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踩着冲浪板钻进了海下

恋爱无罪

其实,他好想活的很简单。或者,没有发生过很多的过往和伤痛,或者干脆上帝让他不存在了。可是,他所有的故事都那么长,所有岁月留给他的苦难都是那么多。人心易老天亦老,他总是想起那些让他失落很多年的事,久久不能忘怀,久久多少次徘徊在街灯璀璨的深夜,街头买醉。终于那一天,他彻底明白人生。还有很多的事,并非都是尔尔我我,还父母和自我的成长,何必在乎那个让你心痛爱过的人。

相见不如不见,不见又见。五月的夏天在中午半旬就热得要死,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心烦事。人们都在议论的房价,议论着崩盘的股市,议论着是否发生的贸易战,议论着南海问题。所以五月又到了烧烤摊热火朝天的模式,不管怎样的议论都是小民的热闹和烦心的发泄。啤酒一罐罐的把男人喝醉,小龙虾一盘盘的上也不够。

五月的槐花倒是没有多久就谢去了,不过吃货们还是可以在夜摊上吃到。啤酒和毛豆、新鲜的玉米、牛肚等等好多的下酒菜。只要你不嫌弃你是下里巴人,反正自己的命是自己的就行,这也是幸福。

牛二就是一个楞狠狠的追了一个班的两个班花,有一个是三年,有一个是一年。酒长多,情难却。在这条小巷他是第一吃货,也是世界第一情种。他这样的人号称是诗人,谁也不会相信。不过在那个遍地是诗人的年代,他的纯情真的还是感动过一些女编辑,为他发表诗歌一二,还出过诗歌集,获过全国的诗歌大奖。这些荣誉在他找到一个快递员的工作后都自我抹去了。他成了一个粗鲁的人,说话粗野还有脏话。世界在变,他的性情也在变。很多从学校出来的俊男靓女们,烤烤摊多么的火火火!他就喜欢这里的热闹,还有网吧。这个世界青春最解毒的地方。上网打游戏啊,还有泡妹聊天。怎么就说人家腾讯是伟大的公司,解救人的寂寞就是世界的王道。年轻的水木年华,多象一首歌,永远那么让人感觉迷醉和心碎。

一个人的本事是练出来的,不是想出来的。也许越想越憋屈,越想越窝囊。这个东西在牛二身上就像一个懒癌细胞,牛二的伤。还有那些过来过往的妹妹,牛二也是很多的中毒。牛二失败的恋爱经历在多少年,竟成为百毒不侵。至少在三十岁以前没有看过女孩,只是自叹人生,写诗。够酷!

直到他遇到一个简单的女孩,她彻底改变了一个男孩的世界,她并不美丽她却很善良,一个让人靠近的心,她有一双清澈的眼睛。

在月季花开芳菲四溢的五月,她轻缓的脚步在人行横道上慢慢的走。她似乎没有看到飞车一样的牛二。他带了很多的快递,却没有躲闪过走到他面前的舒淇殇。她是蒙着眼睛走过来的,他是横飞直撞冲过来的。她一声“哎呦”就爬到了地上,他慌不择路。他知道自己彻底闯祸了,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都要泡汤了。

她好痛的抱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地上,他从电动车上发疯一样跳了下来。他彻底蒙了,她还用纱布蒙着眼睛。她娇小的身材,在地上小声哭的很可怜。他从来没有在一片月季花丛的小路上,怎么奇怪的冒出来一个小女生?“真的很奇怪呀!”牛二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

他小心的去扶那个娇小的女生:“你怎么冒出来的?我天天来为啥碰不到你,偏偏今天有事呀呀呀……”

舒淇殇就一边十分委屈的痛掉出了眼泪,纱布都给湿了:“我刚刚做了角膜炎手术,我是想闻一闻这些月季花香的,就你把人家给撞到了,我的腿好痛。”

“不行,我们就去医院吧?你在哪个医院做的手术,我们就去哪个!”牛二慌忙的说。

舒淇殇似乎真的受伤了:“你把我给毁了,你这辈子啊也得要我!”

牛二看着眼前的舒淇殇真的要讹给自己了:“好吧,我会负全责的!”

牛二也不能去送货了,只有叫同事来给他拿走。老板不住在电话里骂他是个大傻蛋。他不顾一切的抱住舒淇殇到了医院,结果是粉碎性骨折。

舒淇殇的父亲和母亲要牛儿拿出二十万来解决,可是牛二哪有那么多钱。没有办法他就天天来医院,天天给舒淇殇说好的。舒淇殇倒是很开心,虽然打上了石膏,可是多了一个朋友。

舒淇殇蒙着眼睛,还有一双不能洗的双脚,那个味道尤其是药膏的味道,牛二真的受不了。可是人家要他赔钱,他只有四处借了几万,给医院交了押金。就说后面的事他都担着。舒淇殇的父母也就不提赔偿的事了。牛二上完班就往医院走,舒淇殇的眼睛还是一直蒙着,她只能听得到一个非常恳切的声音:“你好点没,小妹妹?我又来看你了,这是很多的水果,你吃吧。”她的嘴里一会就是苹果,一会是香蕉,一会是草莓的。

舒淇殇有点过意不去了,她说:“我真的没有什么的,你不用天天来伺候我,真的谢谢你。”

牛二虽然看着这个皮肤白皙的女生,还有她不太成熟的胸脯,有时他还是脸红的。又过了半个月舒淇殇要摘下白纱了,她的眼前竟是帅气的牛二。牛二看到一个小仙女的脸,明澈的大眼睛没有了蒙纱的隔阂。红润的脸庞有几分见到熟人般的惊喜,她的电话就打到了父母的那里。舒淇殇的父母霎时没有了当初的愤怒:“真的麻烦你了,小伙子。你的诚心打动了我们,你的钱我们分文不要。这是你的五万块钱!”

牛二说什么也不要,他还是天天往医院跑,又过了半个月,舒淇殇彻底好了。她亭亭玉立的站在牛二的眼前,牛二有点慌乱了:“你吃这个苹果吧。”他几乎有点结巴。

舒淇殇眼神带有很多的感激:“你能带我到月季的花丛走一走么?”

牛二不住的点头:“好,好,我们这就走!”

在花香四溢的月季花丛里,舒淇殇就把头靠在牛二的胸怀上:“你真是一个好人,我这么多天真的感觉你不简单,你这辈子要负责呀!”

牛二不住的心潮起伏,那种少有本生命里的甜蜜都涌上来:“我会的,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呀!”

舒淇殇的父母却出现在眼前了:“牛二你这是干什么,你在干什么?”

牛二不住的摇头:“我们是交朋友!”

“什么朋友,你这是乘人之危,有你这样干的么?”舒淇殇的父亲几乎气炸了。

舒淇殇几乎带着恳求:“爸爸你这种人,我谈朋友,谈恋爱有罪么?”

牛二拔腿就跑:“我们真的很清白,恋爱有罪么?”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