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式的照相机

回不去了

那一天,寒风凛冽,滴水成冰,那一天,他心乱如麻,痛不欲生,那一天,他斩断情缘,含泪离去,尽管身后是牙牙学语的孩子,还有曾经温柔的妻子。

他无法忘却相恋了七年的女友,她的温柔,她的美丽,她的任性,她的顽皮,她的点点滴滴充满他的整个内心。他知道,他的放手是他这辈子的错,他知道今生今世,他只爱她一人,没有人能填补她的空缺。如果你过得幸福,我将默默的离去,如果你不幸福,我将义无反顾的为你放下一切,给你想要的幸福。

秋雨潇潇是离愁,而今却是话忧愁,多少年前,执子之手时,说好的与子偕老,但终抵不过岁月的侵扰。而今,不管世事多么沧桑,岁月多么沧浪,我还要带你离开,还你一段浪漫的旅程。

  (一)

  高中时代的相恋总是那么的简单,而又美丽,或许一朵鲜花就能使人坠入爱河,或许一个微笑就能使人魂牵梦萦,或许一个无意的邂逅就能成为日后相恋的理由,我们不为金钱,不为名利,不为尘世的点点滴滴,只为一颗善良的心,只为一个真诚的人,只为你我能朝夕相处,永不分离。

午后的阳光尽管炙热,但也抵挡不了青春年少的激情四射,操场上,几个男孩舞动着篮球,任性、随意的翻转投篮。篮球场外,观望的女孩们发出阵阵尖叫,但他们早已习惯。尽管已是高三,很多人都在埋头苦读,望断高考路,但赵阳不愿,他不愿他的嘉年华活生生的困死在几十平米的教室里。他有自己的梦想,他不会为高考折腰,不会对现实屈服,更不会为了父母的愿望而学习。他有任性的理由,家族式的企业是他坚强的后盾,绝世的容颜是他潇洒的资本,高挑的身段使他玉树临风,多情的微笑使他蛊惑迷人。他虽不是雪域最大的王,但也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然而,赵阳的梦在刹那间支离破碎,那颗放荡不羁的心在瞬间被收拢。他不是被父母谆谆教诲而更改,也不是被老师严厉训斥而变迁,更不是为了简单的荣耀而改变自我。只因那一个眼神,一个午后擦身而过,飘然出世的,含带哀怨的,这世间最温柔的眼神,那是一个纯洁无暇的眼神,那是一个令人痴心迷恋的眼神,那更是一个使人肝肠易碎的眼神。他义无反顾的爱了那个眼神,毫不保留的释放了自己压抑多年的情感,他知道那是他渴盼已久的眼神,他知道她就是他今生要等的人,没有因为,只有所以。所以,爱就是爱,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一个眼神。

事后,他多方打探,那个拥有着令他痴心绝对眼神的女孩,竟然是和他一个年级,不仅如此,还是一位学霸。一位弱柳扶风,倾国倾城的女孩,一位花颜悦色,楚楚动人的女孩,足以令世人垂帘,令众多男生向往。当美人加上学霸,当美丽遇上深邃,一切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那是一个无人能及的地方,多少男子都自愧不如,多少男子都愿意匍匐在她的脚下,但她对这些都不屑一顾。她是西域高原上盛开的一朵莲,那么的清澈无暇,那么的不沾尘世,只能遥望,不能近玩。

本来一颗热切的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爱是平等的,没有距离。当今的社会,尽管早已不再讲究门当户对,但美丽学霸与纨绔子弟之间,还是相隔甚远,是一座茫茫的雪山,还是一条涓涓流淌的河流?赵阳无法预计,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位女孩,美丽而又冰冷,身上散发出的寒气,令他瑟瑟发抖,但冰冷之后又是那么的沁人心碑。

缩小差距是他唯一的出路,只有把自己变成学霸,才能有机会靠近他心爱的女子,因为学霸与学霸的对话合情合理,学霸与学霸的交流近乎所以。

从此,向往自由的顽劣男孩开始了漫漫征程,他决心要攀登这座山,跨越这条河,冲破重重障碍,一路高歌,哪怕基础是零,他也不言放弃,不畏艰险,迎头直上,为了心中的梦想。

从此,孤灯夜光下,有了他学习的身影,寒窗冷门前,是他奋笔疾书的场景;从此,老师的身旁多了一位问题的学生,进步的榜单上有了一位后起之秀。他以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来,令所有人始料不及,大家还没有搞明白,赵阳是何许人也,他已经跃居年级前十。

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赵阳是谁?难道真是的那个纵横于篮球场上,有着潇洒身段的,令所有少女都尖叫欢呼的赵阳吗?难道真的是那位有着显赫家世的富二代吗?流言四起,蜚声不断,赵阳行走在校园里,总会有人指指点点,总会有女生惊讶感叹。

刘露听说赵阳还是在中午休息的时候,宿舍的兰兰望尘莫及说赵阳又火了,这次不是因为篮球,而是因为斐然的成绩。”

赵阳是谁?她心生疑问。

但刘露没有过多的询问,学霸毕竟是学霸,她有自己的原则和想法,即使有再多的崇拜和向往,她也会淡然一笑,婉转离去。她不想知道太多的红尘是非,了解太多的公子王臣,凡尘太累,容易折断白鹭飞翔的翅膀,沾染一颗纯净的心。

但宿命不可更改,上天早已安排。不是你不去过问,就可以逃过一段如梦似幻的因缘,不是你想逃避,就能甩掉红尘纷扰的羁绊。“赵阳”两个字已悄然扎进她的心间,一种茫然爬上心头,薄雾缭绕,似有若无。宛如一颗种子不小心掉到田间,尽管还没有生根发芽,那只是上天还没有眷恋,它在等待,等待一种机缘,一场雨露的机缘。

  (二)

  深秋立冬之际,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一阵疾风呼啸而过,使人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寒气。尽管,这是一个令万物冻结的季节,尽管这是一个足不出户的季节,但对于赵阳来说,这是一个心旷神怡的季节,傲人的成绩使他名噪一时,使他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他心爱的姑娘。

可是,“我该如何掀开这层渺渺漫漫的薄纱,一睹她旷世容颜,倾听她潺潺流淌的心声?”赵阳踟蹰不前,踱步在操场的一个角落里,百思不得其解。

雪,翩然起舞,从天空徐徐而降,打湿了一颗急躁不安的心。正当他望断天涯无出路,踏破铁鞋无觅处时,一袭白衣从他身边缓缓的轻盈飘过,和空中晶莹剔透的雪花相映成辉,不知是她映衬了雪,还是雪染白了她,她与雪合为一体,没有半点唐突,只有美的不成样子。

赵阳看着眼前美人如画,画如美人的场景,深深地沉醉其中,一双迷离的眼睛目送姑娘消失在办公楼里。他这才意识到,行走在雪景中仙气飘飘的女子正是他朝思暮想的刘露。

他箭一般的冲向办公楼,来到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前,轻叩其门,悄然踏进房间,数学老师正在给刘露讲解一道数学题。他没有去打扰,而是静静的等候,等候搭讪的机会,等候叩响刘露的心灵之窗。

“叮铃铃,叮铃铃”数学老师的电话铃响了,简单的几句对话后,老师表示要回去,家里有急事。

她回头一看,赵阳也在,便说到: “赵阳啊,这道题你应该会,一会儿就给刘露讲讲,不过你来干什么?”数学老师一脸迷茫。

“我来干什么?”赵阳也想问自己,总不能说我是来追美女的吧,“我……我也是来问题的”赵阳支支吾吾,此时,他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风流数载的自己,在情深之时也有大脑短路的时候。

“可是,你的题呢?”数学老师不依不饶,抑或是明知故问。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赵阳和刘露在一起了!

校园里传遍了他们的故事。有人羡慕,有嫉妒,有人称赞,有人叫绝。才子与佳人的结合永远都是羡煞众人,又何况是强强联手。

尽管学校明令禁止谈恋爱,但对于这对与众不同的恋人,大家仿佛多了一份宽容与谅解。本来,他们以为,不久的将来,暴风骤雨就会如期而至,谆谆教导会层出不穷,学习与恋爱的论战会此起彼伏。可事实上,一切是那么的风平浪静,就像莺鸟飞过平静的湖面,没有半点涟漪。纵使有老师调侃一下,那是也不带半点的讽刺与谴责。

日子如蜜,岁月如歌。

不知不觉一年的时间就这么匆匆而过。在这期间,恋爱与学习并重,在这期间,他们双宿双飞,行走在学校的每个角落。樱花记起了他们呢喃栖息的身影,古老的时钟转动了他们在教室拼搏的每一个时刻。他们会为一道题争论的面红耳赤,也会为一顿饭争吵的你不再是你,我不再是我。但无论如何,两颗炙热的心始终分不开你我,哪怕前面是万道鸿沟,哪怕是云山万里,他们也会执手走过。

高考如期而至,他们会面临何种考验,之后又是怎样的抉择?本以为以他们的傲人成绩,走过此劫,以后将是风轻云淡,情深绵延,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可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等待他们的不是一场风花雪夜的梦,而是一个谁也没有始料的结果,现实的碎石狠狠地砸向他们,不带半点怜悯。

  (三)

  高考之后是无尽的狂欢,每一位学子都会将自己压抑多年的激情倾囊释放。他们奔走于每一个网吧,买醉于每一个街头,狂吼于“十里洋场”的包房,流连于街边的每一个小巷。不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不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在高考成绩出来之前,他们完全迷失自我,放纵自我,不管将来的成绩如何,今天,他们是世界上最快乐,最任性的人。

脱了缰的野马总想放荡不羁,狂奔万里。殊不知,就在不远的前方,洪浪滚滚,波涛万里。那是一条分流的河,不同的人将走向不同的方向,不管你有否有牵挂,不管你是否有留恋,每个人的命运不同,路亦不同。即使你想牵手你的红颜知己,一同奔向前方,但三生石上的命运早已镌刻,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命格,不是凡尘的你我所能左右的。

出成绩的那天,烟雨菲菲,惆怅若失的雨敲打着每一扇窗,告慰着每一位高考失意的学子,在这其中,也包括那曾经不可一世,盛气凌人的傲娇学霸——刘露。

没有人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就连她自己也难以相信。飙风平地而起,摇曳着每一棵站立在风中的树木,暴雨随即而至。她冲出屋子,立在当院之中,任暴雨拍打她每一处神经。

不是说好的,伤心时只下蒙蒙细雨吗?不是说好的,细雨之中有一位,撑着油纸伞彷徨在悠长而又寂寥的雨巷,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吗?

而今,为什么大雨滂沱,飙风骤起?卷走了油纸伞,淹埋了寂寥的雨巷,淋湿了一个满是创伤的心,带走了一个崭新的希望。

如果高考带给刘露的伤是外伤,尽管有千般痛,万般苦,那也是皮肉之伤,没有涉及她灵魂的深处。人生岂能总得意,也有马失前蹄时。纵使没有逾越鸿沟,可以来年再战。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妈妈难以承受这种打击,曾经冰雪聪明的女儿怎会考出这般成绩,她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她把怨恨归结到了她的男友,赵阳的身上。

一场大战就在眼前。

刘露听说赵阳住院了,是在两天之后。兰兰一通电话点醒了迷失在伤痛中的她。

“妈妈,赵阳,”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转身就要冲出家门,可妈妈就在门前直挺挺的站着,并伸手夺走了她的手机。

考场的失意,爱情的破碎,像两条巨大的蟒蛇,死死的缠绕着她,使她没有半点喘息的机会。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失意无人怜。此时此刻,那间曾经温馨的小屋像牢笼般困扰着她,使她看不到半丝的希望。

医院的病床上,赵阳呆望着天花板,他不想回忆那天的事情,但那天的点点滴滴却历历在目。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刘露的妈妈会出手伤害了他。

等他醒来后,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在床前忙来忙去的妈妈一句话也没有说,知子莫如母,此时的赵阳经不起任何的安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看他濡血自疗。

在煎熬中度过了两个月的漫长时光。一张南下的火车票真正拉开了他与她的距离。本以为离别的场景是依依不舍,执手相看泪眼,抑或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可事实上是,涌流的人群中站立着一颗孤寂的心,翘首企盼,那心爱的人儿,怎么就不出现,纵使望断天涯,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

本以为故事就这样戛然而止,曲终人散,凄美的结局也未必不是一场好戏。只是观戏的你我太过浮躁,用情不深,毕竟深爱过的人,怎能这般轻易放弃?那青衣,那小生,有的是情意绵长,有的是把酒话思量。即使阻断所有的联系,也有空中的流星,为他们带去深深的情意与爱恋。

  (四)

  暮色四合,华灯初上,都市的霓虹扑朔迷离,令人眼花缭乱。尽管已是立秋时分,但夏的炙热还未褪去,街边的老奶奶不时的摇动着手中的蒲扇,路上的行人挥汗如雨。

教室里,那台不知转了多少年的空调,带着吱吱呀呀的声音,依旧努力的工作。讲台上,老师侃侃而谈,谈的是大江南北,谈的是古今中外,谈的是方程式的深邃,谈的是有机化学的奥妙,谈的夜空中的颗颗繁星,谈的是遗传学的种种可能。

讲台下,刘露认真的听讲,尽管这一切,对于曾经的学霸来讲不过是小菜一碟。但是,她不敢懈怠,她不想来年的今天还坐在一百多人的复习班里,忍受种种煎熬,她只能前进,不能退缩。

她无法忘记妈妈那失落的眼神,那张她认为是世间最漂亮的脸,已经布满了皱纹,岁月无情的鞭打年华,逝去的流年里有太多的艰辛与不易。她没有过多的责怪妈妈的冲动,她理解那是出于爱的愤怒,她知道自己对于妈妈而言,就是生活的全部。一个单亲的家庭,妈妈承担的太多太多。

她刻意的不去回忆那段时光,可熟悉的校园,熟悉的食堂,熟悉的点点滴滴已经深深的印记在脑海里。只是物是人非,太多熟悉的场景不经意间就能勾起对过往的回忆,可是,那又能怎样?满心的血泪只有自己独自品尝,凄凄复凄凄,现实不须啼。

秋风萧萧,满地落红,暮色黯淡,残阳如血,刘露漫无目的的走在花园的羊肠小道上,来放松压抑了一天的神经。

“露露,你的信”兰兰一声尖叫打破了这美丽的意境。

打开信的那一刻,她感受到了来自远方的思念如洪水般倾卸而出。如夜莺在孤独的午夜悲凉的哀嚎,似清泉在寂寞的山林独自涓涓流淌,牵挂如风吹遍每个角落,相思如雨渗透生活的点点滴滴。

泪在眼圈打转,她的心何尝不是。过去的日子里,每一天都度日如年,她想知道他的一切,她想问问他是否过得快乐,可是时空仿佛凝滞了一般,再也看不到彼此。

从此以后,飞鸽传书成了他们交流的方式,尽管有些笨拙,有点逊色,但是,文字间流露的真情却是现代通讯工具不能有的。刘露在赵阳的鼓励下,成绩节节高,她坚信,不久的将来,她一定能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给妈妈一个完美的答案,给赵阳一个满意的交代。

可是,命运不仅仅是我们自己说了算,尽管我们是海浪上那一个个勇敢的弄潮儿,但是,下一刻我们将飘向何方,是海浪说了算。

一年一度的高考如期进行,当走出考场的那一刻,她觉得一年来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她难言心头之喜,期待不久的将来能与赵阳时时刻刻在一起。

一个月后,她拿到了通知书,他们不仅不在一个学校,也不在一座城市。尽管不在一个城市,但大学的时间相对自由,再加上通讯事业的发达,对于他们来讲,生活一如既往的美好,恋爱的小花欣欣向荣。

时光如水,岁月如歌,流年易逝,光阴如梭。四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这样过去了。当初的奶油小生如今魁梧雄壮,风度翩翩,它年的羞涩少女如今亭亭玉立,婀娜多姿。

毕业就在眼前,刘露和赵阳这对恋人,经过了千山万壑,跨过了雪山草地,当激情过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真正开启时,他们能否一如既往的甜甜蜜蜜,相爱到永远?

  (五)

  毕业之后,刘露去找过几次工作,但始终不满意,最后索性不去了,但赵阳还是希望她能出去工作。去不去工作成了横在他们之间的一道沟壑,而且越来越大,往日的思念,幸福,甜蜜都毫不犹豫的纵身跃进这条深不可测的黑暗洪流中,生活中留下的只是无言的相对与冷战。

战火的点燃是在一个狂风大作的雨夜,本来他们已经开始唇枪舌战了,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而赵阳妈妈的出现使矛盾再次升级,最后,刘露逃一般的飞奔出来,来到漆黑无人街。

她以为赵阳很快就会追出来,可等走了月亮,等来了星星,也没有等到熟悉的身影,最后,她不得不含泪离开这座城市,回到生她养她的地方。

回到家后,她找了一份工作,工资不高,但足以养活自己。在工作之余,天天期盼赵阳能早点来接她,相恋了那么多年,一次争吵不至于就天涯相望,各奔东西吧。

半年的时间过去了,赵阳始终没有出现,他仿佛像空气一样,在她的世界里消失不见了。她多方打探知道他还是一个人,受伤的心算是有了一点点的慰藉。

后来他终于来了,在一个五彩缤纷的酒吧里,她看到了他,还看到了他和一个女的缠绕在一起,甚至喝起了交杯酒。

愤怒的刘露冲上前去,一把夺过酒杯,泼了向那个女人,回头给赵阳一记耳光,然后匆匆的逃离了。

她无数的想象他们再次相遇的场景,浪漫的咖啡厅,寂静的茶馆,抑或是午后的海边,她从没有想到过是今天的场景。她哭了,任泪水肆无忌惮的流,多年的感情真的经不起一场诱惑,还是原本他们就不想爱?她搞不清楚,只知道此时的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

多年不响的电话终于响了,一个接一个,他祈求她的原谅,他告诉她原本明天就去见她,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会这样。

她笑了,仰天大笑,多么搞笑的理由,多么真诚的道歉,还真是一个惊喜,一个她无法接受的惊喜。

最后,他离开了,一个人孤寂的离开了,本来买好的两张火车票,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走了,看着身边空着的位置,一种酸楚涌上心头,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还是那么的任性,难道分离的时间还不够吗?

两天过后,她后悔了,后悔没有原谅他,后悔没有跟他一起走。她战战兢兢的拿起手机,去拨打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号码时,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她茫然了,绝望了,她知道这是他对她的惩罚,抑或是报复,这种惩罚还要多久,她不清楚,一年,两年,抑或是一辈子?

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刘露做好了准备,等待赵阳的出现,可他还是杳无音信,直到秋风萧瑟,寒冬就要来临时,赵阳始终是个迷。

她彻底的绝望了,心寒了,甚至怨恨了 ······

后来,另外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感受到春天般的温暖。她有时候会想将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眼前的这个男人,而后又不自觉的想起赵阳,她在矛盾中煎熬,在痛苦中选择,此时,哪怕赵阳一个电话,她也会放弃眼前的这个男人,跟他远走高飞。可是,电话始终是沉默的。

后来,赵阳终于出现了,在她婚礼的当天。

穿上婚纱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何况刘露天生丽质,人们在啧啧不断的夸奖新娘子的同时,不知道她的内心是痛楚的,滴血的。

阳光明媚,春风柔软,高朋满座,欢乐祥和,一对新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沐浴着温暖的春风,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

就在婚礼进行曲响起的前一刻,一个男子气势汹汹的闯入了这片温馨浪漫的领地,人们顿时紧张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这位杀气腾腾的男人一步步的靠近新娘。

刘露没有吃惊,很平静的面对一步步向她逼近的男人,那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使她肝肠寸断的男人,最终还是以她料想的方式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想哭,可欲哭无泪,她想笑,可面容早已僵持。

他一把抓起新娘向场外奔去,留下身后惊愕的新郎。她没有挣脱,而是随他来到场地外,她想听他的解释,给她一个荒唐的理由,好让她放下这份执念。

四目相对的时候已经擦不出火花,流露的是对彼此的怨恨,他祈求她脱下婚纱跟他一起走,她摇头表示这不可能,一年的时间你哪里去了,为什么让她承受苦苦的等待,如果不是婚纱,你是不是还不会出现?

他流下了悔恨的泪,低下了高傲的头,他以为她太任性,他想给她时间让她去改变,让她去悔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她要做别人的新娘。

她哭了,扶到一颗大树上放声大哭,压抑了一年的怨恨算是得到了解释,原本相爱的人为什么这般痛苦折磨,不是说好了,爱一个人,不仅要爱她的优点,还要包容她的缺点吗?不是说好的,哪怕有再多的苦难,也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吗?不是说好的,她是他永远的公主,而他是她永远的归宿吗?

一切的一切都将是过眼云烟,一切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因为,爱不是惩罚,而是彼此包容,真心以待。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看着貌美如花的新娘,而自己不是新郎,他的心如刀割。

两分钟过后,她走了,牵着新郎的手走了,留下了在原地痛哭流涕的他。

她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而他还在原地踏步,等待有一天她能回心转意。他惩戒了她一年的时间,他用两年的时间等待的她的回来,可等到的是一无所有。

两年后的一天,他来到了她所在的小区,远远的看着她手牵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漫步在小区的街道,不时的和邻居打着招呼,幸福安详。

他走了,回到家里很快就结婚了,因为,对他而言,除了她,和谁结婚都是一样的。

我们以为故事就这样的结束了,公主结婚了,没有嫁给王子,王子结婚了,没有娶到公主,一段断肠的故事就是这样曲终人散了。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或许他们的三生石上关于今生的故事记载的太多太多,我们还要耐心的观看。也许是佛觉得他们的缘还未尽,所以,他们还要上演一段又一段的情缘。

  (六)

  三年后的一天早上,刘露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老公不在身边,再慌忙的寻找手机,发现手机已经开机,又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脑袋一下子就懵了。

她胡乱的穿了件衣服,匆忙的来到楼下,看到的是两个男人的对决。

她悔不该一个月前对他抱怨生活的种种不易,老公对他的各种不好,家里乱七八糟的事情使她难以承受。他当时就表示要来接她,带她远走高飞,她以为他只是简单的说说,没想到他的真的来了。

他离婚了,只身一个人,他让她回去收拾衣服,然后随他而去。也许是真的累了,还是没有忘记以前的点点滴滴,她真的回去收拾衣服了,看着熟悉的房子,熟睡的孩子,她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舍。可是,她无法忍受一个男人不去工作,整天呆在家里,就像七年前,赵阳无法忍受自己一样。

当她走下楼的时候,看到是两个男人身上都挂着彩,血从嘴角流下,她没有看太多,也没有想太多,径直走到赵阳的身边,拉起他往小区外走去。

又回到七年前的城市,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他们开启了一段新的生活,尽管努力的回忆七年前的幸福生活,可是最后都是以沉默收场。

傍晚时分,每个人的电话都会想起,孩子们都在电话的那头呼叫爸爸和妈妈,他们努力不去流泪,不去思念,可是动物亦有感情,更何况是人?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他们已经意识到。尽管他们又生活在了一起,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一个月后,他们各自收拾好行囊,又回到了属于彼此的地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