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黄的落叶

爱情中谁都没有错

后天,便是他为双胞胎儿子办满月酒席的日子了,但我不会去的。

要说我们的关系的话,那可能还要从很久很久之前讲起。

高中,我们,同班。

那个时候,我总是喜欢静悄悄的坐在我的座位,“窥看”班里一对对春心萌动的少男少女。我从来没有奢望过在高中有一个男生喜欢我,毕竟我那么普通。

不打眼的长相,厚厚的刘海,乖巧服帖的马尾辫,再加上永远不变的中等成绩。

就这样在高中过了两年,后来的一天,他转到了我们班上。

他,真的到我们班的第一天就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他那一分钟都闲不下来的性格。

先不说他的学习,他就凭那每天都不停的嘴,刚来几天就和班里同学打成一片。他有着和我截然不同的性格脾性,会因为一个小事就暴跳如雷,但也有被一个小小的布丁瞬间逗笑。

高三下学期,正是高考前夕最忙的时候。

直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可以记得那一天,那棵树。

枝头的槐花,开得正是靡丽,香气萦绕鼻翼。槐花飞落而下,从少年的发顶划过,缓缓落下,归于尘。

那天,他在的篮球队赢了比赛,后来我迷迷糊糊就被他拽到了校园里的老槐树下,他和我表了白。然后,我们自然而然就在了一起。

高考成绩出来后,所幸我们都不是学得很好的人,分也差不了多少,我们进了同一个大学,不同的专业。

平平淡淡,浑浑噩噩的混完了四年大学,这已经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五年。

毕业后,我们一起找工作;他想继续留在北方,而我想离开城市的繁华熙攘,去外婆的故乡江南看看。于是连着两个月,我们都在冷战,他强硬不愿意松口放我离开,我温吞但倔强只是想坚持。接着我简单收拾了行李,然后就去了梦想中的乌水镇。

在那个静谧平淡的乌水,我第一次找到了我自己心的向往。

一个月之后,他来了乌水。我们见了之后,我带他去吃了乌水最有名的白糖糕和蒸槐花。

一屉蒸槐花被店主人端上来,空气中散发着甘甜和醇香,丝丝袅袅般的热气漫在我们中间。

我们静静的吃完了一整屉晶莹的槐花,然后他和我说了分手,最后他回去了。

渐渐的,我在乌水找了工作,买了房子,安定了下来。

两年之后的一天,我和曾经的一个同学突然有了联系,她后来告诉我,他找到女朋友了。

听说,那个女孩子还是个满脸胶原蛋白,青春洋溢的大学生。

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已经一年半,开始打算结婚。

我也收到了请柬。

我没有必要选择躲避,所以我打算去参加他们的婚礼,顺便去看看我曾经谈了六年的男朋友和记载了我整个青春的那个城市。

婚礼当天,我只是坐在了最后面的,看着曾经的他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记忆里强硬倔强,满身傲气的男孩不见了;台上那个稳重,嘴角始终含笑的男人我已经不认识了。

他给美丽的新娘戴上了耀眼的钻戒,同时闪到了我的眼,我转身离开,没有等到酒席开始。

我慢慢走到了我的高中,那棵老槐树这么多年还在开着槐花,原来变得只是我们而已。

我们性格截然不同,到底是怎么走过了五年;他的洒脱和我的温吞碰撞,其实只是青春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回到了乌水,又过了一年多,我已经二十七岁了。

在乌水镇的一个杂志社当了一个编辑,生活平淡无奇。

同学群里说他的双胞胎后天办满月酒,照片里的一对孩子,有着天使一般美好的面庞。

我对着手机屏,默默地笑了,原来都这么多年了,他连孩子都有了。

现实并不会如偶像剧那样,你潇洒的走后,兜兜转转很多年之后,痴情男主还在原地等你。

孩子的满月席,我不会去了,但我会祝福他和那个女孩天长地久,毕竟爱情里谁都没有错。

  (二)

  筹备我双胞胎儿子满月酒席时,我突然想起了她。

她呀,真的是,怎么说呢,就像一个温水乌龟,慢吞吞的气死你。

我们认识有多久了,七年了吧。

我高中时,因为我爸的工作调换,我家决定搬家,我也去了新的高中。

刚到新的学校,班里有好多很好的同学,我和他们很快的交了朋友。

下学期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平凡女孩,闯进了我的视线。我发现她从不和她朋友拉帮结派的去小卖铺,也不和闺蜜拉手一起去厕所。

每天,我在操场打球时,她总是手里握着一瓶水在场外默默的坐着。我曾经不止一次希望我进球之后,欢呼雀跃时,她会上来把水递给我,满足我心中大男孩的虚荣心。可是,我想象中的场景一次都没有过。

后来的一天,我们队赢了,我兴奋地脑中充了血般的跑下场,把她拽走到老槐树下,我抢过她手中的水,一口喝光,然后我发现她的脸红了。

后来我就这样激动地表了白,到底是什么刺激了我?

是她拿了几个月却没有给我的水吗;是槐花散出甜蜜的香气吗;还是她脸上那抹久久不散的绯红?

我直到现在都不知道。

她是个文静的女孩子,我一直觉得她和我在一起是亏待了她。

大学时,我们同校却不同系,很少能在校园遇到;周末,我和朋友出去喝酒唱歌,她也不和我们一起去的,终究是时间疏远了我们。

毕业后,我们因为工作地产生了纠纷,那一次的争吵和以往每一次都不同,仿佛就像是一个再也横跨不过去的裂痕,狠狠地将我们分开。

她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开;当我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到了江南。

我曾经听她说过,她想以后找个静谧美好的地方,结婚生子,颐养天年;我还嘲笑她,像一个老人一样伤感,年纪轻轻就想着养老了。

原来,她并不是在和我说笑,这真的是她从小的梦想,其实我并不了解她的。

我去她在的小镇找了她。

乌水镇,真的很美,而她的性格真的很适合这里。

她说带我去吃乌水镇的特产,一路走过去,小镇上的老人家都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而她用软软糯糯的嗓音应和着。她脸上的微笑和说话间的自然熟络,仿佛已经在这待了好几年。

我们对着坐的时候,她捏了一撮槐花,放在嘴里,眉眼里缓缓的散开了一抹浅笑。

这蒸槐花是真的香啊,就像我表白时的那棵槐树飘下来的花。

我们一起吃完了整屉槐花,然后我先开口说了分手,希望她在乌水会更加幸福吧。

然后,我回去了我的城市,那里是我扎根的地方,我没有她说走就走的洒脱和勇气。

大半年过去了,我在一个外资企业有了稳定的职位,和大学里原来的“烟朋酒友们”也渐渐没了联系。

我们大学九十年校庆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回母校,遇见了伴我一生的女孩,我后来的妻子。

当时,那个女孩穿着社团的衣服在校门口欢迎参加校庆的客人;开朗的笑容,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我。

校庆宴上,我通过朋友去向她搭了讪,要到了手机号码,约她出来过几次,然后我们便在了一起。我妻子是个好女孩,我也一直是真心喜欢她的,于是便一直把她当唯一的结婚对象对待,我愿意把我全部能做到的都给我的妻子。

我妻子大学毕业后,我们便办了婚礼。

我这一生一共只谈了两个女朋友,一个是她,一个是我的妻子。

我和她呀,也算是曾经互相喜欢过,后来和平分手,所以结婚和儿子满月酒时,都给她递了请柬。

婚礼上,我有看见她出现。

没见的两年里,她变得更加清雅恬淡,眉目里不见了被城市喧闹所扰的无奈。

她坐在后面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后来我也没有时间去注意到,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转身我便去招呼宾客们入酒席了。

我和我妻子结婚几个月后,妻子便怀了身孕。

我看着妻子越来越大的肚子,十个月就是这么快。

生产时,护士抱出了一对双胞胎,我颤抖着双手接过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臭小子,发现生活待我真的是不错。

我的双胞胎儿子满月了,我们全家都在欢欢喜喜的准备满月酒席。

岁月就是这么狠心,原来我都是个已经快奔三的人,青春早就不在了;但陪我走过我全部青春的那个她,在乌水应该很好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理由怨她当年执意去了江南,毕竟我们曾经的感情不是假的;而没有她的离开,又哪有我现在怀里的两个小子。

我们都没有错,只是在人生的岔路口,选了不同的路罢了。

  (三)

  所有人都说我是个幸运的女孩,其实我也这么觉得的。

我的姨姨们经常说我呀,从小就生得眉清目秀,一看长大就是享福无忧的主。

我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的,在家里爸妈宠着,在学校也朋友成群。

高考时,也就平平淡淡的成绩进了当地大学。

后来的校庆时,我那坑人的闺蜜,大早上说死也不让我继续赖床,硬是把我拉了起来,让我去陪她去帮她们社团搞校庆活动。

我看着那一套丑死人的社团服,哭的心都有了。

强硬的被闺蜜套上了衣服,到了校门口还让我拿条幅欢迎毕业的师哥师姐和各位宾客。

累死累活的几个小时,终于给我吃的了,激动得我哟,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到了校庆宴上,好吃的真是不少。

在我正在扫描食物的时候,我们系的一个男生突然带过来了个男人,让我招待他。

大男人的,还要我一个女生招待,啧啧。

然后,那个男人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其实就是他一直在讲讲讲而已,我满脑子只剩下吃东西。然后他要我的手机号码,我为了打发他,马上便给他了;如我所料,他拿到号码便走开了。

切!天下男人一个样,和你聊天就为了骗你的号码。

之后,他又加了我微信,每天都和我说几句话,我看见了就回几个字;懒得理他,就发个表情,甚至不搭理。

有几次,我和朋友出去吃饭,居然都有他在,和他聊天时,发现他也是个幽默风趣的人。然后,他送我回了宿舍,问我是否愿意和他交个朋友,当然,我答应了。

后来,他呀,带着我去吃遍了大学城,周末一起去郊区爬山,早上在我没课时,给我送早饭。

然后,我真的是傻傻的动了心,就这么做了他的女朋友。

我们一共谈了一年半的恋爱。

他比我大好几岁,懂得比我多,经历得比我多,对我很好。

毕业前,我们见了家长,他父母都喜欢我,而我爸妈也觉得他不错,于是就定了婚期。

有一次,我以未婚妻的身份陪他去了高中的同学会,吃饭时,突然有人问他:“她还好吗?”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晚上他喝醉了。到家之后,他醉酒,一直在呢喃着什么。在他的只言片语中,我大概听懂了一些。

第二天,他就和我说了整个故事,原来,他的青春中还有那么不同的一个她。

我们婚礼上,我看见他的目光在看着一个方向,顺着看过去,是一个女子,荷花一般的干净。

原来,就是她吗。

我在想着什么的时候,突然感受到揽着我腰上的手一紧,抬头,他嘴角噙着温柔的笑在看我,只有我。所以,我没有嫉妒,也不吃醋,毕竟他们只拥有一起的五年,而我和他拥有整个未来。

我们如今结婚快一年半了,也有了两个宝贝。

我其实应该感谢那个她的,毕竟她选择放手,我才有今天完美的家庭。

我们呀,其实谁都没有做错什么,都在自己喜欢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我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所经历的一切的事,它的名字叫爱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