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阔的大草原

小花

天上的太阳已经落山,不过还没有见到月亮,暮色苍茫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个年轻的女孩骑着单车从远处走来。白色的长裙在这暮色中略显得灰暗,只在飞驰中划破这昏暗的沉重。小花的眼力很好,根本不在意夜色的降临,她很享受这样飞一般的自由和快乐。

她沿着环城路,看见了那高而且雄壮的水塔,又经过了那枝叶繁茂座落在河边的榕树,还有夜色弥漫中苍老的学校大门,像巡视自己领地的狮子,把它们一一检阅了一番。路边苍白的气死灯终于亮了起来,打破了夜的寂寞,光明与黑暗在那一刻瞬间达到了某种不可琢磨的平衡,一切都那样固定了下来,夜终于来临。小花并不在意这样的夜,对于这个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小镇,她有充分的信心,她并不急于结束自己的旅程,而是悠闲地顺着脚下依稀可以分辨出来的路慢慢的走着,就像散步。在爬上一个斜坡,身上微微出了点汗后,小花看见了颍川公园那根高耸刺破天际的电线杆子,便松懈了下来,只用双手轻轻把着车头,让车子顺着斜坡缓缓的滑了下去,临到公园门口,才灵巧的一转车头拐了进去。

作为镇上唯一的公园,开放式的颖川公园是小花最喜欢来的地方。这地方临着贯城而过的东溪,吹着微微的凉风,欣赏一曲少妇们的广场舞,是不可多得的休闲与享受。最近的她心里十分的不好,这烦恼的来源是她自己的家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忽然家里上门的媒婆多了起来,一个个仿佛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看她的眼神绿油油渗得慌,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块放在案板上被人翻来覆去挑选的肉。前几天,镇上有名的鑫源超市老板带着媒婆上门,给他儿子说媒,在许诺了五万彩礼后,她的父亲居然答应了。这算什么,卖人吗?那富二代自己见过,严重的营养过剩,二十五六岁,挺着个啤酒肚胖乎乎的,估计站着都看不见自己的脚尖。她告诉家里人自己有男朋友了,已经谈了两年了,在隔壁镇修车,自己是不会喜欢这个胖子的。她父亲一脸的不屑,修车?不就是学徒吗,那家伙我们都认识。凭他的本事,再过五年也不可能赚五万,嫁给他?准备喝西北风啊。

这是林志远的硬伤,这男孩长得帅气,人品也不错。可惜就是家境不好,原本有机会上大学的,考上高中念了一年,成绩很好,愣是因为没钱,回家学修车了。小花在上学的时候就很喜欢他,那时候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什么叫感情。等初中念完,自己被家里叫去服装厂打工后,在一次偶然的邂逅后,才激起彼此心中的火花,那时林志远已经从学校回来准备去学修车了。两个年轻的人,在那段时间一有空就腻在一起,几乎逛遍了小镇的所有的山山水水。两人约好,等出了师就上门提亲。现在突然出了这事,小花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告诉他,让他也拿五万出来提亲?显然是不现实的。不告诉他?那再过一段时间估计就该讨论什么时候结婚了。都是那个死胖子,要不是因为他,怎么会有这么多事呢,小花恼火的捡起一颗小石子,用力扔进东溪里。听到扑通的声音后,心情才略略好了一点,转身牵着单车出了公园。

  二

  林进财的家并不在镇上,不过离镇上很近,几乎挨着。小花回到家的时候,一进屋就看见林二宝坐在那里,圆嘟嘟的像颗汤圆一样,不由的心里一阵腻歪,叫道:“林汤圆,你跑来我家干嘛?你不用看你的超市吗?”林二宝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叫自己,心里不由的打蔫。在他眼里,小花就是朵圣洁的花,只可膜拜,不可渍渎,所以每次见到她他都有点想拔腿走人的冲动。要不是自己的脸皮够厚,估计连上门都没有勇气。林胖子见她回来了,虽然不敢怎么凑得太近,也不想留下太坏的印象。于是努力把自己的脸上肥肉往上挤,堆出一脸的笑容,说道:“你回来拉,我今晚有空,超市有人看,这不是刚好有两瓶好酒吗,我知道咱爸喜欢喝两口就给拿过来了。”林进财刚才喝了几杯白酒,正有点迷糊,但也没忘了准女婿带来的好处,随口就应道:“没错,你看看阿宝多懂事啊,这可是五粮液啊,好酒啊。我说花啊,找这样的女婿你以后就有福了。”小花皱着眉,心里不痛快的道:“林汤圆,少套近乎啊,谁是你爸啦,你爸在你家,要叫回你家叫去。还有啊,少用你的糖衣炮弹来腐蚀我家里人,这对我没用,明白没?”林胖子被说得满脸通红,不知道怎么回她。林进财看不下去了,骂道:”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你们都定亲了,叫我声爸没错。你少在心里装你的小九九,爸不会害你的,你以后就知道今天的选择多么正确。”小花冷笑两声:“正确?是正确,可以天天给你酒喝嘛,当然正确了。你还是喝你的五粮液吧,我的事你少管。”说完扭头进房间去了。“这丫头,宝啊,别往心里去啊,慢慢来,她会接受你的,给她点时间。”林进财安慰道。林胖子尴尬的笑了笑,装着轻松地样子说:“爸,看你说的,我哪会生她的气呢?没关系,我有信心,小花会接受我的。那什么,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吧。”小胖子被打击得不行,想撤了。林进财得了他两瓶好酒,巴不得他赶紧走,也不留他:“嗯,那你慢点啊,有空多来走动走动,别怕麻烦。”“诶,好咧。那我走啦。”林胖子从小花家里出来,抹了一下头上的虚汗,心有余悸的骑上摩托车。临了,回头又看了一眼二楼亮着的灯光,心里又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把女孩追到手,然后才发动车子一头钻进夜色里。

  三

  林志远回林家集坐的车子是双排座小四轮,从芹山镇到林家集只有三十公里的路程,可是这三十公里比去县城五十的公里还难走,全是坑洼不平的泥巴路。这样的镇级线路根本没有客车会走,每天只有一班小四轮来回跑一趟。林志远很倒霉,没有挤到前排座,只好挤后车厢了。上车到现在一个多小时,居然还没有到,而他已经快被颠吐了。自从昨天收到同学林福全的来信,说是小花要跟别人结婚了,他便一夜失眠,一大早就火急火燎的往林家集赶。坐在车子上,林志远像是在风浪里颠簸的小船一样无助。从小四轮上面下来,林志远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快散了,胃里翻江倒海似的往外冒酸水。走一趟这路,感觉就像赴了一次刑场一样。

林志远去过小花家好几次,自然知道她家在哪里,第二天刚好是周末,他准备一早就去找她。晚上的时候,林志远被蚊子咬醒之后就没有再睡着过,心里乱糟糟的对着天花板愣愣的发了一晚上的呆。乡村的早晨天亮得格外的早,当然这早是相对于人来说的,乡下人一般天一亮就起床,所以显得天亮得早。林志远顶着两颗黑眼圈起来的时候,家里的早饭已经做好了。但是他并没有多大的胃口,草草扒了几口就推着单车出门了。

清晨的空气格外的好,湿润中带着清新,偶尔微风吹来,竟还有些许的甜味,让人瞬间清醒起来。林志远家所在的村子离小花家隔了三四公里的路,约摸十几分钟的自行车程。林志远很喜欢骑着单车拉着小花慢悠悠的在路上瞎转着,他一直觉得那样是种特别浪漫的事。但是今天,他没有那样的心情了,从出门到现在,他的心就没有一回平静过。阳光射在他年轻的脸上,映得红通通,驱散了熬夜的苍白,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只是十分机械的踩着脚踏板,任由车子漫无目的的走着。

日头爬上镇上的秀女峰的时候,林志远穿过一片金黄的稻田和一片绿油油的菜地来到了小花所在的林二村了。在村口,他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才又骑上车子。进村的路并不好走,前几天下了一次大雨,原本的泥路并不大,还有好几处水洼。林志远晃着车头小心的避开这些浑水坑,不让车子带起的水溅湿裤脚。前面忽然响起一阵喇叭声,一辆男式摩托车从村里窜了出来,林志远把车子骑到边上,摩托车嘶轰着从单车边上窜了过去,刚好路上有一个水洼,车轮碾过水洼溅起一地的积水,湿了林志远一裤子。“妈的,”林志远骂了一句,低头看了一下裤脚,又抬头寻找肇事的摩托车。那司机貌似很胖,圆圆的像个汤圆,车子后面还带着一个穿黄色裙子的女孩。那女孩很眼熟,林志远再定睛一看,竟然是小花。小花刚好也回头看了过来,看见林志远被溅了一身站在那里,眼里挂满了惊讶。林志远想叫她,忽然又觉得全身没有力气,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叫出口。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看着惊讶的小花慢慢远去。

  四

  林志远再次见到小花的时候是在三天后的旁晚,颍川公园,小花托同学林福全约了他见面。颍川公园,林志远来过几次,都是和小花一起。对于这里,林志远的回忆是充满快乐和甜蜜的。可是今天,这快乐和甜蜜却换成了苦涩。林志远可以想象得到,这次会面的结局,他很想拒绝去,想了想还是来了。

小花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像圣洁的天使一样,清新脱俗。林志远忽然有点自惭形秽的感觉,也许自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今天的公园很意外地没有少妇们的广场舞,这让平日里热闹的公园显得格外的宁静。林志远和小花站在公园的围栏边,吹着风,静静地谁也没有说话。远方的天上已经挂满了闪闪的星星,像是调皮的孩子眨着眼睛,给这宁静增添了一份灵动。但此时,夜幕下的两人去显得格外的平静。仿佛两人出来,本来就是为了这样站着吹风,欣赏夜景的。良久,林志远才开口问道:“你还好吗?”小花的心忽然像是被针刺了一下,眼泪一下流了出来。原本紧绷的身子终于松弛了下来,迎着晚风不断地抽搐着。林志远很想抱住她,手伸了一半又放了下来。只是嘴上安慰她:“别难过了,会好起来的。”小花停住了哭泣,抬头看了看他,忽然感觉全身轻松了下来,用手抹了一下眼泪,笑着说:“是呀,会好起来的。你呢,还好吗?”自己还好吗?没有人会了解此刻林志远的心中的痛,但是那又能怎样呢?算了,干嘛让这痛苦多一个人承担呢,也许自己就不应该回来。“还好,我过段时间可能就出师了,师傅说我学得不错,可以提前出师。”“是吗?那恭喜你了。”说完,两人又同时选择了沉默。就连两人以前约定的出师的时候就上门提亲也没提起过。晚风吹来,竟然有一丝丝凉意。林志远决定明天就走,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我先回去了,我明天就出去了,你,你自己保重吧。”林志远说。“嗯,”小花点了点头。林志远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自己深爱的女孩,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颍川公园高耸的电线杆子上,照射下来的气死灯,把他得身影拖得很长很长。小花的眼泪在他转身离去的瞬间流了下来,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宁静。

  五

  那年年底,小花跟林二宝在镇上最高档的饭店举行了婚礼,那天出席婚礼的林进财意外的坐着轮椅,没有喝酒。林志远去市里进了一家丰田4s店当维修员,小花结婚的消息是从镇里出来找工作的林福全说的。说的时候,两人在喝酒,林福全搂着林志远的胳膊说:“你知道小花为什么会嫁给林胖子吗?那是因为爱他。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爱他吗?因为他给了她一个家庭需要的一切。要不是林胖子,小花她爸可能就死了。是他花了十几万跑前跑后,送市里医院抢救的,还在她最无助的时候陪着她。你说人怎么会突然就脑溢血呢,看起来活蹦乱跳的一下就瘫了。这人啊,真没什么好折腾的,其实小花嫁给林胖子也未必没有幸福。”林志远默默地喝着酒,突然觉得晚上的酒特别的苦涩。夜,显得特别的阴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