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椅上的鲜花

夏起夏末

第一次在除了教室以外的地方看见封清,是高二那年的暑假,在漫展上。人来人往的会场里,古装的他和陆雪cos着高渐离和雪女,周围是一众的手机和单反。我不由看定。诚然,他们的cos是很不错,且不说容貌相当,单动作和表情都惟妙惟肖。

但生平头一次,看到把情侣cos的这么好的coser,我竟然没像平常一样激动得跳脚尖叫,而是平淡的很,甚而刚才一路逛过来的喜悦也被冲减了大半。或许那时候我就该知道,“封清”这两个字在我心里是个不一样的存在。

我还在愣神,动作迅速的楼浅已经从人堆里拍完回来了,顺着我的眼神看了一眼,笑嘻嘻地跟我说:“郎才女貌吧,帅哥是清风,美女叫雪露,他们不光长得好看,cos也很棒。”不同于只喜欢动漫的我,楼浅除了动漫之外,对cos的事大多也了如指掌。我顿时有了兴趣:“那他们cos很久了?是情侣吗?”楼浅摇摇头:“雪露有几年了,但清风没多久,不过两年左右吧。据说是情侣。”

原来高一他就是coser了。顿了一下,楼浅接着说:“他们也出过不同的角色,有过不同的搭档,但还是清风雪露的搭配反响最好。”忽然楼浅又一脸惋惜:“可惜他们俩都很低调,尤其是清风,虽然偶尔有海报和明信片发行,但从来没签售过。所以想要签名明信片就只能在漫展碰运气,但也极少能遇见清风,即使像今天偶尔遇见了,又会忘带明信片。”我安慰道:“其实签在别的地方也一样啊,要不我借你纸笔?”

她很气节:“这怎么能一样,签名明信片是不一样的,我每个喜欢的coser都会留一张,连雪露的都有,就差清风的了。”看着不肯妥协的楼浅,我笑着妥协道:“好,那回去你把明信片给我吧,我帮你要。”楼浅愣住:“要,你去哪要?”我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回道:“跟同班同学要个签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虽说我们平常交集不多。”楼浅艰难地消化着事实,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同班……同学?”我诚然地点头。“哦,雪露也是我们学校的,但不同班,她是六班的。”

楼浅现在心里一定经历着沧海桑田的变化。两年前因为南方气候和美食的诱惑,楼浅决定去广州念高中。家里自然不会同意,因而翻天覆地的吵了一架。但楼浅认定的事从没有改过,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万般无奈之下,楼浅被送到了广州的姨妈家,每年寒暑假回来一次。她终于反应过来了:“小暖,好羡慕你呀!当初要是跟你一起留在高中部就好了,居然能跟清风同班。”看着两眼发光的楼浅,我无可奈何,只能安慰道:“广州也很好啊,你看,气候暖和,还有那么多好吃的,而且姨妈还很宠你…………”我一边安慰着,一边拉着沉浸在遗憾中的楼浅继续往前走,接着去逛漫展。

  (二)

  很快就开学了。虽说楼浅已经走了,得寒假才能回来,但某女强烈要求我赶快要,要到了就给她寄到广州去。既然已经应了,我便很尽心尽责的去完成任务。开学第一天,趁着大扫除的时候,我很低调地把封清叫了出来。看了我一眼,封清什么也没问就跟着我出来了。我拿出笔和明信片,说:“那个,我有个朋友很喜欢你的cos,想要个签名,麻烦了。”封清一向面瘫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或许是没想到班里有人知道他是coser吧。“嗯。”他很低的回了一个字,顺手接过,签上名字,递还给我。我低头看了一眼,龙飞凤舞的“清风”写得很是飘逸。我抬头一笑:”谢谢!”“不客气。”他似乎微怔了一下,然后转身回了教室。我看看手里的明信片,回想着封清刚才转身前那个淡淡的浅笑,虽然浅到几乎看不出是在笑,但我还是不由得想:封清笑起来的确挺好看的。

我本以为我们的交集也就到这儿了,但没想到,楼浅的一张明信片带来了一个封清。楼道里碰见时,他会跟我打招呼,虽然只是略一点头或者叫一个他根据各种原因起的且不定时更新的外号;午睡起来,偶尔实在看不过去的情况下,他会随手帮我理理蓬乱的短发;放学之后,他和易寒会留下来写作业,偶尔遇到难题,会一起想想,互相问问;回家的时候,偶尔会跟我和尹文在门口碰上,一起走到车站等车,时间并不长,但也能聊几句。简而言之,在我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我跟封清已经从一个月说不了几句话进化到一天说很多句话了。虽然不太明白,但我还是很高兴的。怎么说多一个能聊天的朋友也是好的,更何况对于一向交集甚少的封清我也很好奇。

我很乐得这种快乐的平静,不过很快就有了意外。那天午休,李老师像往常一样抱着政治作业本来班里找人改错。一般情况下李老师是和蔼的,一般情况下我的作业也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可偏巧那天实在不一般,我和那份质量不高的作业被狠狠批了一顿。按理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改个错而已。可睡眠不足的焦虑,最近期中考试不理想的成绩,高考的压力,老师觉得我不努力的怀疑,甚至还有那么点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一瞬间,眼泪不受控地流了下来。正值午休,大多的人都出去了,我周围更是一个人都没有;剩下不多的人有的在写作业,有的在聊天,声音不大,不过也足以盖住我细微的哭腔。略一低头,短发遮住脸颊,不让人看见这个没出息到被说了两句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苏暖。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它竟然一点停的意思也没有,我越擦,眼泪就越多。没一会校服袖子就湿透了。

“你在干什么?”正当我拿这收不住的眼泪不知所措的时候,封清清冷的声音在我头上响起。我飞快的擦掉眼泪,抬起头,本能地一笑回道“没干什么。”他眉眼冷冷地瞥了我的袖子一眼,没再说什么,侧身坐在了我前面。封清就在旁边,我是不好再哭了,但声音里还有浓重的哭腔,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也只是坐着,看着手中的历史卷子,没再说话。沉默了几秒,还是我先搭了话:“封清,你是来找易寒的?”“嗯,沈老师找他改卷子。”他简洁明了地回答。正在我不知道往下怎么接的时候,易寒就回来了。刚到门口,他就对着坐在窗边的封清喊道:“封清,你怎么又坐我这儿了?又找苏暖啊?”清晰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封清并没有接易寒的话,只是用比平常更冷的眼神看了易寒一眼,同时冷声说道:“沈老师找你。”“不是吧,沈老师找我?”刚才还欢快的声音瞬间低了下去。“什么事啊?”“改卷子。”他们边说边出了教室,去了办公室。而哭累了的我斜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初冬,阳光正暖。

  (三)

  到这儿为止,我都没在意这件事。但很快它就发挥出了“意外”的效果,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午休课间我们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他跟陆雪出双入对的时候越来越多;放学之后易寒依旧会留下,而封清则会等着陆雪来找他,再一起回家;甚而没过多久封清连个招呼都吝啬于跟我打了。从说说笑笑到形同陌路,封清的离开和他的出现一样,快得我措手不及。好几次,我都想把封清拦下来,问个清楚。可好几次,我又犹豫了,问什么呢,‘封清你为什么不理我’吗?这问题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又以什么身份呢?朋友吗?可在封清的眼里我是朋友吗?一个又一个的问号在心里堆积,却一个也问不出口,只能任由它们在心里堆着,尽管很难受。

不能解决,就只能忽略。我认真地学习,努力地备考,假装它不存在。可惜它并不是真的不存在,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它一点一点地堆积。终于,我还是问了。那天晚上我去办公室问地理老师题,正巧封清也被历史老师叫去。我问完题从办公室出来,等在不远的墙边。八点多了,楼道里除了远处教室打过来的一点微光,漆黑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却叫我莫名的安心,也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更不知道待会看见他又会是什么表情,还是看不见的好。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封清终于出来了。看见我封清的身形顿了一下,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回了教室。封清。我轻声叫住他。他回头看着我。

封清,易寒他们胡说的吧,你不喜欢我。

那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但这种喜欢和对易寒、尹文他们是一样的,大概不是你说的那种喜欢吧。

嗯,知道了。易寒他们就是那样,你也知道。

那既然话说开了,以后别再形同陌路了,行吗?

你很介意?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本来好好的朋友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忽然一句话都不说了,换谁都会难受吧。难道你一点都不在意?

你不怕被误会?

如果你担心被误会,那我们以后还这样吧。今天的话,就全当我没说过。说完,我转身回了教室。

你都不要紧,我有什么的。他两步走到我身边,在易寒等人“了然”的眼神里,一起进了教室。

虽然不再疏远,却也回不到从前。毕竟他跟陆雪更为亲近,但生活总算回到正轨,便开始越行越快。高考,毕业,接踵而来。当然,也意味着我们要就此分开。返校签字的时候,我知道了易寒和尹文考去了湖南,封清留在了北京。而我则考到了广州,去和楼浅做伴。

  (四)

  转眼已经在广州呆了是两年了,和高中同学的联系并不多,最多的要数尹文了。而尹文跟我说的最多的就是,现在封清和陆雪在一所大学里,出双入对,甚是般配。大二暑假的晚上,她笑得诡异地打来电话:“苏暖,你要是再不努力,封清就要被拐跑了。”我不置可否:“爱情诚可贵,话费价更高,尹文你要是没什么正事我就挂了。”“别啊,”她正经地说道“你们俩就一个打死不说,一个装死不懂吧。”我无可奈何地轻笑,抬头看了一眼墙上快指向十点的表,对尹文说:“我要睡觉了,明天早上七点就要到会场,我得早起。”“嗯,当志愿者真累啊,不过广州的漫展还真是不少,我也想去逛逛了。”“你玩游戏还来不及呢吧?”“还是苏暖了解我。开个玩笑嘛,不过明天会有惊喜,做好心理准备啊。”“嗯,我知道了,晚安。”“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嘿嘿,等明天你就知道了。晚安。”挂了电话,我窝进被子。半梦半醒的时候想,无非就是封清要来吧。唔,说不定还有陆雪。

第二天早上,少有的半夜才睡的我,少有的在闹钟响之前就起了床,和慕深会和之后,到了会场。一番忙碌,我和慕深站在检票处。看着长长的队伍,我不由得感叹。隔着过道的慕深见状,问道:“在等人吗?”“没,只是觉得人好多,待会有的忙了。”还没等慕深回话,就到九点了。我一直低着头,一张张的门票被打了一个个的孔。直到看见一只细长的手。当然,仅凭一只手我是看不出来那是封清的,只是不经意间看到云雀的cos,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就看见了他。他并没有看我,只是低头盯着什么。我把票递回去,他转头看了对面一眼,然后走了。

我自然知道他看的是我右手上那枚粉色的蝴蝶戒指,而转头看的大概是慕深左手上那枚蓝色的蝴蝶戒指。的确,他们是对戒。看着他的背影,我不由得想,cos的真是很棒,像极了云雀。等我被催得转过头来继续检票时,忽然发现对面的慕深在瞪我。我边检票,边纳闷慕深为什么瞪我。看着手中正被打孔的票,我一怔:刚才封清的票我没打孔!我抱歉地冲慕深一笑。慕深一脸的无可奈何,重新低头专心检票。一个小时过去,人渐渐少了,忽然人群中响起一阵感叹。顺着声响看去,是陆雪和一个不认识的帅哥。

帅气的男生cos的杀生丸杀气凛凛,冷漠淡然;娇小的陆雪cos的铃纯朴无邪,天真烂漫。然后“铃”跑了过来,微微一笑:“嗨,苏暖,好久不见了。”虽然苏暖是六班的,但在学校的活动里,我们搭档过几次,也算熟识。“是啊,好久不见。”“那你中午有时间吗?”“十二点半到一点半应该没问题,有事吗?”“那就这么定了,中午我来找你,等着我啊。”话音未落,“铃”便跑了几步到了等在一边的“杀生丸”身旁,一起进了会场。

中午我和慕深吃完饭,慕深就去逛漫展了,而我则等着陆雪。不一会,陆雪如约而来。我们走到会场后面的树林,坐在长长的回廊里。

苏暖,你喜欢封清吗?

喜欢。

对面的陆雪没有惊讶。那他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告诉他呢?我还没说话,陆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补了一句。是我们聊天的时候说到的。

呵呵,怎么听到的都没关系了。无聊的骄傲吧,不想被当面拒绝啊,感觉好丢脸。而且下意识地不想打破当时的关系,想维持那种温暖的快乐。

这次陆雪倒瞪大了漂亮的杏眸,脸上的诧异丝毫不加掩饰。你为什么觉得他不喜欢你啊?他当时经常有事没事就去找你吧。

他对尹文也是这样啊,没什么特别的吧。而且他那时候有事没事就去找的人是你吧。我一直觉得他喜欢你,就是不好意思说。

哈哈。对面的陆雪笑出了眼泪。封清要是知道了非气死不可。找我那都是为了cos的事而已,高三那年正好有好几场漫展,又要出外景,一时间还挺忙的。要非说还有别的,那就是为了辟谣。

为什么?我说过我不在意的。

可他说他在意。他说你有喜欢的人,不想你被误会。

有喜欢的人?我都不知道。

他好像说你有个随身带着的小纸条,偶尔会看着它发呆,但笑得很开心。

我怔住。想起来有一次我看着楼浅临走前写的那张纸条,硬朗的字迹,写得却很温暖。我沉浸在冬天难得的温暖里,直到他们过来。封清没有说什么,只是也看着我手里的纸条。“初中同学的。约好了要考一所大学,偶尔看看就会觉得很有动力。”封清没有说话,旁边的易寒先问了:“男的女的?”我无奈:“女的。”易寒不信:“这字怎么会是女生写的?”看着楼浅的字,我不由得郁闷。的确。认同地说道:“也是,一般女生写不出这种字。”易寒反应迅速地接到:“果然是男生。”我正想说楼浅是个不一般的女生,但话还没出口就被一句“封清、易寒!”打断了。沈老师拿着两本作业微笑着站在门口。对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阴的可以,因为包括他们在内班上还在的几个人都知道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所以他们俩二话没说立刻就跟着沈老师去了办公室。没想到那天一下说到很晚,我和尹文就先回家了。后来也没再说起,就把这事给忘了。

没想到,竟然是这事。真是阴差阳错。

那你喜欢封清?

嗯。

那就好。

这次换我不明白了。可是据说你们是情侣。

据说这种事一向是不太靠谱的。而且我们经常一起cos,更容易被误会。我高一头一次见封清的时候,觉得他很适合cos,就去找他问了问。正好他对这些也有兴趣,就这么慢慢熟了起来。不过我们只是朋友。他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起过,他有喜欢的人,从高一开始就喜欢。

不是我吧?

你说呢?

……

陆雪看着我手上的戒指。你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那是我朋友的男朋友。因为长得稍微好点,性格又温和,所以他每次来漫展都会有女生找他聊天,要电话,说了有女朋友也以为是他害羞找借口,依旧热情不减。我朋友又懒得来漫展当志愿者,他们俩就都没办法了。最后我朋友想了这个主意,把他们的对戒给我带,反正我也会去,正好一起。只是没想到,竟然真的很见效。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能不能成还是要靠你们自己。不过你们万一要是成了,以后学生会有事我还是得跟他一起办,谁让他是学生会主席呢,你可别介意啊。那我先走了。

我还没回话,陆雪已经走远了。

  (五)

  一直到五点多才完事,我和慕深便准备回去。在会场门口,慕深停了下来,牵过我的右手摘下了那枚我已经戴习惯了的戒指。我愣楞地看着他,不明白地连‘为什么’都忘了问。慕深一脸温柔地揉揉我的头发,笑着说:“老戴着我们的戒指怎么行,得让他给你戴新的啊。”慕深对小浅有多好,我再清楚不过,所以于他,我很放心。而且,抛开小浅这层关系,我和慕深也很好,脾气相投,慕深总是很照顾我,我和慕深也总是无话不谈,但唯有封清,我和小浅难得一致得选择了沉默。

没有刻意隐瞒,只是不算什么好结局,也不想多一个人替我着急。可慕深知道!我的诧异被慕深尽收眼底,他自然明白:“你和浅浅都不告诉我,我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但你今天看他的眼神实在不一样。想不知道都难。”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既然慕深都看出来了,那封清只要不瞎肯定也看出来了。慕深无可奈何地轻笑:“我大概问了他一下,该解释的也都解释清楚了。小暖,他是个值得的人,至少他喜欢你不比你喜欢他少,我和浅浅也都能放心了。”话音未落,慕深已经转身走了。“晚上去浅浅家吧,我做饭。”我冲着慕深温暖的背影喊道。他挥挥手,没有回头,只回道:“记得带他来啊。”看着越走越远的背影,我轻轻地点了头。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没影了。我轻笑出声,开心地往外走。出了会场就是宽阔的大广场,每每漫展完了之后,我都喜欢在这儿坐一会,很安静,也很舒服,平常都有慕深陪我。不过今天是不行了,因为广场门口倚着柱子的那个修长身影。我深吸了一口气,轻快地走过去,一如当初笑着说:“在等我吗?”他难得也笑了,我才发现原来他笑起来果然很好看,还很温和。他说:“是啊。”我不由轻笑:“难道你要穿着这一身跟我表白?”他耸耸肩:“有问题吗?”我笑出声来。他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唇边依旧带着浅笑,看向远处,眼神放空地回忆:“高中的时候,你车卡上,铅笔盒上,甚至语文书上,都是云雀,我一边想你怎么这么喜欢那个面瘫呢。”他低头,自顾自笑了,旋即又说道,“一边又想我要是这个面瘫就好了。”

回想起那时候,心里不由得变得温柔,不过我还是义正言辞地更正道:“对于动漫而言,我的涉猎是很广泛的,喜欢的不止云雀一个啊。而且,你本来就是个面瘫吧。”他笑得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很开心:“哦?是吗。”他故意拉长音“那,我能当做你在表白吗?”我还没回话,他已经略略俯身抱住了我,低沉清雅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不曾有过的温柔:“晚了五年的表白,你嫌迟吗?”我回抱住他,笑着说道:“迟了五年的回答,你嫌晚吗?”他笑了起来,用力地抱住我。

夏风掠过,落日余晖,在广场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剪影,温暖地相拥而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