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坦的公路

永远不变的A先生

A先生在婚后确确实实地完全变了一个人。他是家族里的老大,父亲早早过世,家人只剩下老母和两个妹妹一个弟弟。俗话说长兄如父,可能由于父亲早逝,他更是早早放下青年的身份,拿起一份责任去照顾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青年时A先生的好,是毋庸置疑的。参加工作后,自己省吃俭用,留下的钱全都贡献给母亲和弟弟妹妹们。自己,他是不太留心的。他便是一个中国式的哥哥。一个好人。

上天没有辜负好人。时过境迁,A先生娶妻生子了。事业顺利,妻子漂亮,女儿也是健康成长。可是A先生却同他的弟弟妹妹还有老母疏远了。婚后,他与同胞的走动便不太频繁,老母倒是隔时不久便要探望。等到A先生有了孩子后,他与亲人们几乎是断绝了来往,连老母大概也就一年相见一次。A先生确实变了。他不再照顾同胞,不再奉养老母。他是老母的骄傲。因为爱,最受伤的自然也是老母。除了弟弟未婚一起和老母居住外,另外两个妹妹也都结婚成家有了孩子。妹妹们便宽慰老母,说老大有了自己的家庭,因为忙所以少来看望。嘴上虽这么说,可是心里也有怨气。少了A先生,照顾老母的责任自然都落在其他兄妹身上,再说妹妹们也是有自己家庭的啊,但还不是履行身为家人的责任嘛。凭什么大哥是个例外。

实际上A先生没有变。他省吃俭用,留下的钱全都贡献给了妻子和女儿。自己,他依旧不太留心。他只是更爱他的小家。妻和儿是他的全部。为了他们他可以放弃全世界。他是一个中国式的丈夫和父亲。一个好人。

从通常来看,A先生无疑是幸福美满的。可是A先生也有自己的苦恼。有太多事需要他去操劳。妻的要求他要满足,儿的教育需要他想办法,家里的大情小事都少不得他去解决。女儿上学时,担心他的学业。总想着等她上大学时自己就能松口气了。等女儿上了大学,他又担心她的恋爱。总想着等她结婚自己就能松口气了。可是,在女儿结婚后,A先生的那口气依然没有松下来。因为他还有个心愿没有了。他把这个心愿视作自己生命里最后一个目标。他要买房。不是给自己而是给他的女儿。这套房将是一个保障,以防女儿将来的婚姻或者事业遇到什么不测。他认为这是做父亲的责任。这是爱。

买房,对A先生来说并不是件简单的事。从工作来说,他是家族里最优秀的。国企内一个班组的小领班。从一般家庭来说,收入不算低。即便如此靠工资吃饭的,谁又能在大都市里轻易买房。A先生刚刚退休不久,有的是时间去琢磨他的目标。每天他骑着电瓶车满城市转悠,去发现他心仪的房子。终于他看中一套房。地段、价位、楼层、环境全都比较合适。接下来他便开始清算他的全部家产。退休金加存款再加可以支撑的贷款,总共还缺十五万左右。十五万一辆车的价格。说上去容易,真要填补这缺口绝非易事。即便是一块钱,也不能凭空而来。

难得的,A先生想起朋友来。闭门羹是少吃不得的。只有一些最忠实的朋友给了他一副良药。几乎都是同样的说法:“像我养的是儿子,自己勒紧裤腰也没办法。你女儿已经结婚了何必这么折腾呢。你我都老了,该想想清福了。”A先生敷衍了些场面话,心里可是有嘀咕。朋友是靠不住的。

借钱这条路封死了以后,A先生开始研究房产消息来。他研究辩证后得出结论,一年后房价将会下降。一年后,A先生资金缺口达到了二十万。这一下措手不及,A先生可是真急了。

一日的晚上,A先生不在漂亮的妻子在归置晚饭。两个素菜一锅没几块肉的汤。A先生端着饭碗,提起的筷子悬停半空,老半天没有伸向任何一个碗。妻子明白丈夫的心事,便说道:“我有一个办法。”

“你一个妇人能有什么办法。”

“你老娘家的房子不是快要拆迁了吗。”

A先生马上便理解了妻的意思,“可是那是留给我弟弟的。弟弟可没成家。”即便A先生紧迫到了尽头可从来没有生过那个念头。

“法律上说父母的财产儿女们都有权继承。传统上讲房产大儿子继承天经地义。凭什么都给你弟弟拿。况且我们又不要全部,平分四分之一也就够了。过去你对你们家贡献这么大,老母又喜欢你,”

“别说了。”A先生愤然扔下了碗筷。碰撞声在屋里回荡犹如助威呐喊一般。

此后,妻虽然不在提起此事,可是妻的那段话却始终萦绕耳际激励着他。二十万的窘困,让A先生越琢磨越觉有理。法、理、情全都无懈可击。他以感受不到良心上的约束。是的,为了亲爱的女儿。该行动了。

破天荒的,A先生开始勤往老母家里跑了。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曾经的A先生了。只是腔内跳动的心以不在相同。老母自然高兴坏了。见了大儿子,过去的埋怨全都烟消云散不知所踪。母亲真是老了。老了就会失去精明圆滑,返璞成天真稚嫩。

照顾上年纪的人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生活在一起难免会起矛盾。年纪大的人脾气本来就古怪更容易起冲突。因此即便辛苦付出,精心照料也未必能得到老者的喜爱。正所谓多做多错。反倒是偶尔来一次,嘴上功夫漂亮手上没有行动的孩子反倒能使老者心心念念。所谓之不做不错。

老母终于改了遗嘱。A先生的复出无疑是成功的,结果也以心想事成为告终。只是好端端的亲情就这样轻易的扯散了。弟弟可是一辈子恨着哥哥,绝不会原谅他。

在等着二十万到账的同时,A先生的女儿同样也在策划着一些事情。她爱她的丈夫,她爱她的新家。她是一个标准的好妻子。她打算买辆车并且换一套足够体面的房子后再迎接一个属于她的新生命。可是她还差好多好多钱。她和丈夫商量。丈夫的一席话,使她茅塞顿开。她自然的把目标对准了A先生。为了家她可以牺牲一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