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戈壁滩

你好,兔子先生

回家的时候天还微亮。换了拖鞋走到半闭着的落窗边拉上蕾丝纯白窗帘,阳光透过空气洒落进来,地面上斑斑点点。随手倒了杯牛奶,窝进客厅软绵绵的沙发里看电视,慵懒的傍晚总是让人疲倦。无心观赏别人的表演,慢慢的,世界在旋转,陷入,消失不见。

“喂,你是要一直睡到太阳都醒了吗?”

闭着眼睛似乎闻到一阵好闻的气味,坐起来胡乱的揉碎头发,我知道是兔子先生回来了。没有关注挂钟上的时间,感觉没有睡多久,只是风推着窗帘跑远的刹那发现,外面已经漆黑的看不见一切。

兔子先生顶着两只长长的大耳朵,在厨房里冲我咆哮。

“还不快起来吃饭,等着我喂你啊!”

每次这种时候,我都只有不屑的站起身,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舒展开身体每一个关节,走到餐桌旁准备大吃一顿。

兔子先生有着会魔法的手指,纤细而透明的好看。初始倚在厨房玻璃门旁,看他拿着各种工具舞蹈般瞬间做好一桌子看了流口水的饭菜,还会像傻子一样呆在原地,搞不懂刚刚发生了什么,然后被他揪着耳朵拖去吃饭。兔子先生出现的两个月,我也终于懒得去看他的魔术表演。

“开动吧!”

兔子先生摘了黑棉布的围裙,露出纯白衬衫和深蓝色肥大牛仔裤。我忍不住低头看他hello kitty的毛绒拖鞋,明显感觉嘴角停不下抽搐却还是使劲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笑的太过明显。兔子先生大声的擦着手,满脸厌恨的坐在一旁拿筷子敲我的头。

“早就告诉你换个男士专用拖鞋你不听,还敢笑我!”

兔子先生一把揪住我脸上的“苹果肉”,没有觉得疼却还是皱着眉头使劲打着他的手。很想大叫着臭骂他一顿,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快吃吧大傻瓜,一会菜都凉了。”

欠扁的表情突然消失,几厘米之外的那张脸微笑着冲我呼吸,温暖的气体打在我脸上,带着青柠檬的味道。

  2

  一定是得了失语症。

午后咖啡厅。柔软的爵士乐悠扬在空中,满是咖啡豆精心煮出来的醇香。一个人躲在角落的阴影里,点餐。陌生的服务生绅士而静默的等待我的选择。“额…啊…”突然又说不出话,像是哑巴一样咿咿呀呀错愕于自己丢失的声音。服务生俊秀的脸由温婉转变成疑虑扭曲略带不快。我只好满面绯红深深低头在菜单上寻找我的目标,正要比比划划的时候,兔子先生出现在对面的沙发上,打着响指柔声说:“两杯香草摩卡加巧克力榛仁小蛋糕。”然后晃着手示意服务生离开。

“老两样。嘿嘿。”

兔子先生狡黠的挑着眉毛,我狂拍脑袋,怎么也想不起来曾经什么时候有跟他喝过咖啡。老两样?他怎么会清楚的知道。

咖啡很快煮好。是熟悉的味道。兔子先生摘了帽子露出两只耷拉着的长耳朵。咽下的摩卡差一点吐到他脸上。环顾四周,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样奇怪的景象。

“出门的时候忘记带手机了哦。”

细长的手指夹着我的电话玩弄了半天终于放到桌面递给我。

“好像是你男朋友的简讯,我看他发了很重要的事,怕你来不及回答。”

停顿许久。我瞪着眼睛等他最后一句。他长长的打了个呵欠,又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就帮你回咯。”

我大大的张着嘴巴,下巴都快拖到地上。手忙脚乱翻看简讯记录。使劲咬着嘴唇,眼前突然铺满黑色。

  3

  坐在公园长椅,没有偶像剧中安排好的细雨缠绵的阴天。刚刚好的阳光下有温暖轻柔的风掠过,仰望的时候也并不刺眼,却还是隐隐晕眩。穿最喜欢的白色棉质连衣裙,长长的裙摆触及浅色格调系带高跟鞋。手心里静静躺着他最爱的牛奶巧克力。就这样安静的发呆,等他。此刻的我一定像极了温婉恬静的戏女,匆匆行走的过客是我的幕,阴影下的观众陪我一起等待男主的脚步。微风撩动裙摆,一定是道具贪睡才忘记了,应该有樱花雨或者彩色泡沫。

“他不会来了。”

兔子先生仰躺在长椅上,双腿伸直像是碍眼的路障。又是很突然的出现了,如果不是这样的场景,我一定会痛扁他一顿,然后转身跑远。现在的我,却像是没有力气的云朵,只剩空气支撑着我等我的他,等他回来爱我。

“谢谢你的巧克力,好好吃。”

兔子先生剥开包装纸享受着消失在我手里的牛奶巧克力,我诧异的愣在原地,光线落在兔子先生嘴角浅浅的巧克力渣滓,一刹那,所有的愤恨化作了大雨滂沱。

“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不来!”

没有意识到,这是很多天以来我能喊出的第一句话,我焦躁的擦着眼角不断涌出的珠子,定住,不知所措。

“我只是帮你回了一句,好,早就该分开了不是吗。”

所以,在我完全不了解的时候,我就这样,失去他了。

  4

  漆黑的房间不开灯。没有去看钟表上的时间,滴答滴答,是我时而中止时而复活的心跳。一个人坐在床边不知道多久,脑海空白的迎合周围静默的一切。眼泪随着兔子先生的消失消失了几天。想起这件事大概是因为肚子突然发出响声,提醒我好久不曾吃过东西了。

推开几天不曾触碰的房门,开灯。灯光却没有预想中的亮起来。反复确认了几遍,原来是停电。光脚走到落地窗边,城市安稳的睡着,稀稀落落的霓虹灯昭示着,时间很晚了。

耳边突然有一阵温暖的气体飘过,玻璃反射黑色阴影落在我旁边。我瞪大了眼睛头皮发麻心跳爆表叫不出声,响起早已熟悉的响指声,有火光开始摇曳。手掌按着胸口强烈的起伏镇定了一阵,缓缓转身。兔子先生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我的鼻尖抵着他胸口的白色衬衫,仍然青柠檬的味道。

后退,兔子先生戴着魔术师礼帽,抬头看他帽子上亮红色围圈蝴蝶结,愣愣的发呆。

“恩。饿了吧,那天的事虽然我总觉得自己做的太对了,还是跟你说声对不起吧。”

兔子先生摘下礼帽,绅士的露出两排足以“点亮黑夜”的牙齿,很好笑的样子。

响指声再响起。兔子先生大大的手掌牵着我的指尖,柔软而有力,指引我走向他身后隐藏着的客厅。烛光,红酒,美味,爵士音乐。站在桌边,仿佛是梦幻的错觉。

“咳咳…好久没吃东西了,赶紧吃吧,过去的就过去了,这也不能全赖我是吧…喂喂你慢点吃啦要噎死啊!!”

耳朵封闭不去捕捉任何字眼,疯狂塞着瓷质盘子里早已切好的牛排,没有过多咀嚼顺着食道落入空洞腹腔的碎片发出咚咚的回声。静止的空气里满是野兽一样进食的喘息,没过多久,一直以来流不出来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干枯发涩的唇边。兔子先生轻轻推过来一杯暗色红酒,高脚杯优雅站立倒映着狼狈不堪的我。我吞下不知道什么味道的液体,嚎啕大哭。

兔子先生用力扯过我肩膀狠狠拥抱我。温暖柔软的触觉疏通着我的泪腺,泪水似乎沾染了青柠檬的气味,落在舌尖,没有那么苦涩。

“傻瓜,你怎么还不醒来啊。”

  5

  睡梦中飘过来吉他的弦音。沉浸在黑暗里太久的眼睛,接触空气时还有隐隐的刺痛。太阳的光线穿过卧室窗帘打在脸上,暖暖的像散发蒸汽的蜂蜜水,香甜而让人安心。额头上铺着未干的纯白色毛巾,有着很熟悉的气息。

“脱下长日的假面,奔向梦幻的疆界,南瓜马车的午夜,换上童话的玻璃鞋。让我享受这感觉,我是孤傲的蔷薇。让我品尝这滋味,纷乱的世界不了解。昨天太近,明天太远,默默聆听那黑夜。隐藏自己的疲倦,表达自己的狼狈,放纵自己的狂野,找寻自己的明天。向你要求的誓言,就算是你的谎言,我需要爱的慰藉,就算那爱已如潮水。昨天太近,明天太远,默默聆听那黑夜。晚风吻尽,荷花叶,任我醉倒在池边。等你清楚看见我的美,月光晒干眼泪,哪一个人,爱我。将我的手,紧握。抱紧我,吻我,爱,别走。”

光脚走在并不冰凉的地板上,小心翼翼探寻着,没有出声。客厅露台传来温柔的声音,突然分不清身处现实还是陷入梦境。接近阳光的方向,是那样熟悉的背影,白色衬衫,深蓝色牛仔裤,抱着吉他恬静的唱歌。五月天的拥抱。歌词深刻而柔软。

“你终于醒来了,发烧了不知道多久。我不该那样对你的,怎么舍得真的离开你呢。对不起,你没事就好了。“

歌声停止的时候,男友听见我呼吸的响动,回头看着茫然的我。放下吉他冲上来狠狠的拥抱。晕沉沉的靠在男友白色棉质衬衫上,躲在他安稳而用心的胸口。阳光里散布着青柠檬的香气。

你好,兔子先生。终于,又见面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