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洁明亮的房子

悔悟

“在外出差,还习惯吗?”

“瞧你说的,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差,有什么不习惯的。”王晓刚咽了口吐沫,“公司最近忙一个项目,等忙完了这阵子,我回家好好陪陪你,我们去度假。行不?”

“哎,”电话那头,柳沁儿叹了口气,“我也不要什么度假的,等你回来了有时间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咱妈。这段时间,你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药,别太累了……”王晓刚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吧。

柳沁儿和王晓刚相恋七年,结婚七年,不,应该是还差一个星期整七年。两个人相识于大学期间,曾经一度是别人眼中的模范情侣。大学毕业后,他们来到了G市。G市是繁华的热闹场,年轻的心总盼望着寻片自己的舞台,然而这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幸而,上天待他们不薄,经过六七年的打拼,风水渐起,两个人有了自己的家。

“在想什么呢?”赵婷,年轻貌美,在王晓刚公司刚刚就职三个月,当初也恰是因为王晓刚被她的清秀吸引把她留下来的。和赵婷在一起,王晓刚格外的轻松,很多很多不能说的心里话,都向赵婷倾诉,也许现在的赵婷让他不由得想起年轻的沁儿吧。

“你看见我的荷包了吗,里面有瓶药的那个?”

“药?我怎么没注意到!”

“就是那个蓝色瓶子的。”王晓刚翻遍了公文包,也找不到,急的一头汗。

“我不知道里面有药啊,老公。我把那个荷包丢掉了,可我真不知道里面还有药,很重要吗?”

“你,你怎么能丢了呢?”王晓刚吼叫道,“你不知道那个荷包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吗?那时沁儿亲手缝制的,你怎么能丢掉?你长没长心啊?你……”王晓刚看见赵婷抱着腿,蜷成一团,意识到自己说话重了,心瞬间软了,“你丢在了哪里?”

“就在外面的垃圾箱里。”

王晓刚夺门而出,一把拽过垃圾箱,不顾形象的到处翻找起来。赵婷心里却似明白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王晓刚心里一直有点发慌。自己谎称出差,其实很多次是来这个小区,带着赵婷。按理说这个小区是在G市的邻市,沁儿不会来这里的。难道是沁儿从手机里发现了端倪?照理说也不会,自己的所有信息和通话记录都是及时删掉的。应该是想多了。突然,胃里一阵翻搅,豆大的汗珠直落,王晓刚坚持不住,返回了屋子。这个胃病几年了,都是那时候烙下的。幸亏有沁儿在身边给自己调理,那瓶胃药还是沁儿亲手装进荷包里的,只是恐怕再也找不到了。他躺在床上,抬头望向窗外,眼前模糊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满屋子的气球和彩带,闪烁的烛光分外耀眼。“王晓刚先生,二十四岁生日快乐,快来快来,许个愿,吹蜡烛,吃蛋糕喽。”眼角泛起了泪花,在这个不能称之为家的租来的地下室里,柳沁儿陪王晓刚过了两个人同居之后的第一个生日,礼物就是那个柳沁儿亲手制作的荷包。“晓刚,你的胃不好,我给你买了药,就放在荷包里,你要记得吃哦,不要硬扛着……等将来有了我们自己的家,我要天天给你调理饮食。”柳沁儿睡意朦胧。“恩,好。”王晓刚哽咽了。“将来有了钱,我给你过豪华的生日,好不好?晓刚,将来有一天,你带我去看江南古镇吧?”“好。”那时候,王晓刚发誓一定会让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再也不用陪自己睡在这个阴冷的小小的地下室里。

可是,转眼回到现实,自己又在做什么?有了钱和事业,有了自己的房子和车,再也不是两个人吃一碗面都要让来让去,一个月不见肉腥的生活了。自己却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就因为沁儿没能给自己生下一儿半女吗?或者因为自己心里对她不在意了?真的吗?

“我明天回次老家,去看看我妈。”王晓刚关了灯。

“你什么时候向她提出离婚啊?”

“再等等吧。就快了。”王晓刚不再答话。

第二天,王晓刚驱车回到自己的母亲家,二层的小别墅,独门独院,母亲这几年坚持一个人住,可还习惯?算起来,自己更是有三个月都没来了。

“沁儿,刚,他怎么还是那么忙呢?你还没和他说吗?哎,他是不是误以为是你不能生育,在怪你啊?”

“妈,你可千万别和他说,他是那么一个要强的人。他最近比较忙,我来不也挺好,等他忙完了就来看您了。”

“你啊,就是个傻孩子。你跟着他吃苦受累这么多年,他要是对你不好,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晓刚对我挺好的。”

晴天霹雳,难道不是沁儿不能生育?难道是自己?不,这怎么可能!王晓刚连忙返回,怕他们看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要去弄清楚。

“老吴,你老实和我说,事实是什么!”

“你都知道啦。没错,不能生育,是你的问题。柳沁儿,她也是不容易,求我不要告诉你。你看看你,你自己都在鬼混什么!虽然我是你的铁哥们,可我都替柳沁儿感到不值。”老吴唠唠叨叨说了一堆,后面的王晓刚一句也没听进去。老吴,唯一一个知道王晓刚在外面有女人的人。

“我们回去吧。”赵婷不明就里,怎么才出去一天的王晓刚回来时垂头丧气。

回到G市,王晓刚决定对赵婷坦白。“我,”一家西餐厅内,王晓刚终于下定决心开口了,“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柳沁儿,我必须回到沁儿身边,只要她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也对不起你,你其实是个好女孩,你的青春不应该耽误在我的身上。我……”王晓刚突然说不下去了。

“我其实都明白。那么久,你都不肯向她提出离婚,是因为你怕她受到伤害。那一次,你知道荷包被我丢掉了,你急躁的样子,我才发现稳重的王总还有另一面。”赵婷低下头,忽又抬起。“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没有真的丢掉它,我一早就知道荷包的来源,我只是想看看你的反应。结果我错了。”

王晓刚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眼前的这个女孩的伤害又是多大。一失足成千古恨,手心手背。

“你放心,我悄悄把它还给了它原来的主人。”赵婷抹去眼泪,“王总,今天,我是来向您辞职的。您有一个非常非常爱您的妻子,祝你们幸福。”

……

“沁儿,我回来了。我买了两张去江南的飞机票,明天看过妈之后我们就走。”王晓刚踏进家门,兴奋的说,心中带着些许忐忑。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一场红色的烛光晚餐。

“你,你怎么知道今天我会回来呢?”王晓刚诧异的问道。

“生日快乐,许个愿,吹蜡烛吧。”柳沁儿笑而不答。

一个小时后。

“早点睡”。

“不要,我想你了。老实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的,我本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的。”

“谁这辈子没有错过,回家了就好。一个人,始终是无法平行着背起两个人的。二选一。所以,我知道你终究会回来。”

“沁儿,我们旅行回来,去领养个孩子吧?你说是女孩好呢,还是男孩好?还是女孩好吧,像你。”

“恩,都好。”柳沁儿想必是累了,渐渐沉沉地睡去。

皎洁的月光射进来,透着光亮,王晓刚看见了桌子上的荷包,一模一样。他心头一震,难道她一直都知道?他拿过来仔细抚摸着,这就是那个荷包,没有错,荷包右下方绣着一个“沁”字,分外醒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