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钟和书笔

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徐志摩曾经说过,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这就是最美的爱情。

时常在想爱一个人应该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我想大概是如此的吧!想对她好呢,但不知道她想要什么;想跟她说话呢,但不知道她喜欢听什么;想表达自己呢,但不知道她喜欢怎样的我。而最好的浪漫,大抵就是内心深处如此这般的温柔和不安跟那百转千回的小心思与手足无措的慌乱,这些都是爱着她的蛛丝马迹。

记得有一位朋友这样跟我说:“曾经他很爱她,但是都过去了。不会再因为她有感情而波动心情,不会再把她单独的放到一个分组,不会再时不时的想看她的微博和动态,不会再想知道她是否过得好与坏,不会再因为她的一通电话而开心很久,不会再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的在乎她了。”

他还一脸回忆地说:“说实话他曾经太怕她爱上了别人,因为那就意味着他所以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他说很想让她尝尝这种有时候爱而不得的滋味,那么她就会在一刹那间明白他曾经的感受,体会他曾经的煎熬。可我想那又能怎么样呢!毕竟她都爱上别人了,她身心煎熬只是效仿你而不是为了你。”

看到过这样一段话:“落叶堆砌了多少个冢,落花寻了多少次的梦,眼泪染红了多少的花儿却也换不回一个回来的身影。那马蹄声只是过客,归人何时回?流淌门前的小溪带不去你的忧愁,哪知落花终随流水去,道是无情也有意。”

爱情里如果说最伤人的,不是她不爱你,或者,你不爱他。而是明明相爱了,她爱不了你,亦或者说是,你爱不了他。望着,却不可以拥抱;想着,却不可以拥有;走着,却不可以同步。

我很难去想象两个人相爱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似乎在我二十个年轮的青春里,那种感觉从未曾出现过,这也又不免令我直到现在都一阵一阵的遗憾。又或许出现过,在我未曾意识到了的片刻,便湮没在单薄的岁月里,随风花雪月点点消失在茫茫人海,无一丝的痕迹。

我怅然地对那位朋友说道:“你即便是再爱一个人,你也占有不了一个人。不论你是把对方抱在怀里,扛在肩上,含在嘴里,捧在手上,她也还是她,你也还是你,始终变不成一个人的。”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为你而生的,想要她的生命及全部都属于你,这纯粹是做梦,这只会让你受挫。很喜欢一句话:“爱情不是占有对方或修理成你想的样子,而是尊重她的个性,并在旁边欣赏陪伴。”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时候,执着的去做一件事,执着的去爱一个人,全然都不管对方的态度,以为只要付出了,就一定会有自己所期望的回报。殊不知,有些事情,只有等你渐渐清醒了,才明白它是个错误。所以在爱情里,两个人最需要的就是一种舒坦的感觉。如果感觉到自由、舒服、安心,那么你就爱对了;如果感觉到处处被掣肘、受控制、没了自我,那么你就该考虑考虑调整了。要知道“爱”,是互相依靠,相互温暖,是相伴鼓励走向未知的未来。

人的爱情里总会带有这样的期盼:“如果红颜有梦,那么君子可解;如果君子有语,那么红颜可听。”但当所有的繁华落尽,到头来却都成为了秋江烟雨。

咫尺天涯,一霎晚风透过窗棂悄悄渗入,裹挟着一身素素淡淡的忧,每当这时候我是多想让她读懂我那一双多情的眼眸啊!

听过那么一个传说:一个人如果等了一生也没能等到自己要等的人,却又始终不死心放不下,便化作一颗树,在原地年复一年地等待。得不到爱情,于是上天便给了他天长地久的永恒。

我始终以为,我很爱某个人,会一生一世地爱下去,等下去,直到沧海桑田,海枯石烂。当所有的人都告诉我,不要执迷,她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好,但我,宁可相信自己给自己编织的童话,也不愿相信身边人说的话。直到前几年看了于正版的笑傲江湖,我才真正的领悟到了每个男人的人生中都要遇见的四个女人,第一个就是岳灵珊,一个你爱但不爱你的人;第二个就是依琳,一个爱你但你不爱的人;第三个就是东方不败,一个你爱又爱你但最后不能在一起的人;第四个就是任盈盈,一个你未必爱但最后在一起的人。

有的幸福会在漫长等待里慢慢荒芜,有的幸福会在相濡以沫里始终温暖。有的人你会一直喜欢,有的人你渐渐不再喜欢了。有的爱始终相守,而有的爱无法善终。这一切一切,都在告诉我尘世间的无常变幻与不可把握。

现在,那曾经翻腾炽热的火渐渐地平熄了下来,虽不在溢于言表,也并非无迹可寻。也懂得了人生即便是再有一次“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机会,也未必就会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但喜欢的歌,静静仍地听;喜欢的人,远远仍地看。我在自己面前,一直留有一个地方,独自留在那里。然后去爱,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如何去爱,也不知道可以爱多久。只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