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穿过田野

橘子是一颗温柔的子弹

三天三夜没下床,没出门的橘子在头顶用皮筋紧紧束着一颗蓬松的原子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十分的危险。

之所以这么说,除了那发型看起来确实像之外,还有她面前放着的那杯酒,让我浮想联翩,不得不加以小心。

这杯酒是三天前“鹊城蝉洞无良洞主黑暗极端主义调酒师姜山的力作”由半杯白酒和半杯啤酒勾兑而成,威力无边,美名曰:你不倒谁倒。一般情况下,但凡点那种酒的人,基本上都有心理疾病,或者是活腻了。橘子说她是属于两者之间的。

那天,橘子面前就摆着这么一杯威力无穷的你不倒谁倒,她端起来闭上眼睛喝上一口,一脸陶醉的样子色眯眯的看着我,然后艰难的睁开眼睛,趴在桌子上盯着那个鱼缸跟我说———我觉得我也是一条鱼。

她摇摇欲坠的站了起来,一把手伸进鱼缸里,抓出一条鱼,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眼看着她要生吞活剥那条可怜的小生命。我慢慢的凑到她跟前,嘴里停住了正在咀嚼的花生,猛地咽了下去,嗓子被割得生生的疼,忍着疼痛和即将被袭击的疼痛问橘子:鱼儿无罪,可否放开它。然后看着那条小可怜不停地挣扎着,眼看着就要停息了。

突然,橘子身子一挺。然后虎脸向向,她紧紧攥着拳头,拧着脖子噘着嘴朝我吼道:滚滚滚,不如都给我滚!

我不滚,我要在这里吃花生…….哎,别生气嘛…….哎哎,你要干嘛?哎哎哎,别动手,姑奶奶,我滚!

见势不妙,我只好放弃那盘花生,端着酒杯去找老姜去了。

花生本来是我的,我还没吃够呢,再说了,橘子肯定是吃花生过敏。

她每吃一颗就扑簌簌掉一阵眼泪,然后又是无动于衷的盯着鱼缸看。

我不能让她太难过。

橘子是个来自南方的小个子姑娘。

她一年四季都喜欢穿颜色鲜艳的衣服,说话时都是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生气时会咄咄逼人,嘴巴往往比脑子快,笑乱了发型会对着小镜子仔细的梳,哭花了眼睛时,也会抽着鼻子说:不好意思,我,我上趟洗手间……

实际上是去洗脸整理衣服去了。按照中东那个古老的苏菲教派的九型人格说——她属于动力十足的三号(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偶尔听她自己总是嘀咕着)每天都处于停不下来的状态。

当天下午,橘子来鹊城的时候,脑袋上没有像往常一样顶着一个像原子弹一样的爆炸头,她也没有点那杯只有心理疾病患者和活腻了的人才会点的你不倒谁倒。她如往常周末那样,飘扬着乌黑亮丽的秀发走进门来,然后就像个浑身透漏着清新气息的小瀑布一样坐在我跟前。

我们就说了几句话,她说她受够了经理助理这个职位:放着屁都让我记一下,害的老娘都没时间看《绝望主妇》。

我愣了好久后挤出三个字:晚上呢?

她说:屁多到晚上都写不完。

还有,每次写的好了他说不行,写的不好了他说行,就像是每天让我去楼下买他最爱吃的香菇鸡丝包,每次鸡丝熟了他说没熟,鸡丝没熟他说熟了,我都怀疑是不是等我前脚走他就钻进厕所吐到肠子都快要出来为止……..

橘子一遍吃着花生一遍喝着啤酒,一遍又一遍的抱怨着,我为了不让我的脑袋早点爆炸,就逃离了那里,跑到了老姜跟前,这种情况必须得找个人核实一下到底是不是橘子的又一个春天到了,其实照实说也不是什么又一个春天啦。先分析情况几乎没有情况属实的理由,当然情况不属实的理由如下:

(一)他的经理不可能是她的春天,如果是的话,不是她疯就是她的经理疯。

(二)橘子绝对不可能和她的经理有一腿,因为大家都最清楚不过的是,橘子深爱这一个男人,她为了他才不远千里从南方来到这个海滨城市。

橘子深爱的男人是她大学暗恋四年的男生,播音主持专业的,现在在当地电台当主播,上的是夜班,并且周末还加班,而我习惯在晚上或者周末的时候才去老姜的店里坐坐。所以,我只在鹊城见过他一次,并不熟,虽然我和老姜都不是用电台来打发生时间的人,但是对于她暗恋的男人不论是样貌声音都记忆犹新。

那小子或许只是把橘子当做妹妹,但是每一次橘子都把他对自己的宠溺都当做是男神对自己无限的关怀。

我记得那一天,橘子挽着他的胳膊走进店里时,整个屋里的阴暗角落都被这个家伙照亮了。那个南方小伙子长着阳光帅气逼人,老姜说他承认,他的阳光就像是正午十二点的太阳一样,无论是夏日还是寒冬,都像是要把人融化一样。

橘子那天依偎在那个男生臂弯里,跟我们说她原先是一家报社的美编,有时还会扛着相机到处跑,拍一些新闻照片,因为她喜欢摄影,自然也很喜欢那个工作,从她的眼睛里将世界定格会有一种留住幸福的感觉。

橘子撅起小嘴儿抬头看着那个男生,假装生气继续说:就是因为你,非要跑到这里来,让我觉得丢了幸福,所以我才跟来的。他的衍生柔情似水,对那个男生含情脉脉地说:你知道吗?你离开我,我一个人待在南方,每一刻都在想你。

从取景框里看到的风和日丽,我会想起你。

从取景框里看到的乌云密布,我也会想起你。

你离开之后,我第一次从那些被定格的照片中感到时间在溜走,我感到很害怕。

所以我觉得我离不开你了,离开你,一切都会被时间偷走……

所以,我跟来了……

那天,我和老姜都被这两个人酸掉了大牙,彼此都感觉自己的人生不太如意。原先觉得凑合的爱情观,在橘子的一番刻骨铭心的话下,被碾磨的不堪入目,我们只好悻悻的跑在一边,一边看着那两个人一遍拼命的喝酒,所以,后来我们看到她在游客留言本上的那段话时,根本就没有把它与分离联系起来,还寻思着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诗人呢,虽然她只是一直沉醉在自己一厢情愿的想象之中。

他将自己的脑袋烫成一个原子弹之前的某一天,我看到她一个人坐在鹊城的角落里在旅客留言板上写写画画。

我踮着脚尖走到她跟前偷看,被她的虎脸给凶回去了。

等她写完,我和姜山便赶忙取回来偷偷翻看。

然后找到零零碎碎的一段话:

我希望你告诉我所有真相,将我放生,放回海里去。

因为我本来就是一条鱼,之前以为你是我的海,却发现我傻了六年的时光。

我会游到一个不会很遥远的地方,看不见你就行。

然后去拥抱一个碧蓝的世界,就像是当初你给我的那个怀抱一样。

大海会将我的骨头化掉,在茫茫的碧海中沉淀又涣散在浓密的空气中。

然后变成雨,然后变成插上翅膀的雨的微粒。

在散场的影院门口,降落在一小片瓦砾上,让我悄悄躲在你看不见的屋檐下。

就那么流淌下来,如同流淌不完的泪水。

在五光十色的雨光灯影李我化身为泥,黏到行人的鞋跟上。

一路风干成坚硬的石头,被路人辗转的脚步碾成粉末。

然后蒸腾成跳跃的灰尘,飞扬入天。

与另外一个世界的雨粒牵手在空中腰变成彩虹桥的一部分。

那个时候,你会看到全世界风和日丽。

在一次见到橘子,我就翻出留言板跟她讲大道理:不要太煽情,不要太红楼梦了,好不?她只是笑着看着我不语,那是觉得她的笑就像是每一根深深的刺扎进我的心脏,快要窒息一样!她没有像之前一样给我一个虎脸,而是默默从我手中拿过留言板,走出鹊城,在那一片碧蓝的海边站到了天黑,直到夜晚的灯光亮起来时,我才听到她泣不成声的抽泣。

后来的故事,也没有多么惊天动地,橘子每天都会去听电台,那个男生是主播,有一天晚上听到,那个男生在电台里给自己的女朋友求婚了,粉丝和听众们都纷纷回电说要开嘉年华party,橘子照常默默的过完了一夜,第二天就给我发来邮件说:我要去旅行了,这次真的是一个人,你喜欢的纪念品我都会给你带回来的…….

橘子走了,她选择了做一颗温柔的子弹。这个故事结束了,好像也没有结束,说不定在异国他乡的旅行,她会遇到彼此都心仪的那个他,好让她这后半辈子的爱情真正圆满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