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城堡

我决定从现在开始招惹你

何娜最近走桃花运。

用闺蜜的话来说,在大马路上睡个觉都能遇到追求者,你何必在周正那棵树上吊死?甲乙丙丁随便选个,也比周正好。

何娜在这番话里,想起了钟远的那张脸,一颗心饱满得像熟透了的樱桃。

在大马路上追女孩的戏码,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当然是警察。

所以这个故事的男主,是个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叫钟远。30岁,笑起来的时候,有一颗可爱的小虎牙。

遇见钟远那天,何娜刚应付完客户的各种刁钻要求。连续加了五天的班,她头昏眼花,整个人都散架了。

车开到一半,何娜困得不行,只好将车靠边,趴在方向盘上眯一会,却不小心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叫她。何娜不耐烦地说:“别烦我,老娘困着呢。”

那个男人将手伸进车里,碰到了何娜的胳膊,何娜彻底醒了,一转头,嘴巴却贴在了对方的脸上。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弹开,然后叫起来:“你是谁,想非礼啊?”

穿警服的男人白了她一眼:“我帮你拔车钥匙,这样不安全。”何娜确认是警察叔叔后,特别安心地说:“哦,行,那我再睡会。”

“哪有在大马路上睡觉的?赶紧开走,这里不安全。”

“警察叔叔,我困得找不到家了。”

对方一脸无奈的表情,僵持了半天,只好让何娜坐到副驾驶,说:“警察叔叔送你回家。”

何娜坐在副驾驶上,很快进入梦乡。

很多年后,何娜时常想起这个画面。

一个陌生男人,送她回家。他将她送上楼,给她到了一杯白开水,等她睡下后,关门离开。关键是第二天早晨,他又出现在她家门口,说,我刚好路过,顺便给你带了点吃的。

送迷糊的姑娘回家,是警察的工作职责。但送姑娘早餐,就是爱情了。

何娜看着门外笑得眼角都有了褶皱的钟远,说:“诶,警察叔叔你不会是喜欢我了吧?我有男朋友的哦。”

钟远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有点尴尬:“谁喜欢你啦,刚好路过而已。我走啦。”

他把灌汤包和热豆浆扔到何娜手里,蹭蹭蹭地跑开了。何娜对着热乎乎的早餐,心里是有被暖到的。

就在打开门前,她收到周正的微信,周正说,宝贝,对不起,我妈还是不同意。

这句话,像一把刀子,让何娜的胸口疼得厉害。

周正是何娜在工作中认识的伙伴。他和她学历相当,工作能力相当,且对未来有着相同规划,于是理所当然的相爱。

但这场爱情,在见完周正的母亲后,越来越看不清走向。

那天的饭桌上,一上来,周正的母亲就问:“娜娜,我听周正说,你是和妈妈还有外婆生活在一起是吧,那你爸爸呢?”

何娜完全没想到会被问到这个问题,她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阿姨,我从小就没有爸爸,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爸长什么样。”

周正母亲脸上的表情讪讪的,她没再说什么,但何娜知道,她和周正的爱情,可能要在这里卡住了。

而她也猜得没错,这次见面之后,周正就支支吾吾地表示,他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何娜理解周正的母亲。

婚恋市场上,单亲家庭出生的孩子多少是有些不受欢迎的。长辈们担心缺乏父爱或者母爱,心理上会不健全。这样的偏见,无奈又心酸。

何况何娜,还是个私生女。

何娜活到29岁,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这是家里最为禁忌的一个话题。小时候,何娜哭着要爸爸,母亲会偷偷抹眼泪。长大了,何娜问起来,母亲脸上的阴云几天都散不掉。于是何娜再也不敢问了。

这些年,母亲和外婆给她的爱足够多,她倒也没有因为没有父亲,而觉得自己缺了什么。她拼命学习,努力工作,活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姑娘。

可到底,没有父亲这件事,还是让她谈婚论嫁时,打了折扣。

周正一开始会说,没事,再拖拖我妈也就同意了。但后来,迟疑了的人似乎是周正自己。他在这场爱情里,主动的次数越来越少,像是等着她先放手。

何娜是有些不甘心的。

有天,何娜洗完澡出来,换周正去卫生间。电脑登陆的微信上,周正和朋友的聊天记录有点刺眼。

周正说,以前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但我妈说,她不是普通的单亲家庭啊,她是私生女。谁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咱们小城这么小,万一是亲戚可怎么办?

周正的朋友回,你要真介意,就早点离开,别耽误了人家姑娘。

何娜在这样的对话里,泪流满面。她当天晚上回家,哭着问母亲,我爸到底是谁?母亲愣在那,半天才说,你爸死了。

何娜顿时就醒了。她没必要为了周正,非得去揭母亲的伤疤。

但好笑的是,分手的事还没提,何娜却在大街上撞见周正牵着一个姑娘的手有说有笑地从商场里走出来。

那是周正,没错。原来这段时间里,周正并没有闲着。他早就有了新方向,只不过不想做那个负心人,于是等着何娜自己离开。

主动放手,和被动离开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何娜的心,有点被伤到了。

失恋后的日子,过得潦草而萧条。有天半夜,看完一部电影哭得梨花带雨后,肚子饿得咕咕叫。她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披了件外套去楼下便利店买关东煮。

然后在那,又遇见了钟远。

何娜瞪大眼睛,朝钟远喊:“警察叔叔,好巧啊。”钟远看了她一眼,一脸嫌弃的表情:“你穿成这样出门,能别说认识我吗?”

何娜没想到钟远家就在隔壁小区。他们一边吃着关东煮,一边说话。钟远说:“所以我说那天是顺路给你送早餐啊,你还不信,自作多情了吧?”

何娜被他逗笑了:“行行行,我误以为你对我有意思了。”

可她没想到,钟远却一本正经地说:“其实我是对你有意思啊,但你有男朋友,我只好不去招惹你了。”

何娜差点呛到。

何娜并没有告诉钟远自己失恋的事。

但钟远第三次在便利店遇见穿着睡衣吃泡面和关东煮的何娜时,终于觉察到不对劲。他说:“你,失恋了?”

何娜点头。

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一张笑成一朵花的脸:“那行,我从现在开始追你。”

“怎么追?”

“开着火箭追啊。”

钟远还真的就像模像样地追了起来。每天早晨,何娜化好妆出门时,钟远的早餐就已经等在门口。何娜说:“你别这样,大冬天的,追姑娘也没必要这么卖力。”

钟远乐呵呵地答:“人民警察为人民,举手之劳。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何娜被他逗乐了。失恋的那点痛,好像缓和了些。

送早餐的第三十五天,是何娜的生日。何娜说:“今天我请你吃饭吧。”钟远答:“好啊好啊,就等你这句话呢。”

何娜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追我吗?追我的话,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你来献个殷勤,请我吃个大餐,然后你再表个白,兴许我就爱上你了呢?”

钟远笑:“哦,也是。一激动,就给忘了。”

那顿饭,何娜吃得有点刻骨铭心。

她和钟远在餐厅坐下来后不久,就看到周正和新女友挽着手进来。何娜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但看到周正,还是恨得牙痒痒。

钟远看出何娜脸上表情的变化,再看一眼周正,也就猜出了大概。他说:“你还气着呢,要不今天我来帮你出出气呗?”

何娜以为他要跑去和钟远打架,连忙说:“别,你可别乱来。”

但钟远只是拉着她去了服务台,指着周远那边对服务员说:“那俩位是我朋友,我有点事得先走下,麻烦你们待会上菜的时候,多放点辣椒,他们喜欢重口味。对了,再加一份你们这的蘑菇汤。来,我先把单买了。”

钟远说得一本正经,服务员一点都没怀疑。

然后钟远拉着何娜出门,在对面的餐厅坐下来。半小时后,周正气急败坏地出了餐厅。

何娜收到周正的微信,你是故意的吧?何娜没有睬他,心里觉得前所未有的解气。

周正吃不了辣,对蘑菇过敏,问题是,钟远怎么知道这些地?

钟远说:“追一个人,怎能不把她的微博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又说:“姑娘,就这样吧,该放下了。你的余生,由我来负责。”

何娜看着眼前的钟远,一下子就沦陷了。

可是,何娜说:“可是你爸妈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钟远答:“终生不娶,换他们同意啊,再说我爸妈向来尊重我。”

何娜说:“可是我都不知道我爸是谁?万一咱俩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可咋办?又或者有血缘关系可咋办?”

钟远说:“滚。我爸老实着呢。”

下一秒他又说:“你妈不愿意说,肯定有不能说的苦衷。你要是瞎担心,咱俩去做个DNA好了。真要是兄妹,我也赚到了。”

何娜在这句玩笑里,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