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排胶卷

青丝长长长相思

我爱雪山,那样纯洁,那样干净。

可惜,我为了得到自己所要,扔下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从此,我再也没有快乐过。

  ——题记

我是一个爱听故事的人,也听过许许多多的故事。有的故事平淡美好,有的故事跌宕起伏,有的故事悲悲戚戚,有的故事耐人寻味。但是我喜欢隔着屏幕听故事,虽然文字冰冷,但给我丰富的想象空间。

那次偶然,我遇到一个女生,她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干净。干净的五官,干净及腰的长发,干净的着装,干净的眼神,连脸庞上挂着的泪珠,都让人觉得像是雪山上的融水。“我想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可以吗?”她含着泪问我,我实在不忍心拒绝。

咖啡店里的灯光太过昏暗,不过正好,她的表情若隐若现。她缩在角落里的沙发上,长发凌乱的盖在脸上。她细致地整理了一下,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叹了一口气,缓缓拿出一支烟点上。我略带诧异的看着她,“怎么了?”她嘴角噙笑。“只是没想到你,还会抽烟。”

“也是刚刚学会。”她的笑容如同水墨丹青一样在她干净的脸上晕开。

“讲吧,我会好好听着。”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讲这个故事,这么久以来,我终于释怀。”

我叫董苒。我父母经营着一家公司,家境优越,我从小无忧无虑。父母把我保护的很好,所以我生活的像城堡里的公主。也曾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也曾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我纯洁的不谙世事,快乐的没心没肺。高中以后我顺利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为了让我体验生活,我的父母在暑假把我送去他们旗下的公司里实习,就是那短短的三个月,我认识了一个男人,也改变了很多。其实认识男人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从小众星捧月,周围并不缺少追求者,但是18岁的那年我情窦初开,所以,我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了那个男人。

他是我实习公司的市场经理,当时我去实习时并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只以为我是一个普通的职员,很多前辈对我这个菜鸟很不客气,他也是其中之一。他叫隋阳,大概22岁一毕业就被我父母招聘来做市场部经理,算起来他也是我的学长,但是他对我并不客气,经常把我叫到办公室里批评。我从小没怎么被那样批评过,时常会顶撞他,他很绅士,尽管被我气得说不出话来也不和我计较。

你会奇怪我为什么喜欢他,他长得很帅气阳光,关键是很有能力,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尽管我总是顶撞他,他总是批评我,但是我对他还是很有好感。因为在他之前,我从没有见过如此成熟有魅力的男生。和他在一起工作一个月之后,我深深喜欢上了他。

但是隋阳他有女朋友,是他的大学同学,他女朋友经常在公司门外等他,然后两个人一起回家,他们十分恩爱。我知道我不应该太任性。但是,我真的喜欢他。欲望就像魔鬼,所以我为了他,做了一件事:

那是公司的一场酒会,因为隋阳谈成了一笔不小的生意,我爸爸专门为他准备了庆功宴。那天去的人都是名流,我们公司的人都要去参加,我也不例外。隋阳那天穿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帅气挺拔,意气风发。我站在一边喝着香槟,盯着他发呆。他突然朝我走了过来,我以为是错觉。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以为他又要训斥我,“董苒。”他叫我。“嗯?隋总。”我抬起头看着他,“你今天很漂亮。”说完他笑起来。他的笑容真好看,唇角微微扬起的弧度很迷人。我有些意外,红了脸,也痴痴地笑了起来。

那天他让我跟在他身边,他带着我在名流中游走,我在他背后看着他如蛟龙一样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来去自如。我觉得自己的眼光很好,喜欢上这样一个男生。我平时很少喝酒,那天因为多喝了两口酒,觉得有些头晕。隋阳看出来我喝的有些多了,便不再让我敬酒,可是后来我们遇见一个男人,看起来25岁左右的年纪,长得很邪魅,嘴角总是不怀好意的笑,他是隋阳最大的竞争对手。我后来知道他叫荀子陵。荀子陵看到了我们,不怀好意地走上来。“听说隋总又做成一单大生意。”荀子陵摇晃着酒杯笑着说。“过奖,哪是什么大生意。”隋阳也礼貌的举起酒杯回应。“这位是?”荀子陵看了我一眼。“董苒,我的部员。”隋阳暗暗给了我一个眼色。我赶紧迷迷糊糊地和他打了个招呼。“不该敬哥哥一杯酒吗?”荀子陵眯着眼睛,拿起一杯酒递给我。我接过酒杯,虚弱地看了一眼隋阳,正准备喝。隋阳挡在我面前,“她不胜酒力,还是让我替她来吧。”“呦,你心疼了吗?”荀子陵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说。“别胡说八道。”隋阳立马拉下脸。我愣了一瞬,隋阳已经把酒杯夺过一饮而尽,荀子陵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那天我疯狂的灌酒,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能就是隋阳的一句“别胡说八道”吧,我不服气,要是我能早点遇到他,我想我们也能幸福。隋阳一直在旁边劝我,他可能被我的样子吓到,无奈之下他在众目睽睽中抱起喝的烂醉的我,把我送到了宾馆。这中间我记得我好像一直在模模糊糊地喊什么。

隋阳把我送到酒店后,雇了一个保姆来照顾我。第二天醒来之后我很失落,不知道是在失落什么。然后我去了公司,随便找了一份文件,忐忑不安地敲开了他的办公室。他有些憔悴的坐在椅子上。我把文件拿给他签,然后有些忐忑地说:“隋总,昨天麻烦你了。”他看了我一眼,“不算麻烦。”“隋总,我昨天喝醉了以后有乱说话吗?您千万别介意。”我试探地问。“你一直在喊你喜欢我。”隋阳扬起眉毛看着我。我愣了一下,拿上文件跑了出去。

过了一个星期,我再没看到隋阳的女朋友来公司找他。听员工们说,隋阳和他女朋友分手了。我知道我做的这件事情很不光彩,但是我想我的目的快达到了。

之后有一天隋阳突然约我吃饭,就算他不约我,我也会主动约他。“你知道我和我女朋友分手了吗?”隋阳看着我问。“我知道。”我低下头。“你知道为什么吗?”隋阳的语气有些犀利。“对不起,我……”我感觉他发觉了什么,“是我的错,需要的话我可以向嫂子解释。”我抬起头看着隋阳。

解释,解释什么?解释我那天早就预谋已久?解释我在隋阳替我挡的酒里下了药?解释我派人偷偷拍到的他抱我进酒店的照片?我知道这一切很不光彩,但是我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

隋阳好像并不知道这一切是我做的,他以为是荀子陵做的。那晚他把我送到酒店之后他也没再出来。她的女朋友想尽办法找他都找不到他,结果却收到了我的狗仔发去的照片。大闹一通之后,他的女朋友选择了离开。

但是那晚,隋阳即便被下了药,却没有丧失理智,他安顿好我之后,自己去了隔壁的房间。

好在隋阳没有怀疑我,他只是感慨商场险恶。他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我拉住了他,“我,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吗?”从小到大,那是我的第一次表白,我知道那晚的自己眼神楚楚可怜,任何人都不忍心拒绝。

之后顺理成章,我们在一起了。我告诉了他我的身份,他很意外。他对我很好,我们在一起也很幸福。我们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逛街,一起去旅游。有一次,我们去了雪山脚下,你知道吗?雪山好美,那么纯洁,那么干净,融化了的雪水唱着歌绕过我们,不染一丝尘俗。他也很喜欢,他告诉我他最喜欢白色。他说他会陪着我做我想做的一切,天长地久,白头终老。

后来实习结束,我回到学校,他经常下班后来接我,我们一起去吃饭,一起逛校园,他有时候会突然黯然神伤,我知道他想到了他的前女友。

所以后来我求我爸把他调到北京总部,我也随他一起去。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把他的一切都填满了我的影子。

我的身份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他出席各种场合的时候都会带上我,外人都说我们很恩爱。我也沉浸在他给我的幸福中,大学毕业之后我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贤内助。从来不会做饭的我爱上了厨房,他的胃不好,我便从网上学了很多暖胃汤的做法煲给他喝;我会每天乖乖地在家等他回来,每天早早起来给他做好早饭。我会在他生日前好久就开始准备给他的惊喜。可能是觉得当初有愧于他,我尽自己所能弥补他,我给了他我所能给他的一切,我的青春,我的全部。但是我感觉他对我越来越平淡,我很奇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之后,隋阳不再仅仅满足于做我爸爸的手下,没错,他的野心很大。因为这个,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我跑出了家门,在酒吧里买醉。没想到我在那里遇到了荀子陵。自从上次酒会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他被隋阳报复之后辞去了工作,开始来到北京北漂,他看到我诧异的样子依旧邪邪地笑着说:“你不用奇怪,这个结果我早就料到了。”“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我给他倒了一杯酒。“他想报复,不管什么理由都可以。所以当年他把所有舆论都指向我,把我赶出了金融圈。”荀子陵喝了一杯酒,打量了我一下,笑着说:“看来现在的你还没有如愿以偿。”“我以为自己已经如愿以偿了。”我淡淡一笑。“你以为当年你在酒杯里下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吗?”“你说什么?……”我诧异地瞪大了眼睛。

“没错,”荀子陵告诉了我很多。那次他把酒杯递给我的时候,他看到了我在里面下药。隋阳夺过了酒杯,一切看似情理之中,却可能是顺水推舟。荀子陵发现了之后,便一路偷偷跟着我和隋阳到了酒店。“我看到他抱着你走进酒店,但是奇怪的是,我看到了两个人在拍照。”“怎么会是两个人?”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几乎是叫出声来。“说句难听的,有的时候你给别人设下了圈套,殊不知是你在一步一步走进别人的圈套。”荀子陵看了一眼我,默默地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喧嚣的酒吧里毛骨悚然。

到底是为什么?到底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隋阳早就知道了?

我联系到了隋阳的前女友,她好像一点也不意外我的电话,她笑着说:“你的电话来的太迟了。”

“隋阳没有你想的那么好,他其实早在酒会前就知道了你的身份。那一晚,当我收到两个人发来的照片之后,我就已经猜到了。一张是你的人,一张是他的人,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的身份比我更吸引他,我所托非人。但是究竟是你用尽手段得到了他,还是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你,好自为之。”

原来如此。那一瞬间,我三年来苦心经营的一切全都崩塌了。可还记得那一年酒会上,他宛若翩翩公子,英俊潇洒地向我走来,一句“你今天真漂亮”让我羞红了脸。可还记得我们在雪山下许下的海誓山盟?可还记得回忆泛滥的紫禁城?可还记得这三年里每一天的陪伴与等待?可惜,焉知他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是否真心,焉知他许下的那些诺言是否真实,焉知我在他心里究竟算个什么?!挂了电话之后我到底哭了多久,我也记不清了。二十一年来,我真的从来没有哭过这么久。泪眼朦胧里我想起了荀子陵劝告我的话:有的时候你给别人设下了圈套,殊不知是你在一步一步走进别人的圈套。对,我自以为自己得到了他,结果是他得到了一切,原来我只是一枚棋子罢了,罢了。

我找到隋阳,我告诉他我知道了一切,他没有意外,他确实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也确实看到了我在酒里下药。他知道我想做的,他也知道他想得到的。所以他找人拍了照给自己的女朋友发了过去,但是他没有想到我也安排了人。所以他的女朋友知道了一切。

那一晚,他没敢去见他的女朋友。他知道,他选择了什么,需要放弃什么。所以,他放弃了对他没有用的爱情,利用我,利用我对他的爱,对他的愧疚,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野心和目的。我爱了他,爱了他整整三年啊,可是,他利用了我整整三年啊。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点?”我哭着问他,带着一点哀求。“没有,”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为什么?”我跌坐在地上。“女孩子还是单纯一些吧,我喜欢干净的女生,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染上了太多的污渍。”他没有再看我一眼,转身走出了我的生活。“是吗……”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我为了他变成了他讨厌的人,也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我看透了很多东西。

我要变回原来的自己。

我要找回原来的自己。

离开他之后,我开始四处旅游。

我回到了那座雪山脚下,你知道吗?雪山还是那样纯洁,那样干净。可惜,曾经的那些虚假的誓言已经烟消云散了。我看着那座高高的雪山,任刺骨的风穿透我的身体,我的记忆。融化的雪水流着泪绕过形单影只的我。

我曾想不再回来,就那样在雪山角度过自己的一生吧。

可是后来,我还是释然了,生活还要继续,我还是我。

故事讲完了,她苦笑了一下,端起凉了的咖啡一饮而尽。“谢谢你的倾听,再见。”她对我鞠了一躬,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呆愣了好久。

女孩,你要知道,总有一天你要独自面对生活,如果可以永远活在城堡,谁又愿意明白人心险恶,世道艰辛。

女孩,你要知道,你需要保持纯净,不要为了欲望轻易放弃自己的纯真。没有纯真,你就不会拥有快乐。

女孩,你要知道,你要知道爱自己,只有你爱自己,才能得到更多的爱。只有你爱自己,才能有尊严地爱别人。

女孩,你要知道,你不能放弃努力,只有自己的努力才是最真实的,不要依赖于别人。你要有自己的衣柜,有自己的钱包,这样,你的世界才是你说了算。

我默默祝福这个如雪山一样干净的女孩,也默默祝福全天下所有的女孩。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