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沙滩和大海

那场与爱情有关的阴谋

萧洛辰已经出差半个月了,他有点想他的女朋友苏娜和好兄弟林歌。林歌生日那晚,他们欢聚一堂,萧洛辰送上了从国外带回的生日礼物。但萧洛辰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林歌会有决裂的那一天……

萧洛辰的第六感告诉他:他的背后一直有双虎视眈眈的眼睛!

不管他是穿梭在法国的香榭丽舍,还是在德国陪客人喝吉尼斯啤酒,甚至坐在机舱欣赏极速而过的流云,那双眼睛都如影随行,让他在三月的春光里,依然感受到刺骨的风。

他随手发了条朋友圈:总觉得被人盯梢,难道是我的错觉?

萧洛辰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邪!他从北大毕业后直接去美国攻读商业分析,他习惯逻辑推理,只喜欢用数据说话。

在咨询界驰骋了十多年,这次风德的跨国并购案对于萧洛辰来说势在必得,只是劲敌太多,个个像饿狼,只要你稍不留心,他们就会来个饿狼扑食,所以不得不事事小心。

这次总部安排他在国外学习交流,兜兜转转十几天就过去了,想想这么久没见苏娜和林歌,他特地给两人买了礼物。

前来接萧洛辰的正是林歌,林歌特别高兴:“洛辰,你回来真好!我一个人忙风德的并购案总觉得心里没底,我还是习惯和你并肩作战。”

萧洛辰给了他一拳头:“哈哈哈,虚伪,谁不知道我们林少是业界的‘金头脑’,一人能敌千军!”

林歌也笑:“但要到你的境界还早,你可是‘数据天王’,总能化腐朽为神奇啊。”

“我们就别再互相吹捧了,喏,你的礼物……”

林歌欢喜地接过拎袋,打开一看,是双男鞋:“嘿嘿,怎么想起给我买这个牌子,苏娜喜欢这个牌子,你怎么也给我买?”

萧洛辰转脸看车窗外:“买了你就穿吧,过几天你生日,她说你也喜欢这个牌子。”

林歌还是没忍住:“听那丫头瞎掰,有事她就找我帮忙,没事我就得一边歇着,哈哈。”

他见萧洛辰表情严肃,赶紧掐断话题,瞧他这脑子,苏娜是洛辰未婚妻,他怎么能说她的不是?

在这个世界上,能让林歌看上眼的人就两个。

一个是他自己,而另一个,就是萧洛辰。

上中学那会,一直稳当学霸的林歌,喜欢独来独往,他瞧不起其他不如自己的同窗,看不上对他高看一眼的老师,所以那会,他几乎没有朋友。

萧洛辰是从外校转过来的,一个把高傲刻到骨子里的男生。

如果说林歌的目中无人可以用冷傲来诠释,那萧洛辰的高人一等则用淡然来注解。

遇到老师也解不了的题,林歌喜欢单手插兜径直走到黑板前,拿过老师的粉笔哗哗几下算出结果。同样的事情到了萧洛辰这里,他会微笑着提醒老师:您是不是忘了反向推算?

如果说林歌的清秀,像一首校园诗歌,那萧洛辰的成熟就像案头那部小说。

更要命的是,萧洛辰只抓上课那45分钟,眼睛像磁石般跟着老师那张嘴,课后做完作业就看英语报,或是经济杂谈,从来不见他披星戴月地做题背书,可他一直稳居年级第一。

林歌却是从来不敢放松的,他除了吃饭、睡觉,所有时间都花在学习上,才能保证保住年级前三。

所以,林歌特别喜欢萧洛辰,这种喜欢掺杂着些许崇拜,他管这叫“英雄惺惺相惜”。

后来萧洛辰保送北大,林歌奋勇直追,也顺利考进北大。两人一路走来,情同兄弟,萧洛辰的笑话只有林歌能懂,换成其他人,头天中午听的笑话,或许要到第二天晚上才能明白。

在北大未名湖旁,他俩同时认识了艺术系的苏娜。苏娜美得像刚出水的芙蓉,长发长裙,走起路来像从画中飘出的仙子。

林歌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动心,于是情书不断,却迟迟等不来佳人的回音。

有一次,大家在一起玩数独游戏,玩到难度最大那一关,只剩下苏娜和萧洛辰,萧洛辰冲着苏娜温柔一笑:“我就喜欢聪明的女孩子。”

苏娜则说:“论聪明,我不及你的千分之一,但你是唯一不夸我漂亮却夸我聪明的男生,你很特别。”

萧洛辰将掌心放到苏娜头顶:“你知道北大有个传说吗?说有多少男生惦记苏娜,就有多少女生倾慕萧洛辰,不如,我们在一起吧,也算断了其他人的念想。”

苏娜就在众目睽睽下成了萧洛辰的女友,这个女友一当就是八年!

林歌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努力不成的事,到了萧洛辰这里却如此易如反掌。

萧洛辰出国那几年,苏娜工作生活上的琐事,林歌都热心帮忙。作为答谢,回国后,萧洛辰将林歌带进这家咨询公司,一手扶持至项目经理职位,与萧洛辰平起平坐。公司内部消息,这次风德的并购案将会决定他俩中的一人提升为公司总经理。

林歌从来没想过要背叛萧洛辰,但有时瞅着苏娜年华将逝,却等不来萧洛辰的一纸婚书,那感觉就像别人把你最爱吃的巧克力握在手里,你眼瞅着它一点一点融化,那种心疼和惋惜令人窒息……

一个月前的深夜,苏娜被电话声吵醒,来电话的是远在法国出差的萧洛辰,他特别着急:“我那部公事手机落家里了,昨天走得急,忘了带,你帮我收好。”

苏娜睡意正浓,刚找到那部金色手机准备放包里,萧洛辰又打来电话:“对了,那部手机老是自动断电,你把它拿去找我们公司小李修一下,他很懂这个,让林歌陪你一起去,我这手机里都是机密,千万别弄丢了!”

苏娜第二天就跟着林歌去找小李,小李说没什么大毛病,有可能是电池老化了,再清理一下内存就可以了。

这次萧洛辰回国给苏娜带了条水晶项链,限量版,可她却总也笑不起来。萧洛辰在她的生活里一直像道影子,一直存在着,却忙得顾不上她的喜怒哀乐。

生活上遇到难题时,苏娜都是找林歌帮忙,有时也会想:当初如果选的是林歌,日子是不是没这么苦闷?但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这个林歌从来不让着她,对别人扮高傲,到她这里,就像个孩子。

林歌生日这晚穿了萧洛辰买的那双鞋,他亲自下厨宴请萧洛辰和苏娜,他笑苏娜:“呀,我俩穿的是情侣鞋呢!”

晚上吃过饭,苏娜说合张影,林歌遗憾:“蛋糕都吃光了,美味也已下肚,能拍什么?拍我们三张老脸?”

萧洛辰哈哈一笑:“我们学次90后,他们不都喜欢拍鞋子吗?”

林歌那天的朋友圈里只传了一张照片:三双脚围成的一个圈,有两双脚穿的都是同一个牌子的皮鞋,林歌配上文字:此生有你们,足矣!

萧洛辰第二天一上班,就听到爆炸性新闻:他给总部提供的风德并购案报价传到了对手公司!

那天公司上下大会小会不断,气氛压抑。总部派来一个调查小组,轮番调查萧洛辰和林歌,两人不堪其扰。

喝下午茶的间隙,萧洛辰的公事电话再次断电,他找来小李:“再帮我看看, 好像不是电池问题。”

萧洛辰正靠窗喝咖啡的时候,突然听到小李锐利地尖叫:“萧帅,萧帅,快过来!你这手机里有窃听芯片!”

所有人将小李和那部金色手机团团围住,小李对自己的发现激动得语无伦次:“这…这…绝对是窃听……芯片!”

萧洛辰一把摔了咖啡杯,冲过去大声质问小李:“怪不得总感觉身后有双眼盯着我,原来是在我手机里装了窃听器,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奇怪我的报价怎么会外漏!”

小李吓得整个人都软了:“萧帅!不是我!真不是我!是我,我还告诉你有芯片干嘛?我只碰过你手机两次,上一次,对了,上一次是林歌让我修的……”

大家又把目光全集中到赶来的林歌身上!议论纷纷。

“林歌和老大的女朋友经常在一起呢。”

“上次林歌过生日,他还和那个女孩穿了情侣鞋呢。”

“不会吧,听说他们仨是同学呢?”

“怎么不可能,为了女人什么都可能,两人又在抢总经理的位置……”

“怪不得萧帅总觉得被人跟梢。”

……

林歌成了调查小组重点盘查对象,连林歌平时和苏娜交往的细节都被问到了。

两天后,林歌抱着自己的东西在大家鄙夷的目光中走出公司。

萧洛辰跟过去,万分痛心地说:“我防谁都没防过你,如果你只是单纯想盗用我的报价给对手公司,我还能原谅你,但你惦记我的女人,我绝不能原谅!”

林歌胡子拉碴,眼中有泪,他站在电梯里注视着电梯外的萧洛辰,电梯门关上的那个瞬间,他似乎在说着什么。

萧洛辰拧开房门时,苏娜披头散发地坐在一张画前。

那是一幅刚完成的秋景,颓败的黄叶从树上纷纷下坠,泥泞不堪的小路上,有个撑紫色雨伞的姑娘抱着一只浣熊,那只浣熊紧闭着双眼。

萧洛辰十指轻轻地落在苏娜肩头,语气却很平淡:“它睡着了?”

苏娜凄然一笑:“不!它死了!”

萧洛辰松开手,直起身板:“我记得你以前喜欢画春天,各种花色,绚烂如梦,浓烈的色彩像是要飞脱画板,现在怎么了,喜欢灰色调?”

苏娜也站起来,看看萧洛辰俊郎的脸庞,转身窝进沙发,她像是有点冷,拿长裙盖住脚踝:“我有事要和你说……”

萧洛辰轻叹一声:“真巧,我也有事和你说,但不是现在。我等会还要出去一趟,我们晚上见吧。”

夜幕降临,萧洛辰和苏娜对坐在“海宴圣地”。

这里是他们经常来用餐的地方,不同于国内其他西餐厅,在这里,你可以吃到各国美食。像瑞士鳟鱼、西班牙煎蛋饼、戴莫尔的酥皮点心、波隆尼亚肉酱千层面、鲜虾螃蟹秋葵浓汤……

苏娜只要了份圣日耳曼豌豆浓汤,萧洛辰点了杯鸡尾酒。

和周围头抵头、嘻笑嫣然的情侣相比,苏娜这桌过于安静。萧洛辰看到苏娜喝完汤,一口干了杯中鸡尾酒,极力控制兴奋的情绪。

“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一来庆祝顺利签下风德的并购案协议,二来庆祝我将上任公司老总。”

苏娜静静地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赢了!祝福你!”

她将手机里的图片亮给萧洛辰看,那是一张订购记录,订购的是窃听芯片,而订购者正是——萧洛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