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中心的树

合欢

后院的花,无人照料。

孙小满是个典型的80后,被宠坏了的孩子。

李维一是个普通的公务员,擦着80后的边出生的。

2001年,合欢花泛滥的那年,孙小满在县城的中学里读初二。县城的中学是初高中合并的,大部分的初中的学生都选择继续在这里读高中,以至于县城中学鱼龙混杂的状况。而孙小满就是整个中学臭名昭著的小混混,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由于学校强制要求初二高二的学生暑假必须补课,7月4日,孙小满骑着她的自行车满腔怒火的踏上不归路。

孙小满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在人群中左扭右拐,在学校附近的公交站一群清一色白t 恤在集合,原谅孙小满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看小人书的眼睛看不清楚白t 恤上写的字。

好不容易过了门卫大叔那一关进入教室,班主任在台上唾沫横飞,孙小满在台下昏昏欲睡。十分钟后,白t恤们走进来并且由负责人林原说明来意:市里师范大学的大一学生来做暑期实践活动。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将由他们负责八年七班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每个白t 恤负责四到五名学生,可以自由选择。接下来就是白t 恤们的自我推销,当李维一走上讲台自我介绍时,孙小满炸毛了。

孙家有两个孩子,哥哥孙谷雨,在孙小满十岁那年,十六岁的哥哥因为一种叫做心脏黏液瘤的病去世了。

彼时,十四岁的孙小满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大魔王,大喊一声,我喜欢你,你做我的老师吧。台下顿时炸开了锅,几个狐朋狗友一脸猥琐,白t 恤们一脸意味深长,班主任气急败坏,而台上的李维一手足无措。幸运的是,领队林原在没有征得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把孙小满填在了李维一的负责学生名单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孙小满从对李维一死缠烂打和对林原做牛做马中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比如:李维一有女朋友,还是那个肤白貌美,胸大腿长的系花学姐先追的他。孙小满看了看自己沮丧了很久。直到一个月很快过去,最后分别那天,孙小满病假为由没有参加。

分别前一天,孙小满找到林原,林原给了她一个建议,可以去考师范大学的附属高中,就在大学校园里,但是分数对孙小满来说却是不容乐观。

往后的一年孙小满整个人都变了,从前的假小子变成了乖乖女。中考之后,孙小满收到了师范附中的录取通知书,以第十名的成绩。

整个高中三年里,孙小满和林原一直都有联系,和李维一却少有联系,更别提见面,高三倒计时一百天时,林原告诉孙小满一个消息:李维一和系花分手了。孙小满淡定的“哦”了一声。回去之后,忍不住装作若无其事的给李维一发了短信:最近怎么样啊,还好吗?李维一倒是毫无隐瞒:最近在实习,还过得去,分手了,但是没有自杀倾向,放心吧。孙小满不受控制地回复了一句:那我做你女朋友好不好?那边沉默了十分钟说:好啊。

就在孙小满以为自己得到了整个世界的时候,世界给了她一记响亮的耳光。两人确立关系后三个月,还有七天就要高考的时候,学校放了一周的温书假,系花学姐就在这时找来了。“你好,我是李维一的女朋友。我们两个前段时间闹别扭了,不过现在已经互相理解并且重归于好了,我知道维一他就是这样,不知道应该怎么拒绝别人。我希望你不要误解,给你带来的麻烦不好意思了。”孙小满整个人愣在原地,直到系花学姐离开,脑子全是这三个月的李维一的心不在焉和系花学姐的“维一他不会拒绝别人”。

孙小满高考失利,在N城上了一所二流大学,林原此时在N城工作,两人在一次见面时,林原问孙小满喜欢一个比自己大了六岁的男人的原因,“一开始是因为李维一和我去世的哥哥长得一模一样,后来我也不清楚是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应该是没有原因的吧。”

后来,孙小满做了普通的工作,却一直没有结婚,在家里人下了死命令要她去相亲的时候,林原找来了:“我也正被家里人逼婚,不如我俩凑合过吧。”孙小满考虑了三天,给出了肯定的回复。

两个月后,两人正式结婚,婚礼那天,李维一没有出现。

婚后,两人过着不温不火的日子,林原对孙小满很好,每天下班都会给孙小满带回一朵鲜花,大多数时候都是合欢。

婚后一年,孙小满在公司例行体检时被查出了心脏黏液瘤,因为位置不好,无法手术摘除,孙小满没有跟任何人说,自己吃药缓解症状,包括林原。

又是一年合欢花开的日子,林原驱车前往南山,带上孙小满最喜欢的合欢花。

小满,你最喜欢合欢花,我一直不知道你喜欢它的原因,就像你一直不知道我爱你一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