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画笔

你还有我

我相信时间,一切会随着着它而平静,曾经只会是曾经,我们还有将来。——安静

安静说:“顾漠,你向我求过一次婚,那我也向你求一次婚好了。”

安静和顾漠相识于安静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那时的安静24岁,也是安静在一家不错的大公司工作的第二年。安静大学毕业于名校的名专业,学的是电子计算机,俗称IT。单看安静的外表是绝对不会让人想到这个女孩子是个地地道道的理科生。没错,安静名如其人,长相清秀,带着淡淡的文静气息,笑起来温柔,看着她会让人跟着沉静下来。但是,安静的内心绝对不是像她的外表一样柔弱,不然当年也不会不顾父母的反对选择了和一群糙老爷们一起学习,外柔内刚方是正解。

安静的公司也是IT行业有名的公司,安静在大学是个十足十的学霸,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在校园招聘中被这家公司看中,安静也就顺顺利利的工作了。这天,安静被公司急急忙忙派到与他们有合作的顾氏公司,据说是维修电脑,对于是老新人的安静来说再合适不过。安静维修的电脑是顾氏的总经理顾漠的电脑,因为电脑里的东西比较重要,还要急用,而且公司的技术人员有事外出才找到安静的公司。这也是安静和顾漠的第一次见面。

安静说:“顾先生,您好,我是维伟公司的安静,派来协助您的工作。”

顾漠说:“安小姐,你好,麻烦你了。”

简单直接,再没有多余。

安静见到顾漠的第一眼觉得这个男人很有魅力,不仅仅是出色的外表,更有的是成功人士和成熟男人的魅力,比刚出校园的大学男生多了一丝成熟稳重,却还没有四十几岁男人那样的世故圆滑,正是刚刚好。顾漠见到安静的第一眼就有好感,吸引顾漠的是安静身上的那种让人安宁的气质,对于严谨认真对待工作,并且习惯时刻紧绷的顾漠来说很有吸引力。顾漠记得当时阳光正好洒在安静的侧面,显得安静在电脑上飞快动作的手指更加的修长纤细,顾漠也记得当时的氛围美好的不像话,印证了那句: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安静,安静?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在那之后,留了联系方式的顾漠经常约安静出来。顾漠第一次约安静见面是一件高雅的咖啡厅,有小隔间,就算两个人说话聊天也不会影响其他人。安静学习好,看过很多书籍,涉猎面积广泛,而顾漠以己身之力创建公司并且经营的有模有样也不是什么普通人,而且比安静多了许多社会经历和经验。两人聊自己的喜欢的书籍,聊喜欢的运动,聊喜欢的电影,聊时事,等等。不知不觉就互相了解了许多,一个性格开朗大方,一个幽默风趣,两人正合拍。于是双方在原有的印象分上再为对方加了分。就这样,两人经常约出来,有时是顾漠约安静。,有时是安静约顾漠,有时是在书吧,安安静静的喝杯下午茶看看书;有时去看看电影,看到精彩处互相评说几句;有时去短途游玩,放松放松心情顺便赏赏景。就这样安静和大她六岁的顾漠恋爱了。

顾漠的父母对于顾漠的这个小女朋友很是喜欢,文文静静的,模样也好,性子也好,见了人也是大大方方的,早就盼望着顾漠娶进家门呢。安静的父母对于顾漠这个女婿也是越看越欢喜,是个靠得住的男人,他们可以放心的把安静交给他。顾漠向安静求婚了,顾漠说:“安静,嫁给我吧!”安静说:“好。”两人结束了近两年的恋爱,开始筹备婚礼,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

这天,顾漠去邻市出差,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晚上,安静接到电话,电话的那头有人在说:“喂,您好,是安静小姐吗?这里是**医院,您的朋友顾漠出了车祸……”安静记不清那天接到电话后是如何去的医院,记不清如何看到顾漠被推出手术室的。只记得接到电话后的那种世界都空了、静了,有的是害怕和恐惧。

顾漠保住了一条命,腿却受了严重的伤,医生说可能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顾漠一直昏睡不醒,安静每天下班就会到医院来接替看护的班照顾顾漠,给他擦擦身子,按摩按摩,最多的是拉着顾漠的手和他说话。安静说:“顾漠,你是不是嫌弃筹备婚礼太累了,所以装睡偷懒?”安静说:“顾漠,我们说好要在蜜月时逛遍世界各地的,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去才装睡的?那你想和谁去?不行,顾漠,你只能和我去!”安静说:“顾漠,你还欠我一场盛大的婚礼呢,快醒来告诉我说你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是想吓吓我,实际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安静说:“顾漠,我准备好做你的新娘了。”安静自顾自的说着,没有留意到顾漠的眼角湿润了。

也许是安静每天的话起了作用,昏睡了半年的顾漠醒了,温柔的看着趴在自己病床边的人,眼睛里除了满满的爱意却又多了一些难以辨别的复杂。安静看到顾漠醒了终于露出了顾漠出事后的第一个笑容,满满的阳光的味道,看的顾漠心里疼疼的,顾漠知道,他的小姑娘心里难过的不行却要假装坚强,他宁愿她可以脆弱些,趴在自己怀里大哭的发泄发泄。安静每天照常到医院照顾顾漠,装作没有看到顾漠在复健时一次次的摔倒和摔倒后恼恨自己无用的表情。安静只会自己躲在无人的角落呜咽,再自己慢慢抚平伤口。安静对自己说:“安静,你不能倒下!安静,你可以的!”

半年后,顾漠出院了,只是要按时到医院复查和复健。在顾漠没有醒来时安静曾想过顾漠醒来发现自己不能再站起来会是什么样的,但安静相信顾漠会平静的接受现实,然后自己努力的默默的消化。顾漠是个内心强大的人,会给予安静安全感和归属感,而顾漠内心的骄傲也不允许他放纵自己变成疯子。然而现实也是如此,顾漠没有歇斯底里的吼叫,发泄着上天对他的不公;也不会充满绝望,彻底的颓废下去。然而让安静没有想到的是,内心再强大的男人也会有脆弱的时候,顾漠对安静说:“安静,我不再完整了,我不能再更好的照顾你,我会成为你的累赘。”安静说:“我不在乎!”顾漠说:“我在乎!安静,你在正好的时光年华,你值得更好的人拥有你,而那个人不应该是我。”安静知道顾漠有多理性,有多固执,他决定的事情很少能三言两语的改变,安静现在恨死顾漠的理性了。

安静走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这样消失在顾漠的生活中。顾漠苦笑着想:我最终还是伤害了她。伤害了那个让他想要保护爱护一生的小姑娘。

半年后,顾漠收到一张明信片和一张照片,照片中是蔚蓝的无边的大海,还有那个让顾漠深爱着的人。明信片中写道:顾漠,我来到了海边,看着无边无际的大海,吹着咸湿的海风,听着波涛的涌动声,心突然就静了,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包容。安静。

在这之后顾漠会陆陆续续的收到明信片和照片,来自世界各地。有的是森林,茂密高大的树木遮蔽了天日;有的是宁静致远的小镇,小河环绕着交错的街街巷巷,温馨而幸福;有的是悬崖峭壁,四周云雾缭绕,仿若梦中仙境;有的是简单朴素的农家小院,生活朴实却满足;有的是壮阔的瀑布,水珠落地又飞溅而起;有的是繁荣的都市,夜中不灭的灯火,川流不息的车,奢侈而迷离的夜生活……

顾漠看着照片中广阔无垠的沙漠,落日在地平线,整个天空都被夕阳染成了红色。明信片中写道:顾漠,我来到了沙漠,穿越了死亡之海的罗布泊,路上的艰难比想象中的更甚,最终,我还是成功了。那一瞬间,我从未如此的感觉到我离你更近了,我感受了你曾经感受过的死亡。我庆幸你还活着。安静。

这年,已经是安静离开的第三个年头,顾漠照旧收到了明信片和照片,是在西藏。照片中的安静虔诚的一步一叩首的祭拜着神灵,膝盖磕疼了继续跪,头磕破了继续拜。安静心中说着:神啊,我愿用我的生命弥补顾漠的痛,我只愿他平安喜乐。顾漠泪眼模糊的看着照片,然后去看明信片,上面写道:顾漠,你向我求过一次婚,那我也向你求一次婚好了。顾漠,我准备好做你的新娘了,你愿意做我的新郎吗?安静。顾漠突然泣不成声:“我愿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