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栏杆上的漂亮女孩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桃夭是只九尾狐,刚修出第九条尾巴就被仇家追杀,拼劲全力才逃出险境。却在半路体力不支,被书生裴煜捡回了家。

桃夭趁裴煜不察,偷偷打量四周,只有斑驳的墙壁和破旧的家具。大树爷爷果真没说错,人间的书生就是穷。

裴煜转身去里屋拿了一个小瓷瓶出来,笑得极其温润。“小家伙,擦了金疮药会好得快些,只是有点疼,你需忍忍。”

桃夭懵懂地点点头,伸出受伤的小爪子让裴煜替她上药。

裴煜呆愣半晌才回过神来,替她细细擦药,“你这小东西怕是开了灵智才听得懂人话,既然如此你可愿留下陪我?我这虽不富裕,但养活你我二人不成问题。”

不知是否错觉,他总觉得这只小狐狸给他很熟悉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跟它亲近。

桃夭舔舔自己的尾巴,傲娇地点头,看在这个书呆子救了她的份上,算是勉强答应了。

从那天起,裴煜的书桌前便多了桃夭陪伴。偶尔困倦时还可以逗弄一下桃夭,用毛笔将墨水点在她的毛发上,然后饶有兴致看她炸毛的样子,读书的疲累也仿佛去了大半。

桃夭也会陪裴煜下棋,只是在被他杀得溃不成军时,便会使小性子拨乱棋子,趴在棋盘上耍无赖。每当这个时候,裴煜看着小狐狸可爱的样子,必会缴械投降,耐心地哄着。

某天桃夭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裴煜毕竟是人,而她是妖,未必就能心无芥蒂地与她相处,完全信任她。这样想着,她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裴煜察觉到桃夭的不悦,吃晚饭时对闷不作声的桃夭说,“小家伙,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开心,只是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小狐狸,既然你开了灵智,以后必定是要修炼成仙的。听说修炼升阶会有血的代价,但我相信你必是不会滥杀无辜的。”

桃夭抬起头,那他是相信自己吗?

见她听了进去,裴煜继续说道,“我见你第一眼,就觉得你很熟悉,很想保护你,仿佛是认识多年的故人。只是你是狐狸我是人,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交集的。但我还是带你回来了,反正我也没有家人,有你在还多了几分生趣。”言语间充满了寂寥。

桃夭跃到裴煜怀里揪住他的衣襟,眼睛直直望着他,仿佛是在说“不许反悔。”

“不反悔。”小东西认真的样子很是可爱,裴煜捏捏她耳朵轻声说道。

桃夭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过下去。谁料这日裴煜外出,家里却突然来了两位道士。

裴煜向来独居,那日抱了只小狐狸回来后,日日与之对话,欢声笑语,邻居怕他被妖精迷了眼,便去道观请了两位道士过来。

道士掐指一算,拂尘一指桃夭的方位,“大胆狐妖,竟敢在此迷惑世人。今日贫道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只孽畜!”

桃夭呲着牙望着他们,趁裴煜不在对她下黑手,还号称替天行道!好一些替天行道的仁义之士!她一气之下化为人形与他们对峙。

“尔等区区一介道人,竟敢妄称替天行道?我一无害人二无伤人,徒背孽畜二字!”

道士奸诈一笑,“果然是只狐妖。你害不害人,不重要。怪只怪你九尾狐的内丹,可是修行不可多得的宝物,今日休怪贫道下狠手。”

话毕,两位道士左右包抄朝桃夭攻去。桃夭不得已,祭出利剑与他们厮打起来,剑气所到之处皆无完好,本就破旧的房屋如今更岌岌可危。

这些贪婪的人类,他们的目的就是她九尾狐的内丹,竟还拿替天行道做借口!真该死!

桃夭本不怕死,在森林里修炼时也不是没有被偷袭过。她不管自己未好的伤,对那两个道士一点不留情。

打斗中突然脑海里闪过模糊的记忆,依稀听见有人在她耳畔说,“夭夭,别伤着自己。”虽然不知是谁,但她的求生欲望变得非常强。这种奸诈之徒,还不配杀她!

裴煜回来时就只见满地的狼藉,两个道士横躺在地上,虚弱的桃夭窝在一旁喘着粗气。他慌忙抱起桃夭,“你……你可是桃夭?”

察觉到他颤抖的双手,桃夭面色苍白,“裴煜,我杀了人,你可会怕我,厌恶我?”

她怕,他说过的话都不作数了。

虽然看到此情此景裴煜有点害怕,但还是摇摇头,“我说你不是滥杀无辜的人,定是他们做了什么威胁到你的性命。我答应过你会相信你的。”况且,早在桃夭用爪子沾墨一笔一划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时他便想过桃夭化为人形的情形,回来的路上听到邻居的议论便急忙赶了回来。

桃夭虚弱一笑,幸好,他还是信她的。“我快要维持不住人形了,你带我回去找大树爷爷好不好?你家后山上那片森林中央那最大一棵就是了。”

说罢,变回原形晕了过去。

裴煜抱着她走了好远的路,才来到桃夭说的大树爷爷面前。

大树爷爷是一棵千年老树。他轻轻接过昏迷的桃夭,用枝干传输力量,为她疗伤。

“银添,你终于回到这里了。”

裴煜一脸茫然,“前辈,在下名为裴煜,并非您所说的银添。”

大树爷爷摇头,发出哗哗的声响。“不,你就是。你且坐下,让我细细说与你听。”

一千年以前,银添与桃夭一同在这后山修炼,相约要一起登仙。银添的天赋极高,修为高了桃夭一大截。后来,银添修出九尾,很快便要面临雷劫,只要熬过了雷劫便可成仙。可惜,雷劫来的时候仇家上门,银添为了保护桃夭,用去了大半法力,自然受不住雷劫的威力。

银添自知在劫难逃却心系桃夭,他吐出内丹交于大树爷爷代为保管,并求他帮忙抹去了桃夭的记忆。他的心在这,总有一天会回来和桃夭再团聚。

大树爷爷答应了。将他的内丹细心保管着,并抹去了桃夭的记忆,庇护了她一千年。

命运轮回,桃夭刚修出九尾便被追杀,碰巧被银添转世的裴煜救了回去,又回到了故事的起点。

听完大树爷爷的故事,裴煜紧锁着眉头,“大树爷爷,当初我把内丹给您,是有何用意?”

大树爷爷睁开浑浊的双眼,“你是银添的转世,服下内丹,就能转世为仙。只是你的修为已散,怕是要修炼许久,才能恢复当年的巅峰了。”

说着,大树爷爷看着他,“我看你如今器宇轩昂,面相不凡,日后定成大器。你可还愿履行当初的承诺?”

裴煜松了一口气,“本来,我还担心我一介凡夫俗子,伴不了夭夭长久。如今有法子,我定不会放过。千年之前我负了夭夭,这一世,我定不能再负了。”

怪不得当初他一见桃夭,便一定要救她,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大树爷爷将内丹送至他面前,“重回原身的痛楚可不小,你得忍受,才好。”

“为了夭夭,我不怕。”裴煜将内丹服下,任由一股力量在体内乱窜,死死咬着牙,脸间、脖子间青筋并露,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桃夭醒来,便看见狼狈的裴煜坐在她面前,见她醒了,便凑过来,“夭夭,你醒了?可还有哪里不适?”

桃夭正想说话,便闻到裴煜身上一股浓烈的气息,是同类的气息!“裴煜,你……”

裴煜勾唇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獠牙,“夭夭,如今你我同化,修为比你低,你可要保护我。”

“大笨蛋!谁让你变成狐狸的!”桃夭扑到裴煜怀里捶打他。裴煜定是问大树爷爷要了什么法子,凡人幻化成狐狸的痛苦他都扛下来了,真是一个大笨蛋!

桃夭打的力气根本不大,裴煜用力将她拥在怀里,“夭夭,以后我的余生,都是你。我再也不走了,再也不让你受伤了。”他和大树爷爷商量过,关于他是银添转世这件事,就不告诉桃夭了。就让她一直那么开心,那些不好的回忆,那些生离死别,那些不舍,让他独自承受就好了。

桃夭埋首在他怀里闷声道,“大笨蛋。你修为那么低,以后得换我保护你了,我可是九尾狐。”

裴煜宠溺地揉揉她的发,“那小生以后就只能依仗你了,夭夭。”

两人不再说话,静静地抱在一起,只听见大树爷爷欣慰的笑声。

一百年后,深山内。

桃夭撅起嘴跺脚,“凭什么我比你早升阶,山里的精怪却都先服你,不公平。”

裴煜抱着她,“他们服我,我服你,夭夭,你才是大赢家。”

桃夭闻言喜笑颜开,“也是,左右我也不吃亏。走吧夫君,我们去赏花。”说罢先跑了出去。

裴煜跟在她后头,伸手接住一朵花,将它轻轻别在桃夭的耳畔。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山里的桃花很美,只是,也比不过眼前佳人的笑容。与佳人为伴,看遍一年四季花开花落,所谓岁月静好,便是如此了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