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挂的自行车

遇见便是年华

阿瓜就是阿瓜,是一个脾气有些暴躁的小女生,喜欢摄影,喜欢画画,喜欢钢琴,喜欢文艺的文字………总之瓜小姐是一个毛毛躁躁的普通小丫头。

程先生也是青一,温和沉稳,程先生的相貌不差,但也实在算不得惊为天人,好在程先生总是清清冷冷的笑着,大概就是性格使然吧,有些人便是不说话也可以让你收起自己的毛鳞。

瓜小姐在程先生身边很心安。

便是再骄傲,再狂野,只要程先生的一句话,闹腾的瓜小姐也愿意安静下来,跟他看完一部电影看完一本书喝完一杯咖啡。

四月是个多雨的季节,总是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湿漉漉的空气夹杂着粉尘的味道,瓜小姐打着伞匆匆赶来和我喝一杯咖啡,跟我分享这个故事。

怎么描绘呢?瓜小姐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总是笑得眉眼弯弯,便是有了几道小小的细纹也是十分好看的样子。我想一个人便是容颜不再,便是风风雨雨一路走来,但幸福是镌刻在眼角眉梢的,便是一路风霜也不能打湿的。

所以我想,瓜小姐很幸福。

瓜小姐说她忘了开端,仔细想来也不是什么特别传奇的相遇,没有小说里的擦肩而过回眸一笑怦然心动。

在我看来,程先生是个很冷漠的人,瓜小姐倒是有些却热情过头了,但是瓜小姐却说,程先生是个很笨拙的人。

瓜小姐跟程先生在一起三年的时候,瓜小姐已经研二准备毕业实习,程先生工作一直很稳定,但是却不巧的赶上了职位调动,又是免不了的一顿厮杀抢夺。程先生性子淡,电话也是极少打的,而一赶上这忙起来,本来稀稀拉拉的电话倒是再也没有响起来过。瓜小姐忙着四处找工作,四处找房子,每天回到宿舍已是浑身酸痛,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工作室里老板的项目又催的紧,可偏偏瓜小姐一点也不喜欢老板给她分配的杂事,只能瞒着老板在外面跑。瓜小姐虽然不是害羞的人,但是总是主动她也苦不堪言,于是不过简单的一个电话慢慢的倒像是瓜小姐一个人在生闷气了。

没有不透风的墙,老板还是知道了瓜小姐在找工作的事情,起因好像是看到了瓜小姐忘记关的某找工作网站,瓜小姐总是这么迷迷糊糊的。老板数落了瓜小姐,说了好些难听的话,瓜小姐原本想生气,索性闹翻了也不用这么累了,可以一想辛辛苦苦两年的毕业证就在眼前了,瓜小姐还是选择了忍耐。

瓜小姐回到宿舍,心里十分的委屈,看了一下手机又是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这都快两个礼拜了。瓜小姐也不知怎的就崩溃了,蹲在厕所门口的穿衣镜前,眼泪刷啦刷啦的掉,心里想我真的有在谈恋爱吗?

哭得惊天动地,专心致志的瓜小姐像是想起了什么狠狠抹了一把眼泪,摸出手机给程先生发了短信,“程青一,我们完蛋了!”

发完消息的瓜小姐先是笑了,像是干成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过才几分钟她就后悔了,又没出息的瘪了瘪嘴。

莫名被分手的程先生看到短信一头雾水,他知道瓜小姐很少胡闹,她可以一个人摆弄她的书法好几个小时,也可以一个人去各地取景好几天不见面。这么突然的消息让程先生焦急却也不觉弯起了嘴角,小姑娘还是小姑娘,再独立也还是会冲动。程先生觉得自己比瓜小姐大的两年也不是白长的。

程先生的电话很快就来了,瓜小姐在挂断和接通键之间磨蹭了好久,最后还是用袖子抹干了眼泪按下了接通,却是没好气的声音,“干嘛!”

程先生的声音温温和和的,倒是没有什么波澜,“阿瓜,怎么了?”

瓜小姐最讨厌程先生在她伤心的时候还能冷静的问她原因,女孩子生气需要原因吗!只需要爱就可以了!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自己深深的花痴着程先生的这种理智。

“没怎么。不想跟你处了。”瓜小姐可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主,就是心里在滴血她也是要继续逞强的。

程先生在那头低低的笑着,瓜小姐都能想象出程先生嘴角弯起的弧度。这段关系里,总是她费心维系着,崇拜着,爱着。

“阿瓜,那我总有资格知道,我们分手的理由吧?”程先生温柔的安抚着生气的小怪兽。

瓜小姐悲从心起,“我都研二了,投了无数份简历也没有找到实习,老板刚刚还骂我不务正业,怎么样啊,我就是不想整天给他打下手,又不能让我留校,我知道他处心积虑想把他侄女安插进来呢!那干嘛把所有杂事都给我做?!”瓜小姐越说越生气,完全忘了对方是自己刚刚还在闹着要分手的对象,“最重要的是,我毕业就没地方住了啊!我都25了,我不要问家里要钱了。”

“青一,我觉得自己好没用。所以连你也不想理我了。”瓜小姐自己梳理了一遍自顾自地下定义,原来程先生一直不理自己的缘故是这个。

程先生哭笑不得,不说他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就算他有这个意思,他也会选择说出来吧,“阿瓜,你冷静一点。我怎么可能不理你?”

“你都十二天没给我打过电话了。”瓜小姐尽量抑住哽咽。

“哈哈,最近可能比较忙,那晚上我们去小吃街好不好?就去你最喜欢吃的那家店?”程先生想事情大概也不大,在电话里也能解决,阿瓜不会无理取闹,只要说清楚她总能理解,但是私心来说,他好像也有点想瓜小姐了

瓜小姐还没从自己营造的悲伤气氛中缓过劲来,但又很没出息的想要见他,“好,但我没有原谅你。”

“好好好,那我下班来接你。”程先生连语气都是含笑的,却是拿她毫无办法。

瓜小姐挂了电话,想想觉得自己实在窝囊,但想到程先生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又不自觉开心起来。于是兴冲冲的化妆换衣服去了。

大概七点的时候,程先生开着车子过来,朝着站在门口的瓜小姐鸣了鸣笛,瓜小姐努了努嘴,坐上了副驾驶。程先生大概是刚下班,衬衫的口子敞开了两颗,眉宇间有着淡淡的疲惫之色,见到瓜小姐却还是浅浅的笑,伸手揉了揉瓜小姐的头发。

瓜小姐有着很好看的长发,有着很好看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形状尤为好看。程先生最喜欢瓜小姐带笑的眼睛。

瓜小姐没有说话,自顾自的系上安全带,她在心里暗暗的决定,敌不动她不动。

程先生知道瓜小姐最喜欢万达楼上的今井时光,他们都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

点完菜之后,程先生见瓜小姐还是不说话,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阿瓜,可能接下来的半个月,我们还是没空见面。”

瓜小姐惊讶地抬头,现在是在打游击吗?刚刚在电话里还是说不分手的。

“我们公司最近有人事变动。”程先生看着瓜小姐像是受惊的小猫,觉得很喜欢这样小小的恶作剧。

瓜小姐又低下头,淡淡的,“哦。”

“那,要是毕业后没有地方住,来我家怎么样?”程先生说的云淡风轻,就像是在说,等下我们吃红烧肉一样。瓜小姐甚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邀请她…………同居?

瓜小姐愣头愣脑的再确定了一遍,“一起住?”

程先生扶在餐桌上离瓜小姐的脸近了一点,“是啊,经济效用最大化。你不愿意?”

瓜小姐连连摇头,却又觉得自己答应的有些太快了。在心里骂着自己不争气。

瓜小姐说到这里的时候笑着吃下了桌上的甜点,那是一大块的草莓慕斯,我问瓜小姐最后呢。

瓜小姐说,那天她吃了今井时光之后又去楼下的小吃街扫荡了一圈才心满意足。

我说我是问你有搬过去吗?瓜小姐说的理所当然骄傲至极,当然,不用交房租呢那我当然搬。说完又笑了起来,嗫嚅道,可是要还一半房贷啊。

我被瓜小姐感染也笑了起来。

去昆明的行程在一盘卖相极好的可乐鸡翅旁定了下来,彼时瓜小姐已经在这间公寓里安家快半年了,窗台上有了几盆多肉,卫生间里多了一个牙刷,餐桌上多了她最爱吃的菜,书桌上也有了她的笔墨纸砚,当然还多了她的儿子,那只小仓鼠。

程先生笑她,哪有养了猫还养老鼠的,瓜小姐在他怀里换了个姿势,不服输的反击,那你养了猫还养金毛呢!

在瓜小姐到来之前,程先生已经养了一只灰色的小奶猫跟一只听话的金毛。如今,小奶猫已经长成了土肥圆,眼里却还是不改那一份高冷气,屁股后面总是忠诚的跟着那只大金毛。

它们三个相处也算融洽,当然,除了偶尔被打翻的仓鼠笼子,以及助纣为虐的忠犬。

今天的天气不错,程先生洗完碗,在阳台上的小秋千上坐了下来,瓜小姐刚刚把衣服分好类要扔进洗衣机。

“阿瓜,我们住一起多久了?”程先生知道瓜小姐每天都会做手帐,当然也知道她会把日子记的牢牢的。

瓜小姐没有犹豫,“快一百八十天了。”

程先生站了起来,从后边抱住瓜小姐,程先生比瓜小姐高了不少,下巴可以毫不费力的抵在她的头顶,瓜小姐笑着扭了扭腰,姿势有点亲昵,“亲爱的我们要不定下来吧。”

瓜小姐不以为意,只觉得程先生是在开玩笑,于是也毫不客气,“还结婚呢,你先把烟戒了再说吧。”

程先生有点失落,没有说话,却还是用嘴唇磨了磨瓜小姐的鬓角。

瓜小姐还在抱怨,“你个大木头喽,上次还说给我惊喜,结果就带我去餐厅吃了那个什么冰淇淋,我还以为吃到最后会有戒指什么的,结果吃到最后你就问我冰淇淋是不是很好吃。哪有人把冰淇淋当作惊喜的!”

程先生被逗笑了,笑声低低的,就在瓜小姐的耳边,瓜小姐觉得耳朵痒痒的。

“而且那个冰淇凌那么大!我吃完就拉了两天肚子!”瓜小姐现在想起来还是很生气。

程先生说,“对不起。”

瓜小姐转过脸,程先生的脸逆着光,他们俩的距离太近,瓜小姐都能看到程先生脸上的毛孔。可是瓜小姐却只看到了程先生眼里淡淡的失落。

第二天,瓜小姐发现,程先生身上的烟味淡了很多,裤子口袋里好像也没有再掏出香烟。

瓜小姐趴在程先生身上嗅了好久,程先生哭笑不得的把瓜小姐从自己身上拎了下来,“你干嘛?”

“你身上没有烟味了。”

“戒啦。”

“啊?为什么?”

程先生半开玩笑,“为了有资格跟你结婚啊。”

瓜小姐盯着程先生的眼睛看,盯得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瓜小姐说,那天是她据分手风波后的再一次哭泣。

瓜小姐还说,那是被感动的。

一个人被冷落了太久,突然被捧上了天,瓜小姐有点不习惯。

最后?

你说呢?

瓜小姐说,遇见了一个人,就遇见了爱情。

他们都在为彼此变成个更好的人,互相追逐相依相偎乐此不疲。

哦,忘了说,瓜小姐有一个文艺至极的名字,玮。

《集韵》里这样写,“玮,美玉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