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着的照片

因为爱情

  一、 不经意地遇见

  炎炎夏日,绿叶的剪影在阳光下斑驳,风吹动了低拂的柳丝,长长地拖到地上,吹乱了夏天,也吹乱了爱情来的步伐。因为一个高考,让北方的粗汉子陈远和南方大城市的连樱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厦门这个滨海城市上大学。连樱第一天到厦门就充分展示了自己不同于其他同是娇生惯养的女孩的不同,她手提大包小包的行李,大步地迈着,远远地跑在了前天,跟在后面的父母连连叫喊着担心她摔着。连樱是个家境良好,来自繁华都市的女孩,但却心地善良,温婉真诚。因此她很快在大学建立起自己的朋友圈。

军训的时候,各社团开始下宿舍宣传纳新,隔壁学院的舞蹈协会也来了,他们一进门,连樱闻声就赶紧从厕所跑出来,询问学姐后填写了个人信息加入该社团了。从小她都有个舞蹈的梦,他很想穿着性感的舞衣在镁光灯下、在万众瞩目下旋转跳跃,舞动自己最美的身姿,加入舞协,让她觉得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她收到来自舞协的短信,内容是军训结束后会有一场迎新性质的面具舞会,欢迎新生参与。她了开了花,不自觉,地笑了出来,跳下床,翻箱倒柜地找衣服。

怀着对舞会的憧憬,她终于捱过了度日如年的军训时光。晚上,连樱把自己美美地打扮了一番,穿上裙子出门了。

来到会场,工作人员发给她一个面具,带着白色的羽翼,就像飞翔的翅膀,很搭她的雪纺连衣裙。她调整好角度,确定自己美丽的样子后走进舞厅。悬挂在天花板的彩球折射出五彩的光线,打在人们的美衣上就像北极的极光,华丽、鲜艳,却不落于俗味。站在她前方四十五度角的是一个男生,瘦高的个子,白色衬衫,浅蓝牛仔裤,理得整齐的头发和简单的球鞋,衬得他身材的线条十分柔和,就这样一个背影,深深地吸引了连樱的注意力。她时不时就会朝那男生看去,然后又很快收回视线,假装一副高冷的样子。

连樱自以为掩饰得很好,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因为那男生朝她走过来了。她突然标的很紧张,干涩的口唇不停地咽口水,心跳乱了节奏,莫名地加快,可她还是目视前方,盯着舞池,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他伸出了手,邀请连樱一起跳舞,连樱无力地拒绝,却还是被他拉进了舞池,原来两人都是新生,并不会跳,于是群魔乱舞,在闪动的光灯下胡乱舞会,却舞出了欢乐,舞得那么尽兴。

  二、 约定变成约会

  舞会结束后,连樱的微信加了个陌生人,一问,竟是舞会当晚的那个男生。因为他班上有个女生和连樱是老乡,而他恰好在舞会上看到她们聊天,于是他就向同学要了连樱的微信。明明是赤裸裸的搭讪却被他说得好像理所应当,而连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搭讪让她高兴了许久。

就这样,这个名叫陈远的男生和连樱保持着网友的关系在微信上聊了三个多月,她渐渐地发现自己内心好像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她渐渐了解这个看似高大实则幽默风趣又有着不同于典型的北方男生特有的细腻和认真,而她们在言语间碰撞出的火花,也让连樱难以言喻,甜蜜又苦涩。如果时间无止境的话,她们或许可以没日没夜、天长地久地聊下去。

十二月末,陈远提起万达在圣诞夜会有很多好玩的活动,邀连樱一起,一开始连樱饶有兴趣并应了他的约,结果因为忙着准备计算机二级给忘了。二十五日圣诞夜,陈远来到她们学院宿舍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打了二十几个电话,无果,他灰心丧气地走了。而那时的连樱看书看得晕头转向,手机丢一旁充电。晚上十点,连樱看完书后惊讶自己的手机有这么多未接电话,想起之前的约定,她内心充满了愧疚,而陈远没有任何责怪,只是说“那你欠我一次约”。

连樱怀着欠他一次约的愧疚心,终于等到了机会,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学生会元旦晚会她刚好有表演,顺理成章地邀请了陈远来观看。表演当晚,她是第二个节目早早的结束后就坐在台下当观众,她左顾右盼地寻找,在黑暗的角落里看到了他,他分明低着头没有在看表演,可是发给连樱的微信却说“你表演得很好看,活泼可爱”,这回连樱仔细地看到了他的脸,并不英俊更不帅气,老实憨厚朴实无华,可她的心跳却再次乱了节奏。

  三、 心灵的漫步

  连樱实在没想到准备了一个多月的计算机考试整个宿舍只有她一个人挂科了,她明明很认真地复习了,难道题海战术不管用?从小到大一直成绩良好的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哭红了眼。陈远知道后走到她宿舍门口,约她出来走走,不希望她一直闷着更加闷闷不乐。连樱一见到他,陈远就笑了,逗趣地说“你怎么哭的像个红眼怪了呢”,气氛顿时轻松了。沿着厦门的这条石鼓路,陈远陪着连樱来回走了两个小时,一路上他们不谈这次考试,却从高中生活聊到娱乐明星,连樱被他逗得一路喜笑颜开,漫步在这条热闹的学生街,她的心却很平静安宁。

  四、 思如潮涌

  寒假,两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可是连樱和陈远的关系却突然发现了变化,或许距离最是考验人,她莫名地很想他,很想见他,想看看他那张老实的脸,想听听他幽默的声音,而放假后连续四五天陈远都没有回复微信,连樱更焦急惶恐了,她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沦陷了。夜里,入睡的深夜,冰冷如水,她却思绪万千如潮水般涌动,满脑都是陈远的画面,她问自己,难道这就是爱情?

第二天一醒来她打开微信还是没有回复,这下她彻底慌了。难道陈远在北方老家已经有了女朋友?难道他忘了自己?难道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连樱就把自己心里无数的疑问向好朋友吐露出来,而朋友们一致地认为她喜欢上陈远了,因此,大家都鼓动她主动告白,好过这样瞎猜测难受。她虽然自己心里一清二楚,但少的,就是那份勇气。

生活就是这样,总是惊人地发生各种巧合。当天晚上连樱居然接到了陈远的电话,询问她最近好不好。陈远就像怕连樱误会什么一样一直不停地解释自己因为家境不好,寒假都要打工,他白天在牛排店做服务生,晚上发传单,实在忙得不可开交。连樱默默地滴落珠泪,她竟有些心疼,还有些敬佩。她凝噎了一会,想起好朋友鼓励她的话,一鼓作气,哽咽地问了句“我们只是朋友吗”,显然,陈远听到的同时也愣住了,连樱的泪像泉涌竟喷射了出来,“我们能不能不止是朋友”,说完这句话,双方都空白了,陈远只说了句过会儿再打就匆匆挂了,连樱终于感受全身都轻松了,压抑的情感得到了释放,不管结局如何都欣然接受。接下来的每一分一秒她都紧攥手机在手里,直到十二点还在等待着。十二点半,手机终于响了,连樱紧张地接了,她当时满脑空白只记得陈远说了句“我们在一起吧”。整个晚上她都高兴得无法入眠,没想到,爱情,就这样来临了。

  五、 青春的叛逆

  经过那个夜晚,陈远和连樱确定了恋爱关系,因为还在放寒假,两人只好靠微信保持联系。连樱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她本以为一向宠爱她的父母会赞同,没想到父母反应激烈,一致认为陈远这样的外地穷苦小子不适合她,坚决反对。而父母的反对也让连樱备受刺激,她认为爸妈是老一辈的人,根本不听解释也不懂爱情,所以她并不打算按爸妈要求与陈远分手,但没想到她父母为解决这个燃眉之急甚至为她安排了相亲,连樱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这么反对,如果她男朋友是杭州当地的富裕人家是不是情况就不一样了?

连樱毕竟还年轻,青春总是叛逆的,她终于受不了父母连环的相亲安排,订了机票飞往西藏。她给陈远发了一条微信:我很难受,我要一个人去拉萨散散心。陈远回了句:一个人太危险,你又是女生,如果你非要去,我就用这次打工的钱去西藏陪你。只这一句,给了连樱无限的温暖和力量。

  六、 高原的星空

  连樱做好了万全的旅游攻略后,对父母先斩后奏,离开家率先抵达拉萨,打车来到了订好的青旅,一个人在房内睡了过去。叫醒她的是陈远的一通电话,他已经到了,在门口。连樱立刻飞也似的奔了出去,这是两人在确立关系后的第一次见面,气氛和以前不同,略显尴尬。放置好行李后两人按照计划的路线前往布达拉宫。一路上,连樱感受到浓浓的民族特色,到处都是卖小饰品卖特产的店,当地人穿着特有的藏服,午热脱袖,晚凉穿袍穿梭在游客中,就像时空的交错,看着突兀,却让连樱甚是喜欢,心旷神怡。

在陌生的城市,他们一起走过小资的商业街,一起感受马路跪拜的文化洗礼,一起与当地居民牵手歌舞,一起在三千海拔的雪域高原的夜晚仰望星空……短短十天,他们的心走的很近了。

  七、未来待续

  开学后,他们开心回到学校,不愉快的事又接踵而来,连樱的母亲在电话里哭求他们分手,连樱哭的更厉害,她请求母亲理解她,给她一次机。这样类似的生活大概重复了三天,连母屈服了,答应不反对,但同时也声明不反对不代表同意,连樱又惊又喜,又愁又悲。

她不知道这场恋爱会不会有结果,又或者说她不知道会因什么而终,但是她不想放弃,人生难得遇知己,谁的青春不迷茫,年轻本来就是这样无谓放纵,至于未来,谁也不知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