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式建筑间的街道

爱情,没有愧疚

“你很好啊!”,“可是,爱情没有愧疚”

——题记

一双深邃的似乎要把这个世界看透的单眼皮眼睛,直挺的鼻梁,微翘的嘴唇,最有特点的是他那往前参差一格的小门牙,单薄的小身板,在瑟瑟冬风的平安夜里看见这么一位老乡拎着平安果,在昏暗的学校路灯下,只觉得他那略带青涩的笑容跳跃着亲切,在外省上学又多了一个伴,真好。

“你叫什么”小音问。

“你好,我叫饶宇”

“你怎么找到我的”

“上次老乡会你没来,我在老乡通讯录里看到你的”

“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快乐”

“这么冷,要不带你走走我们的学校”

“好啊,江西这地方的冬天确实比福建冷多了”

他俩一前一后地走着,小音边走边回过头向他介绍学校的泽人园,厚德园等,路过学校食堂时,顺便问了句“冷不,要不去二食堂喝点热的,就当是我尽个地主之谊好了”

“好啊,不过先说好了得让我付钱”

“应该得尽地主之谊的付,对不对”

“不对,作为男人应该的”

“现在不是讲究男女平等吗”

“没错,可是对于付钱这项来说不存在这说法”

“你这是谬论,说这么多,渴死啦,我不管,在我学校就我来”

饶宇终于摊了下手做妥协状,边喝热饮边聊,小音得知他是理工大学学机械电子的,和自己一样是大一新生。

命运就这样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小音从此多了一个老乡,连她也没想过,从此之后,饶宇对她不仅仅只有老乡的情谊,而小音并不知道。

小音和饶宇就这样不远不近地联系着,偶尔通通电话,聊聊qq,散散步。

  二

又一个学期开始了,开始的一两个星期里基本没什么课,饶宇打来电话说:“ 小音,有空吗”

“嗯”

“去森林公园逛逛怎样”

“ok”

“我现在已经在去你学校的公交车上了,到了校门口call你”

“好的,我先去图书馆遛一圈”

小音正穿梭在书架面前,找寻着《盗墓笔记2》的踪影,裤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掏出来一看,才猛然想起答应了饶宇一起逛公园。

还未到校园门口,饶宇已经远远的就开始招手了,手里还捧着两瓶绿茶。

“等很久了吗”

“没,刚到一会儿” 顺势把绿茶递给了小音一瓶。

那些喧腾的车流,压着天的电线,扬起的尘土在进入森林公园的一刻起统统被葱葱郁郁的绿色取代,这里一年四季长青,完全没有一个冬天过后留下的萧索,即使会落叶的白杨,此刻也在吐露新芽。

“刚放完一个寒假,怎么样,红包领了多少呀?”小音随意打开一个话题

“都已经老大不小了,哪还有红包!你呢”

“我比你幸运,我老爸老妈说只要我还没出嫁,都算小孩,当然有红包啦”

“你爸妈希望你嫁个什么样的人”

“不知道,没问”

“那你自己呢”

“呵呵,现在还在上学,没想那么远呢”

“现在大学生大家都在谈恋爱了,你怎么想的”

“没想什么,好好读书呗”

“就没想过谈一场恋爱啥的”

“没” “那你对大学生谈恋爱怎么看”

“挺好的,学习爱情两不误”

“那你为什么不想”

“不想就是不想,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你瞧,前面那座亭子好有特色,我们过去歇一会呗” 小音指着亭子,然后跑了过去。饶宇站在原地,想要无关者知道的激动,却更想让有关者知道的冲动,以及未曝光时的紧张都被小音的回答给揶了回去,说还是不说,算了,先这样吧,饶宇在这个早春叹了口气。

  三

又一个干燥的深秋的天,枫叶并不清澈的味道,饶宇说:“你们医学生太忙了,不是做实验就是写报告,要么就是考试,要是这个周末你还没空,我都打算去向你们校长反映学校虐待学生了”

“这不是出来解压来了吗”

抚河并不秀丽,河水带着泥浆有点像发霉的却还沥着水的腌菜干 ,一片叶子在风声下沿着小音的额头飘过去,光的另一面饶宇哑哑的影子,眉目含混。

“怎么不说话”在抚河的小道上走了许久,小音问了一句

“你不是也没说话”

“对了,我们不久要下临床实习,大概就这一两个礼拜”

“去哪”

“我通过了广州中山大学一三甲医院的面试”

“去多久”

“大概一年”

又是许久的沉默…….

“要不我请你吃顿饭吧” 饶宇说

“不用了,最近去实习,有许多材料要整”

走着走着就走回了小音的学校,饶宇看着小音进校门,又大喊一声“小音”

“嗯,什么事” 小音顿了下,回过头

饶宇飞奔过来,从书包里颤抖的掏出一盒德芙巧克力,低着头:“我喜欢你很久了”

“我不爱吃糖,你还是收回去吧”

“不,请你一定要收下”

“你…….” 小音只觉得头晕眼花,不是喜悦,不是愤怒,只是在难以置信中手足无措,慌乱的又把巧克力塞回给了饶宇,“我说过,学生时代不谈恋爱”,然后慌不则路地往前跑。“我知道,我会等你的”饶宇的话语拉长了几个分贝在校园回荡。

  四

转眼,已毕业两三年。小音再见饶宇的时候,时隔这么久,大家都还是老样子。饶宇还是那副单薄的小身板,咧嘴笑时仍露着那往前参差一格的小门牙,在世纪海鲜城里,一个劲地说:“多吃点,多吃点”

“你怎么不吃呀”

“看你吃饭就觉得很幸福了”

“多年不见,怎么别的没学会,光学会贫嘴啦”

“不好吗?”

“还是正经点比较好”

“你不觉得我们之间就是太正经了吗”

“朋友之间还是正经点好”

“可我不想和你当朋友”

“但是我一直都把你当好朋友啊”

空气里轻松的氛围顿时凝结,密布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凝重,小音刚夹进嘴里的鱼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不知觉得拼命咳嗽。饶宇端起桌上的一杯水赶忙过来,边拍着背边说:“我哪里不好,这么大反应”

“你很好啊,可是我们之间只有友情”

“为什么就不可能是爱情呢”

“对不起”

“好啦,没关系”饶宇悻悻地笑了笑,然后夹了一只虾放进小音的碗里,小音哪里还吃得下,正起身要去结账,饶宇一只手又把小音按回了座位上,“付钱是男人的专利,你知道吗”

“我只知道尽地主之谊”

“你不会这点尊严也不给我吧”

小音看着饶宇那落寞的神情,觉得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既然如此,何必抢夺他付钱的尊严。

“怎么不说话,想什么呢”饶宇走过来,“这么久不见,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没想什么,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

饶宇看了看表,“现在才九点多,还早呢,你就打算把我扔大街上不管啦,你就这么对待老同学的么”

“那你说,你想去哪”

“你多陪我随便走走就好”

江滨的夜景,水里倒映着一盏盏苏醒的街灯、或高或矮的楼房、河边郁郁葱葱的青草和垂入水里的柳枝,还有来来往往散步的人群。风一吹,波光粼粼,里面的倒影忽明忽暗。小音和饶宇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目前的工作,生活,不管小音再怎么顾左右而言它,饶宇总有办法把话题绕回非追小音的漩涡里,此时的江滨,在饶宇的眼里无异于是一条长长的爱情马拉松跑道,而在小音眼里依旧是人们茶余饭后散步的长廊。小音并不想伤害饶宇,也不想因为此事丧失彼此五六年的友情,可是当拒绝一说出口,对饶宇而言就已是莫大的伤害了。小音看着饶宇,非常认真地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们就只能是朋友,你一直都是那么聪明”饶宇深深地叹了口气,“就让我糊涂一回行不行,这几年你的态度一直这么坚定和明确,我也问过自己千万遍,脑袋里一直叫自己放弃,可是你知道吗?我做不到!做不到!”小音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所有的安慰对于饶宇来说都是一种讽刺。

饶宇是那么一个自尊心如此强烈的人,又是那么一个优秀的人,在工作中,他总是能披荆斩棘,冲破一切障碍,得心应手地处理好每一件事,可是到了小音这,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如此优秀,身边的学妹整整追了他四五年,老天就是如此爱捉弄人,他爱她,她爱他,爱而不得,谁也不愿意放弃,就这样一直死循环。“你不要对我这么好”小音劝道,“不要为了我,拒绝身边的幸福”“可是你怎么就忍心拒绝身边的幸福”饶宇的反驳来得如此猛烈,毫无预兆地一把将小音攘入怀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好似他一松手小音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小音使劲地挣扎,拼命地挣扎,居然被禁锢的无法动弹……“我……没……法……呼……吸……了……”饶宇听着这费劲的几个字,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连忙松开手,“对不起,你没事吧”

“你什么时候学会耍流氓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无法控制自己”

“对不起……”小音说完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饶宇站在原地,一颗冰冷的泪珠狠狠地砸在地上……

这一晚,他们两个都失眠了,饶宇一遍遍的劝自己放弃……小音一遍遍地说对不起……

你很好,可是爱情里没有愧疚!不能因为你爱我而无所顾忌地享受你对我的好,这太自私,所以愿你幸福安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