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上的一棵树

合租情缘

小a是一名大四毕业生,学校的名字在W市里默默无闻,是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今年来校招的企业,和往常一样,多是些没什么名气的小型公司,小a眼光高,看不上这些企业,甚至连校园招聘会都没去过几场。等到毕业了,看到身边的同学们个个都好歹有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才傻眼了,开始懊悔当初没有将就一下来校招的那些企业。

他在网上看到一个求同租的帖子,帖子里介绍,房子两室一厅一卫,想找个同年龄的人来一起分担房租。小a目前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而宿舍楼已经贴出通告,七月初毕业生就得全部搬出去。同寝室的室友们都搬出了,现在就剩他一个孤家老人留守在宿舍里了。于是他试着给楼主留言,还留下了自己的微信号。

楼主是个女生,头像是很漂亮的一张脸,但明显是用美颜镜头自拍的,还带着动态表情。这类型的头像小a从不觉得在现实中也是个美女,毕竟现在的化妆技术太厉害了,粉底一抹,加上手机相机强大的美颜功能,自拍下来估计亲妈见了都认不出来。图片上的合租房里面挺整洁,合租的房租也便宜。

小a决定,这个暑假不回家了,无论如何得找份工作,不再跟家里要生活费了。他计划着,自己先工作几年,积攒些钱,再考虑创业,预计在30岁前创业成功,拥有千万身家,还有个漂亮的女朋友。

到时候怎样孝敬爸妈呢,在W市市区里买一栋大别墅,家里请两个保姆,请一个厨师,每个月都出国旅游一次,那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父母脸上开心的笑容……想着想着,小a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老妈。

“喂,妈,是我,我暑假就不回去了,你看能不能再打一个月生活费给我。”

“什么?你都毕业了还管家里要生活费?你公司不包吃住吗?”电话那头老妈语气显然不悦。

“这……”小a也是给老妈的反应下了一跳,犹豫地对手机听筒道:“妈,我工作还没找到呢,再给打我一个月生活费,我找个地方住,再去找一份好工作。就这样了啊,拜拜。”

电话那头小a的妈妈还要说什么,却发现小a已经挂了电话,生气地咕哝道:“这孩子,真不让家里省心。”

过了一会儿,小a手机屏幕一亮,老妈果然打钱过来了,三千块。

小a兴奋的蹦了起来,他原想老妈只会打来一千五,没想到老妈这么够意思,竟然打了两个月的生活费来。这样一来,找工作就不是那么紧迫了,暂时还饿不死。

忽然,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拿起来一看,有人加自己微信,点开微信,加自己好友的是一个美女头像,正是那个发帖求合租的姑娘。

聊了一会儿,他得知对方名叫小文,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妹子,才找到工作,在城郊的一座公寓里租了个顶楼的二室一厅的房子,想找个人来分摊房租。

也许是同为毕业生,面临着同样的压力的缘故,彼此谈得很顺利。

小a要了小文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小文的声音有些怪怪的,低沉沙哑,还伴着几声咳嗽。小文应该是生病了。

电话里小文告诉了小a详细的地址,小a一听,心里打起了退堂鼓:我靠!这么偏远?该不会是传销窝点吧?!

转念一想,应该不至于。再说了,自己身上就这么些钱,别的地方的房子也租不起。一番考虑之后,小a决定收拾收拾东西,明天就搬过去。

  二

  那地儿是真的挺远,小a第二天早上出发,中间坐地铁,转公交,下午才到。

w市是国内著名的火炉城市,一到夏天,那个热呀,走在街边路上,你会看到许多男性打着赤膊,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就这么旁若无人的逛着。小到三岁小孩,大到六七十岁的大爷,都是如此。因此,经常有外地人初到w市会觉得这个城市的市民素质差。

小a背着大包,提着小包,拖着行李箱来到公寓楼下,累的满头大汗,停下来喝了口水。合租房在顶层六楼,门号是602。这公寓楼里没有电梯,小a扛着行礼爬到顶楼时,已经是生无可恋。

小a决定待会儿先洗个澡,再出门买个冰镇大西瓜好好补偿自己。他来到602门前,门却是关着的,他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也没人开门。

小a胸腔里的燥热直涌上脑门,又加大力度敲了几次门,还是没人开门。

小文不在里面么?她怎么不打我电话告知一下?

小a压制住心中的躁意,拿出手机,准备给小文打电话。号码拨到一半,他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自己进错楼了,每一栋公寓楼有两个单元,刚才自己来的时候只看了楼号,却没有仔细看单元号,搞不好是自己走错单元了。

小a平日里粗心惯了,此时才深刻意识到粗心大意是一种病。一想到待会儿还要扛着行礼下六楼再上六楼就心累,他重重地拍打了一下脑袋,坐在楼梯台阶上发懵。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小文给他打的电话。

小文说:“你现在到了吗?不好意思啊,本来我等你一天了都没见你来。我这会儿在诊所里打点滴呢,刚才出门前,我把你的钥匙挂在门框角上,忘了告诉你了。”

“哦哦,没关系。”小a挂了电话,下意识地朝602的门框望去,右侧门框的尖角上的确挂着一串钥匙。

小a暗骂自己眼瞎,同时觉的这个小文真是调皮,竟然把钥匙挂在门框上,一般人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小a打开门,眼前一亮,客厅整空旷整洁,只有一个旧冰箱,一张饭桌,几把椅子,以及靠门处一个鞋架。两个卧室相邻,小a推开自己的那间,卧室面积狭小,但是采光很好,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靠窗的办公桌和一把椅子。

小a对这个居住环境还是很满意的,唯一不足的是位于顶楼,这大夏天的不得热死。

小a拉开窗户,紫霞满天,稀疏矗立的几座公寓楼外有一片湖,对岸是山区,湖边正在搞开发。

这地儿真破,小a心想。

小a拿出衣服和毛巾,在卫生间里痛快地洗了个澡,回到卧室,趴在办公桌上向窗外眺望,带着些许腥味的湖风扑面而来,隔岸处山青如黛。

小a肚子有点饿,小a出门逛了逛,公寓外的街头只有三三两两的店面,和一些没有固定位置的小地摊,有卖水果的,卖衣服的,和手机贴膜的……

这里就是城郊居民的生活市场么,站在破旧狭小的街道上,小a看着陌生的来往的行人,在水果摊上挑三拣四的大妈,浑身只穿一条大裤衩出来散步的男人,在脏乱的街道上疯跑打闹的小孩子……小a忽然回想起之前的大学生活的种种好来,那个时候,没有找工作的压力,校外小吃街也远比此时眼前的环境体面。

小a无聊地沿着街走,经过路边树下两个下象棋的老头儿时,驻足看他们下棋。两个光着膀子的老大爷各自坐在小板凳上,中间地面上铺着一块木棋盘,正厮杀到关键时分,俩大爷每一步都下得谨小慎微,都生怕一个不小心给对方抓住破绽将死。

小a看了一会儿,心想这俩老头儿真厉害,每一步都走得滴水不漏。自己虽然喜欢下象棋,在大学里下遍同专业无敌手,但在这俩老头儿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完全不在一个水平。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老头儿渐落下风,正盯着棋盘沉思,迟迟不能走下一步,忽然注意到在一旁观棋的小a,便对小a说:

“小伙子,你来告诉我这棋接下来我该怎么走。”

小a大窘,连忙推辞道:“大爷,这——这我也不会呀,还是您自己下吧。”

“我自己下?我下什么呀,我都输了我。再来!哈哈……”老头儿笑道。

忽然马路斜对面的水果摊处吵吵了起来,一个身穿淡红色长裙的女孩和摊主因为斤两纠纷了起来,小a远远的看去,这女孩身材高挑匀称,便在心里断定这姑娘是个美女。

自从上大学后,小a看女孩就不再只看脸了,而是更注重看身材,眼前的女生身材不错,小a却看不清楚她的脸。由于大学里整日把玩手机和电脑,小a眼睛近视的厉害,偏偏又不喜欢戴眼镜,平日里出门,五米开外便六亲不认,好几次同学迎面走来和他打招呼他都无动于衷。

此刻他很想看清那妹子的面容,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美女,上天作证,他只是单纯地想看一眼,看清楚了就心满意足了。

他故作自然地向水果摊走近,一步一步向眼前的姑娘靠近,只为看清她的容貌。

那妹子和水果摊摊主吵得厉害,摊主是一个中年大汉,朝那姑娘发狠道:“我说称没问题就没问题,这水果我给你装好了,你不要也得要!”

“你这称缺斤少两的这么厉害,我就不要,你能怎样?!”姑娘声音有些沙哑,脾气很倔,毫不示弱,放下水果转身就走。

就是这一转身,小a终于得以看清她的面貌,标准的鹅蛋脸,没有丝毫涂抹的脸,依旧很好看,虽然此时她的脸上布满怒色。

摊主对着姑娘的背影骂骂咧咧地说些难听的话,小a看着姑娘单薄的身影,心中感到可惜,没想到这妹子性格如此强悍,为了一点斤两就当街和小贩大吵,多损形象啊。当下在心中断定,这姑娘决不是一个淑女,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摊主见小a走近摊前,瞬间换了一副脸孔,笑嘻嘻道:“小伙子是要买水果吗?我家的水果都是刚进的,既新鲜又便宜。”

小a本来是想看看美女,没打算买水果,但看到摊主笑脸相迎,顿时不好拒绝,于是问道:“这西瓜怎么卖?”

“两元一斤,包甜!”

小a还在考虑,摊主便拿了一个品相好看,也不是很大的西瓜放在称上,说:“来,看我给你挑个好的。”

这大概有七八斤吧,小a在心里估摸着。

“十三斤,二十六块。”

“这……这西瓜有这么重吗?”小a大惊,忙问道。

只一句话的功夫,摊主迅速地把西瓜切开,叫道:“哟呵!您看我给您挑的西瓜多好啊,多红,多新鲜。”

“你这……我还没说要买呢,你……你怎么就切了?”小a有些不知所措,同时明白这一刀切下去,西瓜就退不了了,与人当街扯皮的事情小a从来就没干过,也觉得这样很难为情。

摊主迅速扯下一张塑料袋把西瓜装上递给小a,笑眯眯地道:“二十六块。”

小a只得掏钱,在心里痛骂这无良奸商。

“以后常来啊!”摊主在小a身后热情招呼道。

“再也不会买你的水果了。”小a头也没回,望着地面愤怒的嘀咕道。

小a本就是一个马虎的人,生活中偶尔吃小亏也从不放在心上,一直坚信着吃亏是福,于是乎,他吃亏的次数越来越多。

此时,小a提着一袋西瓜闷闷不乐,想到刚才那姑娘和摊主据理力争的样子,而自己遭遇了不公平的事,却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他抬起头朝那女孩离开的方向望去,心中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三

  小a拿出手机,打开地图,看到附近有一个大型购物超市,需要坐几站公交,也不算太远。

此时天快黑了,小a还是决定坐公交去超市里买些生活用品。

超市门口的广场有人在用音响设备唱歌,路人掏钱可以点歌,也可以自己唱。有成群的大妈在跳广场舞,还有搞促销的,杂耍的,乞讨的,热闹非凡。

小a是个天生爱凑热闹的人,逛完超市后,便跑到广场里看人家表演,流连忘返。回到合租屋时已经是十点多了,透过地下的门缝可以看见小文的房间里灯还亮着,估计也没睡。小a大学时经常通宵上网,就算不通宵也睡得很晚,这个点儿对他来说还早得很,用他大学时的口头禅来说就是:黑夜,才刚刚开始。

他走到小文紧关着的房门前,准备敲门,和小文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彼此熟络熟络。

正想敲门时,他又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于是他给小文打了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是小文懒洋洋的声音,“你回来了。”

“嗯,”小a一阵欣喜,问道,“你睡了吗?”

“还没呢。”

“我们还没见过面吧?”小a试探着问。

“嗯。”小文语气简短,而没有下文。

小a决定敲门,他先是轻轻地敲,里面没人应。以为小文没听见,小a便加大力度又敲了敲。

“你干嘛呢?!”隔着门,传来小文的声音,小文似乎情绪有些不太好。

小a吓了一跳,心想自己哪里做错了。便不敢再敲门了,支支吾吾道:“我……我们……还没见过面吧,我就是想相互认识一下。”

“明天再见吧。”里面传来小文淡漠的声音。

“嗯嗯,也是,太晚了,打扰到你休息了,不好意思啊。”小a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身冷汗。

他打开新买的小电风扇,一边抱着西瓜啃一边感到费解。以前在大学里,几个宿舍之间经常大半夜的互相踹门都没啥,怎么刚才自己那么礼貌的敲门,小文会生气呢。

转念一想,他又明白过来,小文是个女生,如今合租在一起,彼此都还不太熟悉,大晚上的自己冒昧地去敲门确实不太合适,有图谋不轨的嫌疑。人家一个女孩子,谨慎一点也是应该的。

不过,真实的小文到底长啥样子呢,小a有些好奇,他点开小文的微信头像,是一张美颜滤镜加动态表情修饰过的脸,根本就看不清她的真实五官和面部轮廓。

小a玩手机玩到半夜才睡,第二天中午才起床。

小文的房门还是紧关着,小a再也不敢去敲门了,心想人家应该是上班去了。

唉!别人都有工作了,只有自己,毕业了还向家里要生活费,连个工作都没有。不行,明天就开始投简历,找公司面试!

小a不会做饭,便出门找了个小餐馆吃午饭,然后回来待在卧室里上网,下午去湖边散步,天黑时分又坐公交到大超市去,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小a独自坐广场的喷泉边缘,看着眼前陌生的热闹的人群,想到了以往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结伴旅游,打牌,打网游通宵时候的情景,心中涌起了阵阵落寞。

忽然手机振动了起来,是小文打来的电话,小a接通了电话,由于广场里太吵了,电话里小文说了什么他一句也没听清,于是他挂了电话,意兴索然地呆坐着。

快活的大学时光结束了,再也回不去了。小a买了两罐啤酒,回到了合租房,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了起来。

小文的房门依旧是关着的,应该是睡觉了。

小a打开旧冰箱看了看,里面有好几个菜,小文做这么多菜干什么?心想可能是她平日里上班太忙了,索性一次性做好放在冰箱里,节省时间。

小a喝完两罐啤酒后脑袋晕乎乎的,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小a看了看时间,忍不住砸自己脑袋,本来是打算今天出门找工作的。

小文早上出门去上班的时候,看到桌上的空啤酒罐,知道小a又在睡大觉了。一想到这个合租房客小文就来气,昨天下班后,自己做了一些好菜,准备请小a尝尝自己的厨艺,互相认识认识。结果饭菜做好了,打电话给小a告诉他他却没反应,还挂自己电话。小文气的不轻,心想以后再也不会主动联系他了。

小a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经历了好几场面试,每场面试都是,面试的经理一见他那普通的学历,态度就变得敷衍起来,让他回去等消息。

四处碰壁后小a有些心灰,心想怎么会这样,好歹自己也是本科毕业,所学专业也挺热门的啊,怎么就找不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呢?

工作还没找到,老妈打来的三千块已经花掉了一大半,恐怕到后面连下个月要交给小文的房租钱都拿不出来,小a发起了愁。

这个小文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每天下班后,就待在房间里,也不出来。自己有时给她打电话想请她出去吃饭,互相认识一下,也被她冷淡地拒绝,小a疑心小文是不是对他有什么成见。

而他自己要么起的晚,要么出门面试找工作,因此都两过了周了,两个人竟然都还没有碰过一次面。

小a觉得小文是故意在避着他,本来就找工作不顺,此时更加生气,他决定这个月底自己就搬出去,并且从现在开始不跟小文碰面,争取做到月底搬出去的时候,彼此还互不相识。

接下来,小a故意早上早一点出门,晚上晚一点回合租房。于是,两个人虽然合租在同一套房子里,却没有了见面的时机。

  四

  迫于经济压力,小a便先找一些大学时候做过的兼职做做,并一边做兼职一边找工作。

在一个周六,小a到一个婚庆公司做兼职,做现场布置的工作,地点在另一片城郊区,新郎的家里。

小a等人布置好婚礼现场以后,便在一旁看节目,其中最好看的环节还要数新娘和伴娘团跳舞,伴娘们都挺好看的,有的比新娘还漂亮。

小a才想起来出门时忘了把眼镜带在身上,此时他只能看到美女们醒目的身材,却看不清楚美女们的面貌。

婚宴结束以后,屋里面的伴郎们在闹洞房,屋外小a等人开始撤场,天太热,他们干的大汗淋漓。小a心想,老妈你知道么,你儿子我在外面有多么辛苦,要是心疼儿子的话,就再给我打一个月的生活费吧。

想归想,小a知道,他要是再向家里要生活费的的话,老妈不但不会心疼他,还会臭骂他一顿。

唉!生活艰难呐!

小a觉得自己毕业了还做这种兼职挺不体面的,当下只想快点干完活,领了工资回去休息。

忽然屋里发出一声尖叫:“流氓!”

紧接着爆发出一个响亮的耳光声,一个伴娘夺门而出,她的身后一个男子气呼呼地追了出来。

男子嚷嚷着:“你啥意思啊?打人是啥意思啊!?”

小a抬头一看,这个男子脸上一个通红的巴掌印,那伴娘长得很好看,像是在哪儿见过。

一看就是低俗婚闹,一群大老爷们想趁机占便宜。小a曾在网上看到过几个低俗婚闹欺辱伴娘的新闻,当时觉得很是气愤,觉得政府应该颁布相关法律法规,禁止低俗婚闹,严惩这些低俗婚闹的人。

没想到今天这种事倒给自己碰上了,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小a一个箭步冲过去拦住那个伴郎,将美女伴娘护在身后。

“你谁啊?”伴郎怒气未消,推了小a一把。

“你管我是谁,你在干啥?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小a本来就看不惯这种婚闹行为,于是也不毫示弱。

“她打我!没看到她先打我的吗?!”那伴郎指着自己脸上通红的巴掌印怒吼道。

“那是你活该!人家为什么打你你心里没数吗?”小a冷笑道。

“你说啥?再说一遍?”那伴郎又推了小a一把,并且他身后又蹦出来两个身着伴郎衣服的男子,也跟着来推搡小a,嘴里骂骂咧咧道:“你谁啊?有你啥事儿啊?”

小a没有还手,被推的连连后退,这时大家都出来劝架以防止冲突升级,被整得灰头土脸的新郎也连忙跑了过来,向小a和伴娘二人赔礼道歉。

回去的路上,小a感到一阵后怕,心想差点被群殴了。此时的他头脑清醒,恢复了怂包本色。

小a和伴娘相伴而走,这时候小a才认出这伴娘就是之前和水果摊主吵架的那个姑娘,这真是挺有缘的,小a很开心。

“今天真谢谢你啊,我请你吃饭吧。”

这妹子鹅蛋脸,大眼睛,笑起来十分好看。

“不用了,小事而已,”小a装模作样地摆摆手拒绝,又问道:“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哼,气死我了,这帮臭流氓!还好我及时跑出来了,没让他们得逞。”妹子生气道,脸色有些不悦。

“那就好。”

妹子不再说话,小a也找不到话题,空气突然安静起来,小b暗暗责怪自己不该提起这个。

“你和他们不是互相认识的么,他们还对你这样?”小a疑惑道。

“不认识啊,我是来做兼职的?因为公司双休,今天不用上班。”

“还有兼职做伴娘的?”

“有啊,薪酬还挺高的,”姑娘开心道,“只是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

“没事就好。”小a宽慰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住的地方远着呢?”姑娘说,“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叫什么名字?留个联系方式好吗?”姑娘微笑地看着小a,一双明亮的桃花形状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

小a不由得双颊发烫,磕磕巴巴道:

“叫……叫我小a就好了,我电话是……”

姑娘正听着,忽然手提包里的电话响了,她接了电话。小a也没听清电话里头说了什么,就见姑娘神色着急起来。

姑娘说对着电话里说:“妈,您好好养病,听医生的话,钱的事儿您不用操心,要积极配合治疗,我明天就回去看您。”

姑娘挂了电话,对小a抱歉道:“我有急事儿,我先走了啊。”

“好的。”

只见姑娘着急地穿过马路道,来往车辆挡住了小a的 视线,小a望着姑娘消失在人海中的背影,心中感到十分可惜,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她,喃喃道:姑娘,我的电话是……

  五

  接下的几天里,小a依旧忙着找工作,而工作依旧没有下落。小文好像离开了合租屋似的,之前每天晚上还能从她紧关的房门和地面间的缝隙看到她卧室里的灯光,现在只有一线漆黑。

管她的,反正再过一周自己就要搬走了,得找个时间打电话跟她说一下,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一份工作。

小a之前想找一份月薪六千左右的工作,四处碰壁之后,小a降低了要求,只要不低于三千就行了。

也许是时来运转,小a收到了终于一个入职通知,月薪三千五,双休,包住,还有伙食补贴。小a高兴的跳了起来,立马给家里打电话报喜,然后思考着什么时候小文回来了向她告知结束合租的事,毕竟这地方住着太让人生气了,冷冷清清的,彼此住在隔壁却连一面都没见过,我又不是坏人,有必要这么防着我么?

等着,你一回来我就走。

小a越想越来气,在心里猜测这个小文一定是个丑八怪,不然怎么会这么害怕见人。

周四晚上,客厅的里响起了开门的声音,小文回来了。

小a刚入职三天,一切都很顺利,领导也很关心他这个新员工,每天下班后都会叫他到办公室去,给他讲一些有关公司的规章制度等情况,并给他做一些工作上的指导。

他此刻正待在卧室里打网游,透过关闭着的卧室门隐约听到客厅里的脚步声,他知道是小文回来了,但也不想出去打招呼。

周五这天,小a正在公司里自己的工作位上认真地敲代码,敲了一会儿,眼睛有些疲倦,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忽然发现前面的工作位上坐着一个女生,这女生的背影很好看,身材匀称,一头乌黑细密的长发顺肩披下,穿着白色格子衬衫,显得十分干练。

小a在心里断定,这一定是个美女,等下班了好好看看她的正面。

他感到有些奇怪,前两天那位置还是空着的,难道这美女是新来的?他问了问旁边的同事,同事说这美女前几天请假回老家了,今天刚回来上班。

哦,小a领会地点点头,同时在心里暗喜,想不到公司里还有这等美女。

夕阳缓缓坠落,余晖笼罩着这片到处矗立着高楼大厦的城市。

下班时间到了,小a愉快地伸了懒腰,前面的美女也站起身来收拾文件,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a连忙戴上眼镜,看清了她的面容。

呀!这不是那个伴娘么!小a兴奋的几乎叫出声来。东西都没收拾就朝那姑娘追过去,姑娘都走到电梯口了,正要进电梯,被小a冒昧地拍了一下肩膀,吓得一个激灵,忙转过头来看是谁。

“嗨!”小a开心地向她打招手。

“是你!”美女惊讶的张着嘴,一双大眼睛都睁得更大了。

“好巧啊,我们成为同事了。”小a开始套近乎。

“嗯呢,”姑娘露出欣喜的笑容,双眼快眯成了月牙,拉着小a的胳膊道,“上次还没来的及好好感谢你呢,走,我请你吃饭去。”

“好啊。”小a欣喜不已,正要和美女一起进电梯,却似乎听到领导在喊他的名字。他转身一看,果然是领导在向他招手。

“小a,你来办公室一趟,我再给你讲讲公司的……”

这……领导,你是故意的吧!小a在心里哀嚎。

虽有一万个不情愿,但也不得不去办公室。小a不舍地看着面前的美女,左右为难。

姑娘莞尔一笑,说道:“明天后天休班,我都有事儿,我们下周一去吃吧。”

“嗯嗯,也好。”小a微笑着点点头,心里止不住的难受。

办公室里,中年大叔领导在老生常谈地给小a讲解工作上的问题。小a再没有了先前的感激,而且一句也听不进去,脑海中全部都是那姑娘的影子。

  六

  已经到月底了,周六上午,小a收拾好了行礼,准备离开合租屋。

他来到小文的卧室外,敲门,里面没人应,再敲门,还是没人应。

小文又上哪儿去了?小a十分纳闷,这丑八怪一天天的都在干啥?

他给小文打了电话,过了好一会儿电话才接通。

“喂,小文。”

“是小a呀,你有什么事吗,我在外面做兼职呢。”

做兼职?这么热的天还在外面做兼职?想不到这丑八怪还是个爱财如命的人。小a余怨未消,如今依旧对小文充满了偏见。

“哦。是这样,我要搬走了,跟你说一声。”

“啊?!你要搬走啊?!”电话那头的小文显然十分惊讶。

“嗯,”小a想了想,又说,“我下午就搬走,钥匙就给你放在客厅的桌上好么?”

“这个……”电话里小文的声音有些犹豫,“你别急着走啊,都还没有相互认识一下,挺不好意思的,你明天再搬走怎么样?我下午回去做饭,请你尝尝我的厨艺。”

“额——好吧,那谢谢你了。”盛情难却,小a心中淌过一阵暖流,忽然觉得也许小文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长得那么丑。

“嗯,就这么定了。”小文挂了电话。

中午太热,小a冲了凉水澡。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神经兮兮的开始自导自演。

“以后咱俩就是同事了,多多关照啊!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雨。”

“小雨?这名字真好听!小雨,你有男朋友么?”

“还没有。”

“没有?那你看我怎么样!”

哈哈哈,小a被自己的想象给逗乐了,笑得前仰后合,他正打算向那个和自己有缘的姑娘表白。

小a不停得把头发往上捋,露出宽阔饱满的额头,对着镜子感慨道:啧啧啧,世上竟然有这么帅的小伙子!

日落时分,小文还没回来,小a扒开卧室里的窗户,看到远处的湖边景色不错,便出门到湖边去散会儿步。

过了一会儿,天色将晚,小文打来了电话,小a还湖堤上坐着。

“喂,小a,你在哪儿呢?”

“我在湖边散步呢。”

“我饭菜做好了,你快回来吧,公寓楼里停电了。”

“什么?停电了!”小a心想这破公寓还停电,晚上这么热该怎么过,一定要尽快搬出去。

小a赶紧跑回公寓,在街边的小超市里买了几根蜡烛。

回到合租屋,发现小文已经买好了蜡烛,客厅里点了两根,还挺亮堂。

桌上摆着四五个菜,小文还在厨房里捣腾,小a看了眼桌 上的菜,色香俱全。这姑娘好手艺呀!只是不知道待会吃起来味道怎么样。

“你回来啦,我又多炒了一个菜,我给你端出来。”厨房里响起小文清脆好听的声音。

“诶诶,真是太谢谢你了,不用麻烦的。”小a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道谢。

“不用客气,不麻烦。”小文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客厅的烛光一点一点地照亮小文的身影。

只见一个身姿窈窕的姑娘手里端着一盘菜,走近小a,姑娘长的好看极了,鹅蛋形的脸庞,精致的五官,一双桃花状的大眼睛明亮有神。烛光下,小文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你……你就是小文?”小a目瞪口呆。

小文刚把菜放到桌子上,听到小a磕磕巴巴的声音,便回过头来重新仔细的看小a。

“呀!”小文睁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合租的两个人终于得以见上一面,并且在一起共进“烛光晚餐”。

“那个古怪的房客原来就是你呀!”小文微笑地看着正在大快朵颐的小a,眉眼弯成了月牙。

“哈哈,我们这算是第一次见面么?在一起合租了这么久我竟然不知道你就是小文。”小a笑道,又对小文竖起了大拇指,“你做的菜可真好吃!”

“算是吧,”小文调皮地眨了眨眼睛,“那——你明天什么时候走啊?”

“我……我不走了,我要一直租下去。”小a鼓起勇气,抬起头,迎上了小文的目光。

烛光温馨,悄然照亮了他俩的二人世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