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裙子的女孩

爱能搜索到

叶一诺离开梅好的时候20岁,刚上大学一年,青春正好,满腔挥霍不掉的意气。临走时跟梅好喝酒,一男一女第一次靠得那么近,坐在钱江大堤上背靠着背,一面是芳草茵茵,一面是水泥钢筋铁骨,连着钱江潮水。叶一诺没敢喝大,害怕喝高了控制不住从大堤上滚下去,当然更担心梅好不小心从大堤滚下去,表面上假装醉得不省人事,内心全不是酒的悸动。

叶一诺的担心是多余的,堤面四五米宽,迎江的一面有栅栏,他俩坐在绿草茵茵的内侧,一切非常安全,若明若暗的路灯和谐美好。叶一诺发酒疯也不敢高声说话,时间夜晚十一点,茵茵草地上情侣还有不少,和他们这两个不是情侣的人。

梅好后来一直在哭,叶一诺挨着她自说自话,我不相信,不相信代表社会理想的象牙塔会这么黑暗,我不相信一个学生的理想能够随随便便被老师扼杀,我不屈服,我不妥协,我要离开。梅好,你要好好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另一个我,你在S大过得怎么样,就是我在S大将过成的样子。我知道你会越来越好,无论以后我怎么样,我都知道,另一个我过得越来越好,这样我就满足了,再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怕了。

梅好的眼泪淌在脸上,一线一线会闪光,说话哽哽噎噎,跟那次给家里打电话时一样。那天梅好握着电话,说着说着眼泪流下来,声音变得一抽一泣,告诉电话的那头,爸爸,怎么办,要是老师不批准我转专业怎么办?叶一诺一旁看过去,觉得非常痛心。后来班主任批了梅好没有批他,叶一诺找给自己最有说服力的理由是,多好啊,如果只能批一人,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吧。叶一诺选择了离开。

梅好说,叶一诺我祝福你,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的,我还佩服你的勇气,这是多大的决心啊,呜呜呜呜,我也一定好好的。

那时叶一诺那么莽撞,梅好那么纯真,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时候。他们分开前最后一次见面被眼泪洗得格外纯净,十二点之前各自站在寝室楼前,心中各自多了一份记忆。

时间飞快,疏忽三年。

三年后梅好已经毕业,回到家乡找了一份初中教职。三年里没有男朋友,每个假期和表妹带上相机四处瞎玩,走过中国最美的地方,飞过日本,飞过土耳其,飞过东南亚各国,过了这个暑假,开学时正式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叶一诺那天后回到家乡,经过一段时间再次高考,考上所在省份一所师范大学,如愿以偿念了中文系,日子过得不好不坏,差强人意。时间重新开始,理想之外带着一张白纸,什么都是新的。在新的大学又过去三年,和梅好没有过一条信息联系,朋友圈里偶尔点赞,看着梅好的样子越发出落,和三年以前,噢,仿佛另一个世纪。有一天上网百度梅好的名字,找到一份公示名单,原来,梅好回到家乡,一座非常繁华多财的城市,在家的附近,城市的中心,当上一名人民教师。

百度到的还有其他一些资料,有人询问梅好的联系方式,有梅好加入省作协的消息,有梅好在校获各种奖项的网上公示,梅好的生活越发美好。叶一诺知道,换作转专业成功的是他,照自己三年来在师大的轨迹,自己做不出这样的成绩。

因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吧,叶一诺告诉自己。接着他百度了一下叶一诺三个字,真正显示他知道与自己有关的,是三年前在S大时文学院批转入专业名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由于所在学院没能放人,叶一诺选择了离开。

因为查找信息再次萌生了叶一诺久藏心底那份对梅好的感情,夜色迷蒙,脑海里都是梅好作为贤妻良母的模样,能想到的都是最美好的。

触景生情,第二天叶一诺把电脑桌面换成一张梅好的照片,照片里梅好坐在图书馆座位上,身边是窗,照进来灿烂的光。

同寝室的同学被吸引得围过来盯着电脑屏幕看,口中不住啧啧称奇,连声问这女的是哪个明星呀?叶一诺说这不是明星,这是我同学。同学还在欣赏,说你以前的同学都长这么漂亮吗?叶一诺很低调回答说都差不多。寝室的人还在看,各自讨论开来,觉得有气质,觉得江南书香,胜过“四千年来中国最美的女子”。

叶一诺呵呵呵把他们全部赶走,在电脑上开始敲论文。一会儿回过头来问老福,怎么样,真的好看吧?

老福点头。叶一诺说我要是你,就想办法跟她交朋友。

老福摇头,用南普说哪里得唉。叶一诺说可以的,两年内赚到一百万块钱,应该就可以做到了吧…

叶一诺不再说话,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我现在大四,每个星期只有一节课,我能做点什么吧。叶一诺问他以前的同学。因为自己念过大学又退学又重新上大学,叶一诺大三的时候,以前的同学们都已经在工作。

最要好的飙哥专科毕业搞了两年不可言说的风险投资,如今在省会有车有房,事业开始转向正轨。飙哥说,大学生创业,我支持你,投你几万块钱,不管你做什么,如果成功了,我落魄的时候,将来你也拉我一把。

叶一诺说,我有私心,想自己当老板,这几万块钱我不能给你算股份。我当是借你的钱,有借有还,以后一定给你算利息。你不要说随便,这也是我的原则。

叶一诺盘下学校周边一家快递店,店里每天收发件不超过两百件,请了两个在校学生帮忙,没有赚到大钱,每个月算是有了固定的进账。另一个朋友在粤上开一家书店,叶一诺跑去和他恳谈,成功拿下实体店社交宣传和网络运营的职位。和这个同学关系虽然铁,叶一诺还是红着脸收钱,每月领基本工资和运营提成。

叶一诺最早一批加入手机外卖平台,做自己家乡的点心,每天只售100份,包装全部用环保材料自己设计找人加工,在学校市场很有口碑。叶一诺没有精力多做,不放心把技术交给别人,一个人忙得看着瘦下来。

叶一诺每天送快递送外卖,回来在电脑工作和写论文,偶尔参加各种征文和比赛碰运气赚点小钱,人生齿轮飞速旋转。毕业的时候身体反而更强壮,可惜皮肤黑了八度,臂上有肌肉,简直认不出当年中文系文质彬彬的自己。这时叶一诺手头有十万块钱,把快递店盘了五万,拿着十五万的存折和毕业证学位证,站在南方这座旅游城市的街头。

梅好在两千公里外开始适应各个男朋友准备结婚,总是遇人不淑,不是爱她却没有钱,就是有钱但不只爱她一个。上大学时和相机谈恋爱,想要结婚的时候,才知道遇到一个对的人原来那么难。

这一年里叶一诺开一家小餐馆专门卖家乡的点心,每天全职能做几百份,但是觉得累,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之前在粤上开书店的同学烧完了钱回到家乡省会,很喜欢叶一诺手里的点心。这次叶一诺终于放心把技术交给自己的同学,从老板成为餐馆合伙人,带着同学给他的一张五十万欠条和餐馆30%的股份以及手中四十万存款,来到梅好当地的省会。

省会距离梅好所在城市二百公里。两年后叶一诺手中有一百万元,和梅好的距离缩短为原来的十分之一。

这一年梅好经历一年的婚姻以失败告终,夫妻双方越来越没有共同话题。然后离婚,梅好为了舒缓压力来到省城,她念大学的地方。

夜幕降临时钱江涛声依旧,梅好想起这些年逝去的时光,一个人踽踽独行落寞在江边大堤上。

你在想事情吗?叶一诺在他身后大声喊住她,你有想起过我吗?

梅好回过头,双手放在长风衣的口袋里对叶一诺笑。

叶一诺举起手中的手机点亮屏幕,显示着里面的浏览器页面对梅好说,我能搜索到你转专业成功,你加入作协,你毕业回到家乡工作,摄影获得许多青年奖项,我读了你发表的所有文章。但是这一年来,我再没有看到过你的任何消息。

两人相隔十步。梅好迎着风说,网上也能看到你是创业杰青,能看到你做的点心,能看到你发表的文章获奖。但是为什么百度到的你都是这两年的消息。离开的那三年时间里,你到哪里去了?

我一直在这里,我一直在屏幕的这一头搜寻你。叶一诺笑。

站在钱江大堤上,叶一诺向着澎湃的钱江潮涌呐喊:“钱江——你还记得五年前在这里分别的两个人吗?”“我——记——得——”梅好同样向着钱江,然后回过头来说:“现在,两条路可以并在一起走完这段人生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