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眼镜

一个转角,蔷薇绽放

他,苏格,一个低调,又拥有大男子主义的阳光男生;

她,尚孟,一个活泼,内柔外刚,还敢于追求的姑娘。

如今,他们跨过了相遇,在相知的路上,越走越远……

“好了,自由活动吧!”体育老师宣布完后,便向办公室走去。

尚孟坐在足球场的边缘,面向篮球场,努力的寻找着他的身影。每次都这样的偷看,所以很快便锁定到了他。在那群人里,他,总是那样的突出。敏捷的反应,行动的迅速,固若金汤的防守,游刃有余的进攻,标准又帅气的投篮姿势。然而对于尚孟来说,他最突出的,还是那特有的气质,独一无二的身影。

还记得那次中午,尚孟同两位朋友走在去吃饭的路上,途径篮球场,尚孟早已习惯了,每次路过都寻找他的身影,那次也不例外。“苏格怎么一个人在那打球啊,看着傻傻的样子。”尚孟望向声音的发出者,摆摆手,笑着说“你们俩去吃饭吧,我去找苏格玩了!”

尚孟总是这样,看见他就想奔向他,仿佛一切都不再重要,甚至连吃饭也会忘。她记得他说过,打篮球会忘记一切烦恼。她会乱想,想他发生了什么,直到他说“一个人的练习,进步才会更大”她才会放下那颗悬着的心,微笑地看着他在篮球场上投球、奔跑的模样,偶尔会为他捡一次球,就算她一身行头与篮球场的氛围格格不入,她也喜欢在那里陪着他,即使他不需要让任何人陪伴,但她还是愿意。他很守时,总会问他几点了,然后说到几点再走,直到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他总会站在三分线以外的地方问她“你猜这球会不会进?”,而她总是很想让时间慢下来,她很想说不进,因为这样他还会再投,直到完美结束,这样她或许会多出一点时间和他在一起,但她又那么想说进,因为她希望他成功,她喜欢他自豪感被满足的模样。所以她总会犹豫一下,嘴角自然的上扬,然后大声地回应,进!

尚孟想到这儿,脸上不经意间挂满了微笑,然而回归现实的她却越笑越苦涩的想哭,锁定苏格的那双眼睛渐渐被雾气遮住。也许眼泪是唯一能够证明内心还存有难以割舍的物质,而那些快乐的过往,早已褪去鲜亮的外壳,在黑暗的角落里,逐渐黯淡下去,黯淡下去……

那一天,她苦着脸低着头轻轻的说:“其实我觉得我挺听你话的,结果,你连我的一点任性都不能接受。”他看着她,突然不知所措,她抬起头望向天空,让闪闪的泪光紧紧的锁在眼眶里,直至被风吹干。她扯了扯嘴角,生硬地说“好累”。他忽然有种被利剑刺心的痛,一向不远低头的他,半天吐出了一句“对不起,是我太敏感了”。她望向他“谢谢”,却也转身离开。裂痕就是这样,一不小心产生,却没有人可以有一点点的办法将它抹平。

正如现在,她只能默默地关注着他,用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方式,默默地关注着……因为她怕,怕一不小心就触碎的关系。她怕他讨厌她,因为她知道,她习惯了好多他难以接受的恶心。或许,在爱情中,习惯是一把最残忍的刀,可以让一个人宁愿这样逃离,也只是为了守护彼此间仅存的美好。

尚孟起身拍拍身上的草,行尸走若般地走着,和他在一起玩耍的每一幕都在脑海中无限地播放着。她喜欢他安静时像个孩子的摸样,喜欢他脾气一上来说走就走的倔劲儿,喜欢他被她调戏时无奈的摸样,她就是喜欢就连生日快乐都跑调,也没嫌弃她的他,她喜欢他唱歌时耐心的样子。没错,她就是喜欢那个阳光、大男子主义的他。只可惜她就是懦弱,懦弱到把感情藏起来,就连苏格这个男主角都不知道。“如果你能主动一点,只要主动一点,我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在你身边做个活泼幽默的女子,不再躲藏”尚孟在心中暗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篮球场,只是路过而已,她又习惯性的寻找他的身影。那一刻,四目对视,她匆匆的避开了那道令她心跳加速的光,而苏格却是紧紧的盯着他的身影,一刻也不曾错过。

“尚孟!”“嗯?”尚孟抬头看向挡住她去向的人,是他,一个尚孟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的人。然而。为了在篮球场多停留一会,为了再体会下那虐心的感觉,为了有那么一丝引起苏格注意的希望,她回应了那个人。

同苏格打球的一个朋友,看着皱着眉,带有失落神情的苏格,故意大声地对另一个人说“这男人啊,就应该勇敢一点,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不要那么畏畏缩缩,一来啊,是让人觉得你没男子气概。二来是你自己难受,然而最重要的,是你最后什么也得不到,幸福总是自己挣来的。”苏格听到这些话身子有些僵硬,“再补充说句,我觉得主动点儿挺好,因为你的目标是你真心喜欢的,女生往往被动。被动的只能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主动出击,才无怨无悔。”

苏格回头看向故意劝他的朋友,又看向尚孟。此刻她正穿着自己从来不喜欢的颜色,竟然能神采奕奕、笑靥如花的站在那里,和她讨厌的人谈笑风生,这种改变让苏格莫名的憋闷。他的嘴抿成一条直线,大步的向尚孟的方向迈去。

“啊!”尚孟尖叫一声,却是安然无恙。真巧,那个差点砸到尚孟的球被苏格一手拦下,他拉着她,带着些许怒气。而她。沉浸在了他给她的安全感里,和曾经他们夜晚在外迷路时,他坚定地对她说的那句“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学校”一样,让她莫名的踏实;想他们过马路,他看到了飞驰的汽车,用手臂使劲挡向她时那样欣慰。但她绝对不是小猫,不是一个人说拉就可以拉走,说甩就可以甩掉的,所以,她准备挣扎。

“你干什么啊!”尚孟站在篮球场外的一个角落,蹙着眉,抚着手腕,嘟着嘴说。在他面前,她似乎总是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像一个对自己男友生闷气的小姑娘,连说话都带有撒娇的成分。

苏格盯着尚孟“你不打算理我了吗?”,尚孟低着头。没有回复。他认真地说“你不能就这么和我绝交!”,尚孟愣愣的看着他,突然有种莫名的委屈,她撇撇嘴,没有说话。他接着说“你对我很好,我知道,如果你就这么离开我,我会觉得特对不起你!”。她从没想过离开,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他看她没有说话,不禁更急的说“你能不能说话啊,你骂我也行啊!”。她听着他的话,心一点一点被触痛,她强笑着说“我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其实,我不是一个爱低头的人,我知道,你也是,其实来说,真的,挺听你话的。”

她强收的泪水终于滚落,她用食指快速一抹眼泪,假咳一声接着说“我和你其他的朋友不一样,你能够包容我吗?”他看着她,此刻的她再没有曾经的霸道模样,甚至被包围着淡淡的忧伤,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心疼,自责的说:“对不起,是我太自私,我不愿接受别人的意见,是我不爱关心人”,她听他这么说忽然感觉揪心的痛,在她心里,他很好、很好,她不想他那样说自己,可她又感觉委屈,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错,或许谁也没错,只是两个人的习惯不同,性格不同,也许只要彼此多体谅就会好,想到这儿,她抬起头对上他的双眸,微笑着说:“还记得咱们怎么亲近的吗?”他点点头,她接着说:“那时你说从此以后我是你的lifefriend,你还说你定义的朋友很少,你知道那时我有多开心吗?”他勾勾嘴说:“没办法,谁让有个女生总是用一些办法,让我感动的想泪奔”。

她噗嗤一笑,气氛已有缓和,“还记得我教你的拍手方式吗?”,他说“当然了!”,她伸出右手,他用手背碰了下她的手背,用手心拍向她的手心,最后当两人的拳头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笑了,异口同声的说“朋友!”,她说“喂,以后……别那么敏感了,”他说“嗯”,她欣慰的笑了“好啦,去玩球吧。”他笑着摆摆手,心情顿时大好。她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笑了,终于等到了他主动,她在心里无数次地说过,不论发生什么,只要他主动了,一切不好都会冰释前嫌。

夜晚,他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登上QQ,他在联系人里点开她的头像,看着她的资料忽然一愣,资料还是原来的资料,可他怎么又不知觉的点开了。“噔噔”“在吗?”收到消息的他心一紧,所有的思绪又聚集在了聊天中。

第二天早上,她走进自习室,首要便是搜索他的身影,然后向他旁边的空位走去,他看见她突然回过神来笑了笑。她看他六神无主的模样,拿过他手中握着的手机,和往常一样,她将手机递到他面前,他看向她和往常一样解开指纹锁,而和往常不一样的是,他犹豫了一下,她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

她看着他QQ中最近联系人里新增的头像,不安的感觉愈发的强烈,她深吸一口气点开聊天记录“在吗?”“嗯”“在学校怎么样?”“挺好的,你呢?”“我也挺好,还单身吗?”“是啊,你呢?”“和你一样~”……尚孟看着他们的聊天记录,苦笑了下。一夜之间的一百多页记录,尚孟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完的,只知道平时和她聊天向来找不到话题的他原来也可以那么热情的引着一个又一个的话题,只知道不论何事都准时二十二点半睡觉的他原来也可以熬夜到第二天。

尚孟把手机还给了他,她知道那个让他舍不得下线的人是他一直暗恋的女孩,一个从初中遇见她就一直牵动他心的女孩。曾经,尚孟试图从他空间里找寻关于他的一切,以便更了解他,然而,在尚孟浏览了他几年来所有的动态后,她除了寻找到了他心里深深埋藏的女孩外,就再无其他,也就是从始至终,他只为那一个女孩真真切切的牵动过心、更改过动态。一个让他连她毕业聚会的去否都会辗转反侧的女孩,尚孟又怎会不知道,那个女孩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

作为朋友,尚孟只能鼓励他“喜欢就去追啊,看你们的记录,我能体会出来,她对你也挺有心的,相信我,我是女生,了解女生。”尚孟看似风轻云淡的说,心却在滴血。苏格抬起头应上尚孟那双看似坚定的双眸,忽然有一刹那的恍惚,“嗯。学习吧!”,她笑了笑,翻开课本,他看了看她,翻开课本,俩人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连续几天,尚孟都在刻意的回避着他,她一点也不想知道几乎已成定局的一切,他需要时间,然后,继续在他面前表现成好朋友的模样。

是有缘还是不巧,在这个时候独自漫步的她,邂逅了刚从外回来的他。看他笑得那么开心,她笑了笑,心如明净的问“表白成功了吧!”,他收起笑容。摇了摇头。她一惊,却是松了口气“没事,没成功就没成功吧,我这个朋友还在呢!”,他看向她,笑了笑,她继续说“记不记得我说过,不论怎样,至少还有个我惦记着你呢!?”,他笑着说“记得,你说过的许多话我都记得!”,她听的有些错愕,却也是心花怒放。他接着说“我不是表白失败,我是没表白”“为什么”“因为有一个女生,轰轰烈烈的闯进了我的世界,一不小心,她的一切就牵动了我的心。最近,她想悄悄地走出去,我怎么可能放她走,更何况,我的世界只给她开了一个入口,出口早就被我堵死了!”。

他看着傻楞的她,不仅用右手抚向她的头发,他心跳加速,似乎那颗心能出他的身体里蹦出来,可他必须勇敢,不然谁会把幸福送到他手里?说出来也是轻松,他深情地望着她“她,就是你!”,尚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那张凑过来的脸,一点,一点的被放大,她的心跳史无前例的加速到最大,快速流动的血液,冲的她脑袋发蒙,几乎晕厥!“你、你、你还想不想做朋友了?!”“不想!”,尚孟感受到嘴唇传来的温度,大脑顿时空白,却也拥向他,一个她爱的人。而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只是,他需要确认,确认他爱她,确认他想和她携手走完一生。

爱情悄然而来,也不曾离去,总会在你最感模糊之际,触手可及,就像一个转角,盛开的蔷薇,需要细嗅、需要注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