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滩上的风力发电机

爱情不在亲情在

王平的媳妇叫秀菊,因为一场病瘫痪了,一开始是王平在村里照顾,后来王平到县城跟别人合伙开饭馆,王平就雇人照顾媳妇。村里人都说王平是个好人,刚四十岁的时候媳妇就瘫痪了,这么多年对媳妇不离不弃,实在不容易。

王平饭店的生意很忙,很少回家,就是过年的时候能回去几天,日常照顾媳妇的事情都是由保姆负责的。后来,王平的生意做大了,自己单开了一个饭店,事业做的顺风顺水,也挣了不少钱。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说王平肯定又在城里找了相好的,用不了多久就会和媳妇离婚的。可王平并没有向媳妇提出离婚,过年过节还照样回到村里,和媳妇孩子们一起过。

王平确实在县城和一个女人好上了,不过那个女人并不是小媳妇,看起来比王平还要大些。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王平在城里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生活的事情还是传到了村里,大家又开始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一点没错,别看王平那几年没有找小媳妇,只是还没有钱,现在有钱了,立马就找了小媳妇,这男人都靠不住。还有的说,你看着吧,用不了多久,王平就会跟媳妇离婚的。同样出乎人们的预料,王平依然过年过节回到村里,和媳妇孩子一起过,依然没有提出离婚。

秀菊因为常年瘫痪在床,对丈夫是否又找了相好的并不知情,她多次问保姆是否知道王平在外面的情况,保姆是本村里的人,一开始没有把知道的情况告诉她。后来秀菊多次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虽然这么多年他过年过节还回来,但一定是又找了相好的了,他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出卖了他。保姆说,“大姐,你纠缠这些有什么用呢,你又管不了人家,还是心心宽宽过自己的日子吧。”秀菊说,“是啊,谁让咱瘫痪了呢,说实在的,刚开始那几年,我连死的心都有,还不是王平端屎端尿伺候我,宽慰我,这我才挺过来的。说实在的,人家做的也够一份了,虽说现在我们没有离婚,你说跟离婚有啥区别,他过年过节回来也是象征性的。”

又过了几年,王平回村里了,他把保姆辞退了,自己承担起照顾媳妇的责任。王平倒也不避讳向人们说起他自己的故事。原来,王平刚去城里那几年,跟别人开饭店也没有挣下多少钱,后来是遇到一个有钱的女人,那个女人比他大四岁,是那个女人出钱开了一个大饭店,让他去管理。那个女人也是离了婚的,他们生活在一起后,那个女人也没有想过跟他结婚,只是觉得合适就在一起了。王平其实并没有钱,那个女人平时只是给他少部分的零花钱,顾保姆的钱也是那个女人出的。后来,饭店经营不景气,就把饭店转了出去,那个女人也倒是讲情义,给了李振三十万,他们就分开了,后来那个女人独自回来东北老家了。人们说,你咋不跟她多要些钱?王平说,“这些年,人家帮着我照顾媳妇,我儿子结婚的楼房还是人家给买的,临了还给这么些钱,人啊,不能太贪心。”

回到村后的王平,经常跟人们在街上聊天,下棋,时不时用轮椅推着媳妇出来转转,日子过得倒也舒坦。秀菊有一次对王平说,“你咋不跟那个女人走呢?”王平说,“事情都过去了,是我对不住你,我也不求你的原谅,就让我好好照顾你吧,算是赎罪吧!”秀菊又说,“你少在我面前装好人了,我看是人家不要你了,你才回来的。”王平说,“你说的对,是人家不要我了,可我为什么要回来呢,不管怎么说,你跟我过了那么些年,即使没有感情了,亲情不还在吗?”秀菊不再说什么,只是抬头默默地望着窗外。

王平在六十五岁的时候得了胃癌,在弥留之际对媳妇说,“媳妇,我的日子不多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不过还好,我们还有一些积蓄,足够雇一个保姆伺候你了,你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秀菊说,“你个没良心的,说好了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我不让别人照顾我。”王平说,“下辈子我做牛做马在补偿你吧。秀菊眼泪汪汪地说,你别说了,我其实早就不恨你了,换做别人,也许早就把我抛弃了。”王平慢慢闭上了眼睛,抓着媳妇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