窗的位置上有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生正坐在椅子上,背对着她拿着画笔在宣纸上沙沙的画着,安阳虽好奇这个人的身份,但并没有去打扰他,只是将自己的画纸在画板上放好,拿起笔在调色盘中蘸了蘸颜料,开始自己的创作。静谧的画室里只有棚顶老式的风扇呼呼旋转的声音。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后,安阳看着面前这张刚刚完成的作品,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画笔,站了起来,捏了捏有些酸疼的脖子,舒了一口气,她看到那个白衣少年似乎也画完了,正在低头整理他的黑色书包,安阳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再不快点的话就赶不上回家的末班车了,她慌忙的拿起书包向门外跑去,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掉落在地上的钱包。白衣男生抬起头,看到的刚好是安阳匆忙闪过的身影,他整理好自己的背包刚要走出门口,无意中瞥到地上那个浅粉色的钱包,此时的安阳看到站牌下刚好停着最后一班公车,连忙向车上跑去,累的气喘吁吁的安阳随便找个位置便坐了下来,因为是末班车,所以车上的人并不多,司机向安阳喊道“后面的那个小姑娘,你还没投币呢。”安阳反应过来连忙打开书包翻找钱包,找了好一会还是没找到司机有些不耐烦地说“马上要开车了,你到底有没有钱啊!”安阳急的都要哭了。“我替她投了”萧然向箱里投了两个硬币后对司机说。

安阳看到那个人楞了一下,他就是刚才在画室里的那个白衣少年,安阳对着朝她走来的萧然连声说着谢谢,少年微微一笑“这个东西是你的吧”说罢从手里拿出一个粉色的钱包递给安阳,看着一脸诧异的女孩,萧然笑着对她说“我是在画室里捡到的它,我想这个东西应该是从你书包里不小心掉出来的吧!”安阳接过自己的钱包,抬起头刚好对上那双如星辰般闪耀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坠落到这片璀璨的星海中。夜幕覆盖着整个城市,穿梭在黑夜里的公车显得那么渺小。坐在车内的安阳主动打破两人间尴尬的沉默,她对他说:“我,我叫安阳,安是平安的安,阳是阳光的阳。”萧然侧过头看着她说:“我叫萧然,萧然落叶的萧然。”“你是我们学校的美术生吗?为什么之前没见过你啊!”安阳疑惑的问。“我是不久前刚转到一中的,是本届的高三艺术生,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喽。”萧然挑起眉毛笑着说。很久很久之后,安阳依然能够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萧然的感觉,“明眸皓齿”是她脑袋里当时唯一的直观反应。

到了一个站地后萧然起身下车前朝安阳挥了下手,说了声“再见”,说完就背起书包跳下车去,安阳也冲车窗外的人挥了挥手,车辆再次启动,将两人间的距离不断拉长,站在路灯下的萧然看着前方那辆消失在转弯处的公车,俊美的脸上扬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其实,从那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在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里,奏出一支青春的挽歌。

而当时,安阳队后来的一切都不得而知。躺在家里柔软的床上,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那个叫萧然的男生帅气的笑脸,安阳之前并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东西,但现在,她想自己不会喜欢上他了吧!想到这,连忙摇了摇头,毕竟现在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就要高考了,还是先把这种懵懂的感情藏在心底吧!安阳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决定不再去思考这个问题。所有未知的一切时间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之后的日子里,安阳从同学们的聊天中得知,萧然就在她隔壁班的教室上课,他不但画画得好,篮球还打得非常棒,人又长的阳光帅气,人缘还特别好,很快成为全校女生崇拜的对象,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有一群男生和他勾肩搭背的走着,旁边会有女生一脸花痴的看着他。安阳偶尔会在走廊遇见萧然,但她从来不敢和他说话,只是远远地看见他走来后,转身匆匆的避开他。

有一次,安阳从洗手间走出来,在走廊过道等着她的萧然一把拉住安阳的手臂,紧紧地盯着对面那双惊慌、躲闪的眼睛,带着少有认真的语气问她:“为什么一见到我想躲,再画室也总是见不到你的身影,你怎么了。”安阳无意中瞥到从洗手间走出来几名女同学,正带着好奇的眼神朝他们这边看来。安阳此时一心想把手臂从萧然的手中挣脱出来,但对方的力气很大,她的挣扎只是徒劳,她抬起头冷冷的说:“放开我”“告诉我原因,为什么突然不理我,是我做错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吗?”萧然并不在意周围人的议论声,他看向安阳的眼神中带着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安阳避开那道炙热的目光,轻声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是我自己的问题,请你放手。”看着红了眼圈的安阳,萧然轻轻松开了拉她的手。安阳推开围着的人群,向前面跑去,萧然望着那个离开的背影,眼神瞬时黯淡了下来,他其实是想对她表明心迹的,只是没想到现在会是这样的局面。似乎有一道无形的横沟架在两人面前,令人难以逾越。

放学后,安阳被一个染着黄发涂着劣质眼影的外班女生叫住,她身后还跟着几个打扮妖艳的女生,她们把安阳逼到学校一处僻静的角落里,为首的那个黄毛女生叼着烟头,故意斜着眼上下打量着安阳,安阳并不畏惧面前这些并不友善的目光,她正视着“黄毛”的眼睛,语气镇定地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呦,还挺有性格的,那就说说你是怎么勾引萧然的,要是不好好说的话,可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黄毛”逼近安阳威胁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你没有资格知道,而且你必须收回刚才的话,我没有勾引他,我说完了,请你们让开路。”“黄毛”用力推了安阳一把,狠狠地将嘴里的烟头吐到地上,扬起手要打安阳。“住手”一个熟悉的身影快速朝这边走来,冰冷的眼神看向那些打扮奇异的女生,她们之前嚣张的气焰瞬时被熄灭,一个个吓得都不敢抬头,黄毛女生冲着萧然讪讪的笑着说:“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她点事。”“你们以后要是再敢找她的麻烦,记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我们不会的,再也不敢了。”说完顿时鸟兽作散,萧然转过身,满是愧疚的看着安阳“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打给我,我立刻赶来解决。”

安阳并没有接过这张纸条,沉默了一会儿,她说:“我们还是不要再来往了,我不想耽误我们各自的前程。”说完,转身就要离开,萧然立刻拦住她,将纸条放入她的手中,看着她的眼睛“等一下,我有话想和你说。”“有什么话等高考结束再说吧。”安阳从他身边绕开向校门外走去,安阳一直没有回头,她不敢承受那道一直追随着她的受伤的目光。“安阳,我喜欢你,你知道吗?”萧然看着前方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轻声的说。

高考犹如浪潮一般,来势汹汹,去也匆匆。很快高考成绩下来了,安阳如愿考取了一所名校,在自己的庆功宴上,同学们都来祝贺,在谈话中,一位同学偶然间提起萧然好像也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坐在旁边的安阳趁大家谈笑风生时起身走到包房门外,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喂,哪位。”听到萧然的声音后,安阳顿了顿说“是我,我今天举办庆功宴,你来吗?”对方沉默了一会,马上说“好,告诉我地址,我马上到。”她报出了地址,对方说“嗯,等我。”“嗯,好。”放下手机,安阳心里松了口气,其实,她想当面对他说出那些藏在心里好久的话。

过了一会,手机响起,安阳看是萧然的号码连忙接了起来,可是没一会儿,安阳的脸色变得格外苍白,无力握住的手机从指间滑落掉到地上,全身不住地颤抖,耳边响起巨大的轰鸣声,脑海里全是刚才电话中那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的朋友萧然刚刚出车祸,因抢救无效死亡。”

人世间的事变幻莫测,没有人能预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十分钟前,在一处交叉路口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一辆急速行驶的黑色轿车因来不及躲避突然出现的货车,直接撞了上去,那一瞬间,坐在驾驶室里的萧然,脑袋里想起的,是安阳的脸。他用仅存的一点力气伸手去抅滑落到车座底下的手机,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不可及,怎么抅都抅不到,萧然最后的意识渐渐丧失,遗憾的闭上了双眼,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对她我爱你这三个字了。

从前这座城市是一张彩色照片,以后它是一张黑白的照片

从咖啡馆外和林嘉怡分别后,安阳走进附近的一家花店,抱起店员刚刚包好的一束郁金香,付了钱,出门拦了一辆的士,向司机报出地址后,车子向目的地驶去。下了车,安阳从包里拿出一件黑色外套穿上,抱着手中的花向这片沉寂清净的陵园走去,她在一座墓碑前停下,蹲下来将这束白色郁金香轻轻放在台阶上,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碑上的照片,照片上的男孩依旧是那么年轻英俊,在安阳的心里,那个叫萧然的少年的音容永远定格在了十七岁的那年夏天。关于痛苦和沉重,很多人都说忘了吧,就像忘掉那些你永远得不到或找不回的东西,像生活在地狱的人忘掉天堂,但安阳决定,永远不忘记他,看着那张一直冲她微笑的脸,安阳轻轻地对照片上的人说“你不知道吧,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萧然,对不起,我爱你。”安阳将头靠在冰冷的墓碑上,泪无声落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