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短衣的女孩

你若安好

“哇……哇……”伴随着一声声婴儿的啼哭,故事也就此开始……

降生的这名婴儿名叫徐晓天,是个七斤八两重的男婴。两口子生了个男娃,自然是喜上眉梢,将其视其为掌上明珠一般。与此同时,隔壁邻居慕家也生了一个女娃娃,眉清目秀的,看起来很是让人喜欢。因为当时正值中午阳光明媚,所以女娃娃的父亲给孩子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慕晴。

徐父与慕晴爸爸从小在一起长大,又在一个学校里读的书,自然关系相处的十分融洽,像一家人一样。适逢孩子出生,喜事连连,两家打算一起办个家庭宴会,请一些比较熟悉的朋友们来家里热闹热闹。

宴会间好友们纷纷献上诚挚的祝福。徐父一心想要个儿子,因为近些年工作调动的关系,孩子的事情一直就没有被“提上日程”,好不容易得个儿子,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此时,一个要好的朋友打趣的说:“老徐啊,你这可真是如愿以偿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盼来个大胖小子,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大家闻听都笑起来。

“还是老慕好,得了件‘小棉袄’,长得和她的妈妈一样,这以后一定是个大美女呢。”慕太太听后脸上一红,笑着说:“不带这么夸人的哈,虽然听起来很受用,嘻嘻。”此时慕太太的朋友刘姐说:“有句诗怎么说的‘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呐。”说着笑着看了看慕太太。

这时,慕太太与徐太太对视了一眼,似乎在传递着某种讯息。徐父听了刘姐的话,半开玩笑的说:“你咋不说‘生男埋没随百草’呢?”说罢,大家又笑作一团。

宴会整整持续了四个小时,在送走朋友之后,两家人开始收拾起桌子来。期间,慕太太故作糊涂地问徐太太:“今天刘姐说的什么意思啊?”徐太太当然明白,笑着没作声。徐父听后说到:“孩子还小,以后的事情都不知道呢。”慕晴爸爸也说:“是啊,以后的事情以后说吧,现在讨论两个孩子的事情还为时过早,再者国家也不提倡父母包办那,看看再说吧。”慕太太听老公这么一说也就没再言语……

时光飞逝,徐晓天和慕晴渐渐长大。从两小无猜到青梅竹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两个人的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日渐亲密。此时的徐晓天已然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有着帅气的模样和健壮的身躯。而慕晴正如之前刘姐所预测的那样:清秀美丽的面庞,少女般窈窕的身姿。更为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有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仿佛像天池里的湖水一样清澈、透明。

某一天,慕晴问徐晓天:“天哥,高考你想报考哪里?”徐晓天想了想回答道:“我想去上海。”慕晴笑着摇了摇徐晓天的胳膊:“我也想到上海去。”徐晓天看着慕晴,故意笑着问:“你之前不是想去北京么?”慕晴佯作嗔怒的瞥了徐晓天一眼:“北京能见到天哥么?你是不是烦我啊?”说着朝徐晓天的胸口打了一记粉拳。徐晓天装作十分难过的样子,告饶到:“对不起我的好晴儿,我错了原谅我吧……”两个人就这样嘻嘻哈哈闹着。

其实,慕晴有充分的理由和自信那样说,因为从小到大,她的学习成绩在全校乃至全省都名列前茅。不光如此,在课余活动上,慕晴也展现出过人的组织能力和沟通协调能力,在同学们的心目中有着很高的威望,学校的领导和老师对她也有着非常好的评价。这样的“女神”当然免不了慕名而来的追求者,但都被她婉言拒绝了。因为在慕晴的心里,只有徐晓天一个人,尽管她还不曾向他表白过。

相比之下,徐晓天的学习成绩虽然没有慕晴那样优秀,但他比较刻苦,在班里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很多问题徐晓天不会,他都会问慕晴,而慕晴也会一一为他做耐心的解答。

转眼间高考结束了,成绩发布时,徐晓天超常发挥考上了上海的一所知名高校。而慕晴更是以全省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被北京的一所知名院校录取,但她坚持没有去,毅然地追随徐晓天来到了上海,来到了同一所大学。

在此之后的大学学习生活中,两人关系进一步升温,也快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徐慕两家对两个孩子都比较了解,很支持他们谈恋爱。但考虑到孩子们学业还没有完成,所以暂时对他们的婚事没有说明。可徐父似乎有心事,经常对慕晴爸爸说:“记得他们刚出生的时候,我没有定下娃娃亲,一来他们还没长大,二来往后不知道孩子们感情怎样,现在看着他们感情这么好,由衷地希望他们能走到一起,这样我也就能安心的放手了……”

徐母不理解老公的话,说道:“老公,胡说什么呢,什么放手?这岁数一大咋还犯起糊涂来了?”徐父笑道:“哎呀,你瞅瞅,两家人聚在一起我这嘴都没个把门儿的了,哈哈。”慕晴爸爸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老徐,坐在一旁没吱声。慕晴妈妈听完,脸上绽放出满意的笑容,说:“晓天这孩子我打小看到大,朴实本分,有个男子汉的样子,我们家晴晴要是能嫁给晓天,那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呢。”徐妈妈笑着点了点头,也表示着同意。

晚上,徐妈妈问徐父:“老公你今天的状态不太对呀。”

徐父脸上轻微抽搐了一下,但随后恢复了平静:“老婆,你想多了,晴晴这孩子我很喜欢,不仅长得漂天,而且做事得体,温柔大方,我是真心想让她做我们的儿媳妇啊。哎,可你也知道我这身子骨一直不太好……”

徐母看着徐父的脸,感慨地说:“老公,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说着,抹了抹眼角:“晓天上学花销很大,咱们家并不像晴晴家那样富裕,之前你还……”徐妈妈话说到一半停下了。

“都是过去的事了,你看我们现在过的不是很好么?”徐父笑着说。

就在徐晓天刚上高一的时候,徐父出差发生过一次车祸。车上四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损伤,属徐父伤的最重,右侧肋骨骨折且伴有内脏出血,虽然及时保住了性命,却也因此落下了病根……

起初,徐父并未在意。但随着年龄的增大,右侧肋区总是隐隐作痛,而且症状越来越明显。单位正常每年都会为员工组织体检,结果发现徐父肝脏内有淤血块,亟待留院观察治疗。徐父得知这个消息,并没有在晓天和老婆面前提起。一方面怕影响工作,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的事情影响孩子的学业,所以就这么一直瞒着。

然而在徐晓天大四毕业前夕,徐父突然感觉右侧肋下剧痛难忍,送到医院时才发现,长期淤积在肝内的血块由于消极治疗发展成为恶性肿瘤并且已经确诊为肝癌晚期。

听到这样的消息,徐妈妈如五雷轰顶一般,手里拿着刚刚检查出来的化验报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此时徐晓天正准备和慕晴备战考研,突然得知父亲病倒的消息,不顾一切地奔向医院。他不明白,那个一向在自己面前微笑的父亲,为何突然之间会倒下,为何上天会对自己如此不公。慕晴也听到了消息,随晓天一起赶到医院。

到了医院,看见病床躺着的父亲,徐晓天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抱着父亲的双臂恸哭着。慕晴看着伤心欲绝的晓天,也哭了起来。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护士小姐说提醒到:“病人家属,我知道您很伤心,但病人需要休息,请配合一下,谢谢您的支持。”晓天转过头,含着眼泪问一旁的护士小姐:“我父亲的病是不是没有办法医治了?”“这个您最好还是问您的家人。”护士回答道。

哭罢,晓天走出了病房,看着母亲憔悴的面容,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你爸爸一直没有告诉你这个消息,就是怕影响你的学业,今天如果不是被送到医院来检查,连我都要蒙在鼓里……”徐母带着一丝埋怨又痛哭了起来。

慕晴在旁安慰徐母说:“阿姨,您别太难过了,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总有办法医治的。”

“哎,发现的太晚了,医生说最多挺不过三个月……”徐母不停的擦着眼泪。

正值考研期间,徐家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徐晓天在考场上完全不在状态,等考试成绩公布出来时,他的成绩距离标准分数线相差近30分,调剂也没有指望了。

“别灰心,天哥,以你的能力,考上一定没问题。”慕晴安慰着晓天,“最近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心里一定很难过,但不管未来怎样,我都依然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谢谢你,晴儿……”

过了一年,经过充分的备考,徐晓天终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硕士研究生,而结果却与他当初想象的不太一样……

就在徐父去世之后,徐家的日子走入了低谷。原来徐父在的时候,家里的收入尚且足够维持,现在徐父一走,徐晓天的上便成了问题。徐母担心儿子太过考虑学费的问题,对徐晓天说:“晓天,虽然你爸爸不在了,但你还是要考研的,要知道你爸爸生前就希望你能有出息,你能考上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了,至于学费的事情你不用操心,妈妈自然有办法。”

“妈,您放心,我不会让您担心的,再者现在考研学校有提供奖学金,如果成绩优异的话,说不定还能减免呢。”

“要真是那样就太好了。”

很快,考试的成绩就揭晓了,徐晓天以第三名的成绩顺利的通过了笔试,而在面试阶段,他积极准备以求取得更加优异的成绩。为此,慕晴帮助晓天收集了很多往届的面试资料,而这些资料通常都很难得到。可就在收集资料的时候,慕晴却了解到了一个不被外人知晓的黑幕……

原来徐晓天报考的导师是李教授,就在复试成绩公布时,一个名叫钱龙的学生找到了李教授,在场的还有钱龙的爸爸——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而他们的谈话内容正好被经过的慕晴听到了:

“孩子的事情就全靠李教授帮忙了。哎,现在学校竞争这么激烈,孩子有幸能拜在您的门下,是这他的造化呀。”钱龙的爸爸说。

“没有,我看这孩子挺好,也挺聪明,只是我这名额都已经报满了……”

“哪里,想来当您学生的人多得是,您一定有名额的。”钱龙爸爸说着递给李教授一条中华。

“您这是干嘛呀,咱们之间的关系犯不着这样……”李教授佯作推脱。

“哎呀,一点心意,也没什么别的好送的,您就别推辞了。”钱龙爸爸又一次把中华烟往前递了一下。

“真是让人过意不去呢,”李教授把整条烟接过来,放在手上轻轻的掂了一下,“我看了看成绩单,有个叫徐晓天的学生,正常应该是能考公费的,不过成绩嘛,正好在第三名,你也知道,我们这个专业只招五个公费生,我这就占了三个名额,你来了那就只好让他去别的导师那了。”

“那就多劳李教授费心了。”钱龙爸爸得意的笑着,回头跟儿子说:“还不谢谢李老师?”

“谢谢李教授,谢谢李老师。”钱龙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高兴的说。

“好了,事情还没完全办下来之前,先别忙着谢我,你们回去等消息,回头我通知你们。”

钱龙父子离开了李教授的办公室,这一切都被躲在门后的慕晴看在了眼里。然而更让她惊讶是,那条中华烟里放的竟然不是香烟,而是一卷卷崭新的百元大钞。

“少说也有十几万,”慕晴喃喃自语道,“听刚才他们的谈话,好像要把天哥调到别的导师那去,不光如此,公费的名额还要被那个学生抢走,岂有此理!”

正想着,门突然被打开了,李教授和慕晴的眼睛相互对视在了一起,一时间气氛十分尴尬……

慕晴怒视着李教授,大声的说道:“刚才的发生事情我都看见了,你这样做对天哥公平吗?是,天哥没有钱龙父亲那样的背景,但他依然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研究生,难道因为家庭不好就要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天底下没有那么多公平!”李教授歇斯底里的吼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劝你不要乱来,免得自讨苦吃!”

“呵呵,不用你来威胁我!”慕晴轻蔑的看着眼前的这位衣冠楚楚的教授,发出一阵冷笑,“我即使不念这个研究生,也要为天哥讨个公道!实话告诉你,你刚才所做的事情,我已经用手机录了下来,你知道怎么做。我真替天哥惋惜,竟然会选你这样的人当导师。”

慕晴知道此时的李教授急于想得到手机,但她并不慌乱,接着说:“视频的内容我已经发到了我的邮箱里,随时都可以公开。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天哥已然不可能成为你的门下弟子,而我的要求很简单,为他保留公费生的名额,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李教授咬着牙,却又无计可施,情急之下,他对慕晴说:“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但事后你一定要把视频删除,完全删掉,否则就算我身败名裂,我也不可能让你好过。”

“我可没兴趣要你的那些东西,这也是没有办法,还望您李大教授多多包涵!”慕晴转过身头也没回,径直离开了李教授的办公室,而慕晴的心里不禁好笑,心想身后的李教授此时怕是把门牙都要咬碎了……

复试结束后,徐晓天如愿以偿的考上了公费研究生,导师也不是李教授。而那名叫做钱龙的学生居然也没有被李教授录取,说到底还是李教授害怕自己的事情可能会败露,于是将所收的欠款如数奉还给了钱龙爸爸。

一切似乎进行的都很顺利,然而有一天,李教授突然请慕晴到他的办公室去,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慕晴略感怀疑,但是看李教授的态度很诚恳,于是也就没太多想,去了他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李教授询问着徐晓天的学习情况,又向慕晴打听了他的家庭状况,并且表示自己当初很做事有欠考虑,希望徐晓天不要放在心上等等。慕晴听他雨里雾里的说了一大堆,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提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打算离开。此时,李教授说:“小慕啊,这还有个东西给徐晓天,你帮忙带回去吧。”说着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袋子。

慕晴不知道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也不知道这个李教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于是想打开袋子看个究竟。可就在她打开的同时,一股白色的烟雾呛的慕晴睁不开眼睛,她猛然感觉自己好像要沉睡了一样,“扑通”一声倒在了李教授的办公室里……

当慕晴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寝室,周围都是些不认识的男生。

“我这是在哪?”

“你在我们寝室里,”一个男生答到,“莫非你和刘明?噢呵呵……”周围的男生一脸坏笑的看着慕晴。

“你们不要胡说!”慕晴看着自己蓬乱的头发,“我为什么会在这?你们说的刘明是谁?哦,我想起来了,我刚刚去了李教授的办公室,然后他给我看了一个布袋……”

此时,一个坐在旁边床上的男生,边吸烟边系着上衣扣子不屑地说:“你刚才做什么自己不知道?不过也难怪,一般像你这么大的女生都比较腼腆。”

“你……”慕晴愤怒地瞪着旁边的男生,刚要发作,突然门口进来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徐晓天。

“天……天哥……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我……”慕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别说了,我已经知道了……”徐晓天表情木然,说不清是出自于愤怒还是悲伤。

“你知道什么?天哥,你别误会,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到这……”慕晴抱着晓天的胳膊。

徐晓天始终没有看慕晴一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像一个木偶,呆呆的立在那里,手上还拿着一封信。

“这是什么?”慕晴伸手要拿,而徐晓天一把将慕晴推在一旁,慕晴从未见过徐晓天对自己这样,即使在他们吵架吵得最凶的时候。慕晴使出全身的力气,撕掉了信的一半。可就是这一半的内容,也足以让慕晴瞠目结舌。

“……徐晓天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以他的成绩根本不可能拿到公费的名额,不过我会想办法,只要你来我的寝室。你知道我爸爸跟招生办的人熟的很,一个公费生的名额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信的结尾还提到了钱龙。

“天哥,你听我说,这一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慕晴哭诉着。

“也许就是因为我太过于信任你,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事情……”徐晓天声音颤抖着,“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可是周围的同学都说你们关系暧昧,而且……”

“而且还有我给你的项链呢,这可花了我好几个月的生活费呢,你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番心意呀,亲爱的。”刘明抢过徐晓天的话,信口开河的说道。

“你给我住口!”徐晓天发疯了一样地冲向刘明,“我跟你拼了!”俩人厮打在了一起。

“你们别打了!”慕晴大喊。不知是旁边那个同学通知了教务处,老师和导员都赶到了现场,将两人掰开。只见徐晓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那个叫刘明的学生也挨了徐晓天的几个拳头,眼角和嘴角都挂着血渍。

“天哥,你没事吧……”慕晴想要替晓天擦伤口,而徐晓天用胳膊挡住了,“别碰我,慕晴,从今往后你我就当是过路人,我徐晓天虽然家境不好,但绝不会通过这样的方式。人各有志,也许你也有你的生活,我不该干涉你的前途,好自为之吧。”说罢,扭过头去,再也没看慕晴一眼。

慕晴看着徐晓天远去的背影,口里骂着:“徐晓天,你混蛋!”而眼里的泪水却有如瓢泼大雨一样倾泻如注……

几个月之后,事情终于被校方查明,学生刘明本来是一个留级生,由于成天无所事事,沉迷于网络游戏,几乎门门挂科,学校有意要劝退他。而之前报考李教授的钱龙找到了刘明,希望让刘明帮他一个忙,事成之后答应给他一笔钱,同时想办法帮他把学分修满。刘明一听有这样的好事,立即答应了钱龙。与此同时,钱龙的爸爸也找到了李教授,想让李教授把慕晴叫到他办公室来,借机会收拾一下这丫头。李教授也因为上次的事情一直对慕晴耿耿于怀,于是也答应了下来。

几天后,事情的处理结果出来了,李学文教授被革职,同时还因为收受贿赂等经济问题被警方带走,刘明、钱龙被校方开除学籍,钱龙的父亲也因渎职和经济问题被立案调查……

这期间,慕晴曾几次找过徐晓天,包括他的家里。而徐母却不知道晓天和慕晴的事情,当她得知自己的儿子离开了学校时,更是伤心的掉下了眼泪,“哎,我们家晓天没有这个福气哟,多好的儿媳妇。”徐母不住地叹气,慕晴干笑着,眼里却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七年后,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中,徐晓天出现在同学们的面前。笔挺的西装,深蓝色的冰丝衬衫,锃亮的皮鞋……几年的闯荡使得这个曾经充满着书生气的男孩,增添了许多成熟男士的魅力。在场的好多同学都没有认出来。聚会中更是有女生调侃地说:“早知道晓天这么有出息,我高低也得把他从慕晴的手里抢回来呀,哈哈。”边上胖子踢了那个女生一下,示意她别再说下去了。可这女生的嘴似乎没有了把门的:“哎,晓天啊,这些年你在南方,联系方式也换了,搞得大家都联系不上你。你读研期间的事情已经查明,之前是那个叫刘明和钱龙的小子合谋设计陷害你和慕晴的,因为慕晴为你向李教授要了一个公费生的名额,得罪了钱龙父子,他们才想出来这么个损主意……”

“你喝多了,二丫!”慕晴瞥了二丫一眼。

徐晓天端着酒杯半天没吱声……

聚会结束后,大家各自离开,此时,徐晓天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握着手中的手机,犹豫着是不是该给慕晴打个电话……最终他还是拨通了。

只听见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了清脆的声音,这是一个从徐晓天离开校园起七年都未曾再听过的声音。当徐晓天再一次听到熟悉的声音时,他的心不禁一颤。

“您好,请问您是哪位?”电话里等了半天也没有一句答复,徐晓天默默的听着……“您好,您是哪位?”电话那头又问了一遍。

“是我,”徐晓天回答,这回轮到那边沉默了……

而打破这个沉默的竟是一个女童稚嫩的声音:“妈妈,我要听你讲故事。”

电话里依旧沉默着,徐晓天极力控制自己情绪,低声地说:“对不起……”

“都过去了。”慕晴平静地说,“天哥,无论你怎样看我,我不曾后悔我们曾经相处的时光,在我心里你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今天看到你过得很好,我知足了,”突然电话里又传来了女童的催促声,“抱歉,我要哄妮妮睡觉了,愿一切安好……”随即电话被挂断。

“喂,喂……”徐晓天感觉到当慕晴说出愿一切安好这句话时,声音里包含的那种无奈、悲伤以及这些年的辛酸与苦楚全都表现了出来。而就在几分钟后,当他再次收到慕晴的短信时,徐晓天的眼睛模糊了。

手机屏对话框里显示着八个字: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