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照相机

文君姑娘

最近的一部剧《欢乐颂》火了,因为五个女人,她们有着性格不同,工作领域不异,家庭背景也不一样,而因住在一层楼而相互认识,最终成为了生命中比较最要的一员,想起当年的我们,五个人合租住在一起,由刚开始的你是谁呀,变成有事你就打电话,不管在哪都过来陪你!

你我都说再NB的日子也比不过在一起SB的欢乐!

我们这个有点像安迪又胜过安迪的吴文君,她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同学,好朋友,我们像人们说得那样,在一张床上睡过,穿过同一件衣服,还见过彼此的父母,熟到互相损却还能愉快地在一起的地步。我常常对她说:“要是你是个男人的,老娘就打算追你了。”她却说:“你一女的,能不能给姐矜持点,别在外面丢脸行不?”然后,我们哈哈大笑而过!

她在全国的商铺都会使用的pos机,银联商务工作,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了,从中行辞职就去了银联,经过五年的摸爬滚打已混上了副总经理的职位了。她平时在工作中完全是一御姐的形象,记得有一次我们大家组织一起外出去旅游,在快要出门时,她的手机响起了,一听就是客户的电话,她那声音,真是强悍到足以让人捏死一只象的节奏!她淡定并态度强硬地回答对方:“请叫你们的老总来跟我谈,请记得准备好相应地文件不要到时又勿忙地准备,我们大家时间都很宝贵哦,OK ?”只听见她在电话的这头振振有词。不过,话回来了,她为了工作也是特别地拼,她能在凌晨四点起来上厕所时把昨天忘记写的工作总结给发过去。也能为了搞定大项目连续工作三天三夜,不合眼。在她公司大家都把她当男的,尽管她是公司唯一一个女生。

不过,她目前都还未嫁出去跟她在工作中的强悍没有半毛钱关系。而是因为她的成熟,她始终相信: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她的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仅有的一个,她的大学学长我们都叫他涛哥,请我们吃过一次饭,是典型的IT男,话极少,除了编程就还是编程的世界里,我等凡夫俗人无法理解。世间就是如此奇妙,他们居然能走在一起,也是个意外,不过他们分开时也是够奇葩,因为工作需要涛哥去日本进修二年,也就是这段感情至少要在两年后才能结束异国恋,当时涛哥就把机会交给文君选择,如果她不想异地,涛哥可以放弃这次机会,涛哥一直都觉得能遇上文君是他这一生最确定的事。可文君却觉得这个外出进修的机会太难得,当时她在中行时想要申请去进修都是奋战了三个月的,却还是以一分之差失之交臂。可想而知,外出进修。她没有过多地思考:“我们分手吧!或许两年后,我们的世界与圈子就会大相径庭了,我不应该自私地为了自己而不让你去学习。如果两年后,你未婚,我未嫁,我们就一辈子在一起!”

听到分手的涛哥再也无法淡定地坐在电脑前敲键盘了,打来电话问我说:“文君要跟我分手,拜托你帮我问问是不是为了不为难我,而做出的决定,还是她找到了更好的人。”听着涛哥那着急且想哭地声音说话连标点都省略的着急速度,我第一次觉得:哇,今天他的话好多,原来涛哥的口才也是不错的。回到家看到文君在房间里没有玩手机也没有开电脑呆呆地坐在桌前那发呆地神情,看着都让人心疼,我走过去,没有开口问什么时,她倒先告诉我她提分手的事。第一次觉得再多的语言此刻在她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还是一个紧紧地拥抱更能给人安全感!

后来,她把五年没有休的假期全都休了去旅游。她公司的人都嘲笑着她说:“工作狂开始会享受生活了。”是啊,她就是太不会享受生活了,才会过上如此纠结的人生,明明就是喜欢得要死却还要假装出一副一点儿都不care的表情。

涛哥出发那天她没有去送,只有我去了,但涛哥在登机前眼睛还是一直望着外面进来的人群,人很多,就是没有等到你想等的那个人。在我快到走出大厅时,收到在外旅游时文君发来的信息:“麻烦你跟他说,我已经不爱他了,也受够了他的幼稚,我已遇到了自己的心仪的对象,希望他也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对象!祝一路平安!”本想叫住涛哥的,结果他已走远听不见,我就把信息将原话给他转发过去了。待他看到此信息时应该就在日本了吧!

就这样,两年过去了。吴文君已是总经理了,事业一直是蒸蒸日上,还利用业余的时间开了间小店,日子过得还算充实,惟一不算愉快的事就是年纪来了,逼婚就成了自然而然地事了。她总是把相亲当过场,或许是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她却恰恰不想将就的那个吧!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总会有些人从你的生活里走了,就不再有瓜葛了;也有些人从你的生活里走了之后再度回来的。就像涛哥。两年后的涛哥从日本进修回来了,回来自然会有接风一说,实则是想把这些关系重新建立起来罢了。我和文君应邀去了,在去的路上我们想了如果他带着女朋友来,下次就单独约他出来暴打一顿,如果还是一人就把他搞醉,骗上床。啧,真是邪恶地想法!这真是两大剩女所能想出来的最佳方案!

当我们推门进去时,没有看到一个女的,除了我们俩,倒是一群男的围在那里谈天说地的。只见涛哥刷地一下起身,还是呆呆地看着我们俩,就像当初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模样,不过,时间老人很伟大,将他变成了一个更成熟更有担当的男人了。很正式地跟我们握手后还给我们一一地介绍他的那些优秀同学,果然优秀人的身边都是一些优秀的人,关键还很帅。正合本小姐心意,我推了推身边的文君说:“今晚我要好好地玩玩,涛哥果然是值得信任的一人,你照顾好自己哈!”“你说什么?”文君像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

那一晚,我只顾着玩自己的,完全没有空理会文君,果然先人说得没错,见色忘友!我记得好几次她都想跟我说话,可我正玩在劲头上,无视了。后来,我就看到他们坐在一起聊天了。

好久不见,两年过得好吗?涛哥先开口问

还好,就是工作有时会忙一些,你呢?在日本的两年过得很充实吧!

一般,再充实的日子没有你的存在四处都会泛着空虚的味道。我知道你一直没有男朋友。

呵呵,人总是孤独的时候多,陪伴的时光总归是少的。

我知道,在这两年里你失去了你最亲的妈妈,抱歉没有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陪你在身边。因为节假的原因没有从日本到国内的机票了,当时也是项目的最关键的时刻,sorry ,话现在说太多也无法弥补你当时的难过。

没事,都过去了,这点我还是扛得住的。我总得自己一个人成长。

你总是这样假装坚强,把微笑给了别人,泪水留给自已。我希望从今后你都可以不用坚强,因为有我在!

涛,你值得拥有更好的,两年后的我们,或许做朋友会适合。或许有家世的女孩至少可以在你今后的事业上助你一臂之力,而我,不能。我已是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了。

就算我的事业再成功,没有了你,那有什么意义呢?君,我两年里,我不再像以前那般幼稚了,我懂得了感情里除了陪伴还要共同成长。

你知道,我的家庭情况不是很好,你我都知道,婚姻要门当户对!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办法平行!

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不在乎,我的父母也不会在乎的。他们都是开明的父母,相信我,他们会喜欢我一样地爱你!

可是,有些事,你永远不知道!

“君,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了吧!”我说。文君说的有些事,涛哥永远不会知道的是,当年,就是涛哥的父母找到文君,说不能成为他们儿子事业道路上的绊脚石,文君才被迫与涛哥分手的。

回去的路上,我问:“看你们聊得好欢快呀,怎么样,打算复合了吗?”“没有,人家值得遇见更好的。”文君说,“那你把那么优秀的人转手送给别人,你不心痛呀!”“成全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爱!”

就这样,时间一晃又是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里,有的人结婚了,也有的人恋爱了,也有的人一层不变,就如涛哥和文君!

他们又恢复了朋友的关系,会聊微信,会上微博,也能在节日里收到彼此的祝福!在这一年里君的工作经常要去出差,而涛哥永远都是去接机的那一个,不管凌晨还是半夜,一如继往!

他们的关系有所进展还是快过元旦时,涛哥外出做项目因为答应了我们一起跨年,而连续工作了十几小时,因为天气的缘故而没有航班,他就向同城的同学借了一车回来,可能是因为太疲劳,发生了车祸,待到救生员赶到时,找到他的手机拨通了君的电话,“你好,请问你是这个电话的老婆吗?你老公发生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抢救,请你马上来!”君一听就知道是诈骗电话,关掉了继续睡,直到第二天,被电话吵醒了才知道涛哥真的出了车祸。

待到她赶到医院时,涛哥已在ICU房中躺着了,文君站在病房外望着病床上的涛哥时,她发了条朋友圈,记得她曾经说过,一般自己发朋友圈要么是很开心的事情,要么就是心情很down,我想她当时发的那条:明天和意外,我们真的不知道哪个会先来,趁那人还在,赶紧去追,去爱!

三天后,涛哥如医生所说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文君在床边的凳子上睡着了,这是涛哥分开三年多时间里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并且安静地看着文君,他发现,所爱之人还是当初的那个人,除了成熟些了还有就是更加魅力了。

“你醒了,疼吗?” 这是几天来她最想表达的语言。“不疼了,还好,你怎么在凳子上睡,冬天这多冷呀!”或许,这就是最深爱的人吧,不管在何时何地都会为你考虑与担心!“不会,你把我吓死了,要是再晚些送来了,你就……”她哽咽地再也没法说下去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擦了擦那激动又带着些幸福的泪水说:“等你出院了,我们就一直一直在一起,管它的所谓不配!”涛哥笑了,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

可能,在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会想要有最佳时期出现了才会做某些事,可是,生活中处处有存在着意外,有些人和有些事,并不是等到我们准备好了才去做,而是做了就会是最佳时期!

就这样,在临近春节时,收到了他们的喜帖和喜糖,喜帖很特别就像他们一样,喜糖很甜如我们的生活总是会有甜的时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