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的花朵

迟到的爱情

我和欧晨的相识是在北京。他是福建人,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派到我们公司完成一部宣传片的拍摄与制作。欧晨由于项目经验丰富,担任了导演的职务,欧晨目不转睛地盯着摄影机的帅气样子,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他的个子不高,但是穿着时尚,地地道道是一个南方小伙儿。高高的鼻梁架着黑框眼镜,深棕色自然蓬松的短发在阳光照射下呈现出淡淡的红色。透过垂下的刘海,是那深邃而漆黑的眸。“开机!走!”到现在每次拍摄时说出这句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拍摄一组演员追逐奔跑的镜头,我看着欧晨娴熟的摆弄着摄影机,不觉的上前凑近观摩着。因为我主要是做后期制作,所以拍摄并不在行,但是对摄影十分感兴趣,想找个机会跟大神好好学习一下,而眼前这个触手可及的机会深深地吸引了我。

“哇,好厉害。”我不经意间说了出来,一脸佩服的表情。原本正在专心致志工作的欧晨注意到了我。

“你会控制摇臂吗?等下一个镜头你来做镜头跟踪可以吗?”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问话问傻了,顿时愣在了那里。欧晨见我没有回答,疑问的向我抬了下眼眉,示意我他在等着我的答案。

“我其实。。。不太会拍摄。。。”我看着他,脸有点微红的回答。

“这样啊。”欧晨的脸上划过一丝失望。接着说到,“不过我看你好像很感兴趣,这个也不难,我可以教给你,以后这样的镜头你就可以带了,咱们的效率会相对高一些,你觉得呢?”这时全组的人都在看着我,希望我能同意的样子。

“好呀。我一直都想学学,只是没有机会。谢谢你,欧晨。”我笑着回答。我们四目相对了片刻,然后马上避开了对方的目光。他很耐心的教我,拍摄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一个镜头没拍好就要一遍遍的重新来过。欧晨就一遍遍耐心的教,我在他的身边认真的学着,不经意间,头碰着头,肩靠着肩的时候也没觉得尴尬。当时的我,为了不明白的地方一筹莫展,百感交集。而他,为了让我更快的能分担拍摄任务,费尽心思。后面的一段时间拍摄就是我控制拍摄部分,欧晨抽空就会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这些还是最后我在整理所有拍摄素材时看到同事拍到的我,还有我身后的目光。

拍摄结束后,我把所有的素材拷到电脑中进行制作,我是那种有强迫症的人,只要工作了,不完成就不会停。片子剪辑完成后已经很晚了,发到欧晨的邮箱后,便收到了欧晨的短信:

“这么晚还没回去吗?做不完的话可以明天做。”

“没关系,已经完成了。有需要改的随时通知我。”回了短信后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走到公司门口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雨,没有带伞的我呆呆地现在门口,看了一眼无情奔跑的手表指针,十一点。周围一片寂静,连个人影都没有,哪里还有出租车。我拿起包盖在头上,在雨中快步奔跑起来,我的宿舍离公司不远。奔跑中身后的车一直向我按喇叭,我开始以为是我挡路了,直到车子开到我身边摇下车窗的一刹那,我愣住了。是欧晨,这不可能啊。我依旧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愣着干嘛,赶紧上车!”欧晨向我喊着,生怕我听不清楚。我打开门坐了上去。

“不好意思,弄了你一车的水。”我一边道歉,一边找出纸巾擦着身上还有头发上的水滴。就在我低头擦拭的时候,一条毛巾搭在了我的头上,一只大手顺势在我的头顶肆意扫动,我用力躲闪后诧异的看着他,“欧晨!”除了他的名字,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的不解。

“赶快擦擦吧,别感冒了。这么大的雨。”

“你怎么会在这,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我正好没什么事,而且我住的地方离公司也不远,你为了咱们的项目这么晚才走,还下了这么大的雨,多危险。你住哪?我送你过去。”真是百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好导演啊。我心中充满着万分感激地看着他,“C座公寓。”

“这么巧,我住A座。刚好顺路。”欧晨笑了笑,我有些琢磨不透他,工作中,欧晨一丝不苟,严肃认真。生活中,又是这样随和爱笑。

“你们北方经常下雨吗?感觉你们这边比较干燥,我们南方虽然也很热,但是没有这么干燥。”

“我们这边的雨,不下则已,一下惊人。前几年要么快闹洪水了,要么快干旱了。”我半开玩笑的说。

“哈哈,虽然我来这边不久,但是很喜欢这里。北方还是有很多它的魅力的。”就这样,我们说说笑笑的便到了,

“谢谢你。毛巾我拿回去洗好再还给你吧。”我礼貌地说。

“咱们都聊了这么久,别说这种客气话了。”他一把夺过毛巾,笑了笑跟我说。

“赶紧回去吧,晚安。”

“晚安。”说着他便开车走远了。

项目仍在继续,我和欧晨在公司仍然是导演与制作的关系,他并没有因为私下对我的关照而降低任何要求,凡是经过他审核的镜头,几乎都要返工,而且是很多次。我每天都会加班到很晚,然后跟他报告进度。眼看着项目结束日期临近,我们每个人都忙的不可开交,遇到技术难点,欧晨会义无反顾地跟我们一起奋战在前线,为我们做技术指导。就在匆匆的那段日子里,大家一起夜宵,一起通宵,有同事过生日,我们即使再忙也会出去搓一顿,好好庆生。有时工作到很晚,欧晨这个大当家依旧会送我们回宿舍,即使他能力很强,但他从来不会在我们面前摆架子。我们困急眼在公司睡着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又不知道几点醒了以后继续赶工。但是醒来后都会发现自己的身上盖着一个毛毯,欧晨就是这样一个让人感到踏实,温暖的男人。像这样没天没夜的日子持续了很久,而那段日子,我们形影不离。

当然也有烦躁不安的时候,人在一定疲惫的状态下,是易怒的。现在想想,当时无厘头地对欧晨一顿拍桌子,竟找不出任何合理的理由和原因。那是我们快交工进行最后整合的时候,大家都在打包整理自己的工程文件。欧晨在一遍一遍审核每个镜头,有时会发现之前没注意到的问题,就会催促负责这个镜头的制作人员把相关素材和源文件以及各种有可能导致这个问题出现的资料,这样使得大家的时间更加紧张。因为整理好的文件可能会被返工,然后再重新整理。其实在我们看来,有些问题是观众根本不会去注意的。而我的镜头也没能幸免,

“安琪,把015镜所有素材给我看下。”欧晨在不远处叫我的名字。

“好。”我在电脑前找了起来,所有的文件都整理好发了过去。过了一会欧晨叫我过去,一脸严肃地问我,“你添加的这个效果的素材我为什么没有看到?”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显示屏。

我顺着手指看了过去。

“这个是我参考了一张图片上的元素,当时有了灵感就做了这个效果。但。。。。。。”

“把那张图片给我,你看,这里的透视有问题。还有。。。”欧晨打断了我的话,滔滔不绝地对着屏幕指指点点。这让我有些烦躁,这个镜头是最早处理的一个,而且这张可有可无的参考图片早就不知道埋在了电脑的哪个位置。

“我这就去找。”在欧晨一顿挑刺儿以后,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觉得的。我甩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了。但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欧导,那个参考图片我找不到了。”这次是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我一脸严肃,他一脸即将爆发的脸。欧晨就是这样公私分明的人,不管私底下多好,在项目上,不允许任何人出一点差错。在我看来,这就是南方人的矫情,但是不得不承认,南方人都很聪明能干。

“安琪!我说过多少遍了,所有源文件和素材都要保存好,分别放到指定文件夹里,这样才不会找不到!现在出了问题,你跟我说你找不到了,你说现在这个要怎么处理?!”

第一次看到欧晨发火,毫不留情地歇斯底里。现在想想,如果我当时是他的位置,我一定会比他焦急百倍。因为他的位置所承受的责任太多,承受的期望也太多。

“你现在给我去找,找到为止!”欧晨以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命令作为结尾。

而我终究忍受不了他的这种无理苛刻,狠狠地拍着桌子,瞪着眼睛好不客气地对他示威地说:“我现在就告诉你欧晨,就算我找到了,也不会给你的!”

欧晨一副惊讶的表情,哑口无言。我的双手按在桌子上,胳膊撑着身体前倾一脸恩断义绝的样子,现在想起当时的样子都会不禁的笑出声。

后来同事听见争吵的声音赶忙过来把我拉走了。

从那以后,那个可有可无的参考图,欧晨再也没找我要过。

很快就到了截止日期,审核阶段比预期快了很多,因为欧晨的严格把关,避免了很多可能会出现的问题,这得到了领导的一致赞赏。在最后整合的期间,给我们部门放了假,为了犒劳我们这段艰辛的日子,欧晨组织大家一起聚餐。自从我们有过争执以后,关系多少有点尴尬。但是欧晨主动邀请我说,“安琪,你作为这个项目的主力,一定得来。”

“是啊,安琪,没了你可不行。”同事们纷纷起哄。

当天晚上我们就在欧晨订的餐厅会和,然后大家互相调侃,畅聊。抛开了工作中的繁琐,大家都放松了下来,气氛十分融洽。由于我酒量不佳,用一杯杯的Rio敬着大家,并被回敬着,不一会就看到一排排空瓶子凌乱的摆在地上。欧晨一位一位的敬,并说了很多他在项目中对于同事们的感触。

欧晨拿着酒杯走到了我的面前,对一桌子的同事们说“安琪是这个项目中让我看到最努力的人,这点我很感动。她的表现,在坐的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所以我也代表大家敬你。”

同事开始一片喧哗,“欧晨,不用你代表我们,我们自己敬,安琪怎么也得先跟我们喝一圈,你着急代表个什么劲儿啊!”

“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你还看不出来吗,欧晨这是着急为安琪顶酒呢!”

“哎哟,看我这眼力件儿,在一起!在一起!”

“在一起!”不一会同事们你一句,他一句的就都把矛头指向了我和欧晨。好像只要有聚会,就一定会有人煽动在场的各种意想不到的两个人在一起,不管是男和女,还是男和男,还是女和女。我和欧晨也中枪了,我无奈地笑了笑。欧晨转向我,继续说着,“其实起初对于你的表现,我没有报太大希望,毕竟你是女生,在工作能力上是有限的。但是你却超出了我的预期。你的优异表现打动了我。我敬你!我干了,你随意。”说着欧晨举起了酒杯,大口大口地喝了下去。底下同事一起欢呼。

我举着酒杯迟迟没有喝,是因为我对之前和欧晨吵架这件事感到羞愧,我在大家疑惑的表情下,说着“欧晨,我对上次的不礼貌行为向你道歉,当时是我自己没控制好情绪,对你乱发脾气,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是一个很负责任的领导,要不是你的严谨,咱们也不会这么快通过审核。我。。。”

我还没说完话,一个大大而温暖的拥抱袭来,欧晨,他竟然抱住了我,就这样在大家的面前。我能闻到他身上浓烈的酒味,我知道他是喝多了。我诧异的差点没拿住手中的酒杯,酒洒出来一些,同事纷纷站起来,我以为是帮我扶住欧晨,果然是我太天真了。他们一个拿过了我的酒杯,一个拿走了欧晨的。然后说着“唉,这杯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不好好当杯子,非要当电灯泡,碍着手了是不是,唉,咱们走。”然后跟我各种使眼色,示意我赶紧哒。然后大家各种起哄的喊着“亲一个!亲一个!”

“不开心的事情,就把它忘了吧。”欧晨在我耳旁轻轻地说着,温柔的气息让我不由地胀红了脸。

他突然起身奔向了洗手间,好多同事不放心跟了过去。就这样来来去去好几次,吐的一塌糊涂。

同事们纷纷小声私语着,“欧晨怎么喝了那么多?”

“我听说欧晨要回南方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欧晨他怎么也不说呢。”

“他可能是怕咱们难过,怕扫兴,想走的那天再说吧。”

“看他喝了这么多酒,估计是心里也不好受吧。毕竟大家同事一场,一起奋战了这么久,多少有些难过。”

“是啊,欧晨走了,以后的项目可不好做喽。。。”

然而这些话无情地钻入了我的耳朵,我竟然有一些心痛。我想应该是酒精的作用。因为酒是个放大镜,它会把你的情绪无限放大,大到自己都难以承受。不管是开心的,还是失落的。

“我说,不行咱们把欧晨送回去吧。”有个同事提议说道。

“对啊,我们正好顺路。”说着有个同事就把欧晨扛了出去,欧晨突然转身想要抓住什么,却落了空。依依不舍地看着发呆的我,我顺着他的手看到了的是,我的手。

“安琪,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大家都走了。”同事拍了拍我问着。我才发现我已经站了很久。然后我们看到了不远处的同事们在讨论着什么,我们走了过去。

“安琪,你不是也住在公寓那边吗?车上正好还有位子,你上来,我顺路把你也送回去。”

“好。”说着我上了车。

“大家回去吧,有小贾和大师兄在了,你们放心吧。”

开车的是田姐,她是一个性格开朗的话匣子,由于酒精过敏所以滴酒不沾。一路上和旁边的同事小贾畅聊了一路,就差从天文地理到人生哲学了。欧晨坐在中间沉沉的睡着,旁边的大师兄是到公司较早的同事,做事沉稳,不爱说话。他带着耳机听着音乐,望着窗外,思索着什么。这时欧晨抬起头,朦朦胧胧地看了看周围,

“欧晨,你醒了?怎么样?难受吗?”第一个发现的我担心的问着。

前面的小贾听到声音回过头,带一点坏笑地说:“欧晨,有什么事就跟我或大师兄说,一准儿帮你搞定,不过咱们快到了,你要是急就再忍会。嘿嘿。”欧晨摆了摆手,小贾放心的回过头继续和田姐滔滔不绝地说着。

欧晨看见坐在旁边的我,眼神中划过一丝不舍与难过,他顺势牵起了我的手,头搭在了我的肩上,然后与我十指相扣,我尝试挣脱却被握的更紧了。我不想节外生枝,否则同事们又要沸沸扬扬了。我知道欧晨是喝多了,还好我很清醒。我低头小声地问:“欧晨,你这是在做什么?我是安琪,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清醒一点好吗?”

欧晨嘴角扬起一丝微笑,“我多么想你成为我的女朋友。安琪,我很清醒,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清醒。”

要不是今晚发生的一切,我根本不会想到欧晨会喜欢我,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让我措手不及。

“安琪,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我愿意为你留在北方。只要你让我留下。”

欧晨的手很大,很暖。我能微微感到他手心的汗。他的呼吸因为酒精的作用有点急促,刘海盖住眼帘,露出高大挺拔的鼻梁。夜幕下,好像一位落寞的王子正在等待他的公主。他微醺着眼,不一会又睡去了。我看着欧晨看出了神,突然时间好快,不一会便到了公寓。我慢慢松开了他的手,小贾回过头说:“大师兄,咱们一起把欧晨送上去吧,田姐,你负责把安琪送回家。时间也不早了,这样安全些。”

“没事,我的公寓就在对面,走几步就是了,你们也早点回去吧,不用管我。”小贾看我坚持的样子。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啊。那我们先把欧晨送上去了啊。”

“好,拜拜。”

在同事面前故作镇定,回到公寓,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眼前全部都是欧晨的落寞,欧晨的依依不舍,欧晨说的喜欢我。我用手试图给发烫的脸颊降温,不经意拂过鼻子,欧晨的气息还残留在我的手心,我看着欧晨牵过的手,我对自己说,或许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他。我对他,只是一种好感罢了。可是,为什么我的心,却如此的疼痛。那夜,我一夜未眠。

再收到欧晨的消息是两天后,手机传来了欧晨的简讯,上面写着:安琪,希望没有打扰到你,我的公司那边项目出了点棘手的问题,咱们的项目也算完工了,所以我不得不提前回去了。只是在我离开之前想约你吃个饭,不知道你今晚可否有时间?

看来,欧晨真的要走了,曾经日日夜夜陪伴着我们,照顾着我们的欧晨,在我无论何时遇到问题时,一想到有他在,就会倍感安心的欧晨和这些时光都要离我而去了。也许真的应该好好说再见,不管是为了这来之不易的项目成果,还是为了我所谓的好感。我深深知道如果要在一起,一个南方,一个北方,必须有一个人要放弃,要牺牲。而处于现在位置的我和欧晨,谁放弃得起呢。我简单的回了个“好。”欧晨马上回了时间和地点,我看着镜子里面面容憔悴的我,马上化起了妆,拼命掩盖,就像掩盖我的心意一般。散下及腰的长发,抹匀粉底液,刷好睫毛膏,涂上桃红色的唇膏,看着镜子中带有一丝魅惑的自己,才发现由于长期忙于工作,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精心打扮过自己了。

吃饭的地点离公寓并不远,我比预计的时间早到了一些,欧晨也很快就到了,他穿着紫色衬衣外面套着时尚小西服,显得那样的欣长优雅。我们彼此相视一笑,一起走进了餐厅。欧晨让我点一些我喜欢的北方菜,他说他很喜欢北方,已经舍不得走了。我们点了一瓶红酒,欧晨讲了许多有关红酒的常识,包括怎么选酒,怎么醒酒,还有怎么品酒,还说了很多他公司有意思的事情,他说我点的干锅有机花菜是他所有吃过的最好吃的。我们边聊边喝,没有儿女情长,两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不胜酒力的我,还是不小心喝多了。酒醉人心,酒不醉人人自醉,喝的并不多的我们,都有些醉。欧晨看着我脸色红润微醺,我迷蒙的看着他,眼睛迷茫,连嘴角沾着饭渍都没有察觉。欧晨起身拿着纸巾一边小心翼翼地帮我擦拭,一边轻声地说:“我送你回去吧。”

当我们刚出饭店门口,微微的下起了小雨。我伸出手去触碰它们,凉凉的。微风吹拂着我微醺的脸,头似乎不那么晕眩了,清醒了很多。欧晨执意要打车送我回去,曾几何时,在这样下雨的夜晚,欧晨惊喜般地出现在我面前。又有多少个夜晚,欧晨送我回家。而以后的很长时间,欧晨都不会像这样出现了,这个时间,也许就叫永远。

欧晨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焦急的在雨中一辆车一辆车的挥手。我想跟他说,我没事,雨中散步也挺好的,至少可以醒酒。但是我忘了自己还在饭店的台阶上,一步没注意就踩了空,再加上喝完酒反应迟钝了很多, 身体重心不稳,脑袋蒙的一下,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在地上了。

欧晨马上跑过来扶我起来,问我有没有受伤,说着便看到我的膝盖上渗出几道血丝来。站起来的一瞬间,脚踝一阵钻心的疼。“我带你去医院吧。”欧晨说着顺手抱起了我,我条件反射地吓了一跳,顺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就这样贴在他宽厚的胸膛上,蒙蒙细雨散落在他酒红色的头发上,在霓虹灯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好看,我们就这样深情望着对方。

这时有辆空车停了下来,欧晨马上抱我上车跟司机说去医院,被逐渐清醒的我拦住了,“司机,去前面的C座公寓。欧晨,我没事的,回去冷敷一下就好了。”

“可是。。。。。。”欧晨刚要劝我,看到我腿上还在往外流血的伤口,心疼地说:“好吧,你的伤口需要马上消毒包扎,家里有药吧?”我点了点头,望向了窗外。没想到最后一别,竟把自己弄得这副模样。我看着玻璃上反射出的,那个狼狈不堪的自己,内心不禁自嘲。

“安琪,我有个礼物想要送给你,昨天刚寄过来,现在还在路上。本来我打算离开那天当面给你的,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接到必须要提前回去的通知。所以,可能在你收到的时候,我已经走了。不过希望你会喜欢。这是我挑选了很久的。”我看着欧晨,眼睛有了一点红润,我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让我有些感伤,听到离开这样的词,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强忍着挤出了一个笑容,轻轻的说:“谢谢。你的行李都准备好了吗?”欧晨的眼眶好像也红了,车内光线实在太暗,也许是我恍惚了。

“准备的差不多了。”欧晨说着避开了我的目光,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望向了窗外。

我知道欧晨想要听的那句话,但是,我还是说不出口。就这样,我们到达了小区门口,欧晨给完钱后扶着我下了车,我的脚疼得更厉害了,欧晨想都没想地直接抱起了我,往楼上走去。

到家后,欧晨问我水壶和药箱的位置,又是为我倒热水,又是准备给我上药,手忙脚乱,跑来跑去的样子让长年一个人在北京的我感到温暖,我不由地笑出了声。他把水端给了我,然后蹲在我面前帮我清理伤口,在碘酒擦过的瞬间,我疼得嘶了一声,欧晨便更加小心的擦拭着。

“你刚才在笑什么?”欧晨好奇地问我。

“都说南方小伙儿体贴,会照顾人,果然名不虚传。”欧晨露出了一丝微笑,继续专心致志地为我擦药。他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大家一起在公司奋战时的样子,欧晨也是这样细心地照顾着大家,我继续说着“多亏这段时间你如此这般照顾大家,如果没有欧晨你在,我们的项目。。。”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欧晨停了下来,抬起头凝视着我,让我觉得是我说错了话。

“如此,这般。安琪,我是想要如此这般的照顾你,而不是大家。我对其他人的照顾只是同事之间的情谊,唯独对你,是因为喜欢,而我又不想给你带来困扰。。。”后面的话我没有听进去,脑海里早已天翻地覆,回忆的盒子突然弹开,是我封印已久的情感与记忆,仿佛这潘多拉般的神秘魔盒迸发出来的无限能量将我卷入这记忆的海洋,无法自拔,愈演愈烈。

我看着我们曾经甜蜜的笑,无情地吵,深情地对视又刻意地想要逃。“是因为喜欢。”

“不开心的事情,就把它忘了吧。”欧晨将我拥入怀中时的样子。

“我多么想你成为我的女朋友。安琪,我很清醒,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清醒。”一切的一切,在我眼前翻滚。我的头开始不受控制的疼痛,我的脸还是感觉很热,头有些昏。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我恍惚中看到欧晨焦急的面庞。

“没有,就是头疼,疼得厉害。”我一边说一边拼命按压自己的太阳穴。欧晨起身马上给我倒了一杯热水,让我喝下后平躺在沙发上,时不时的为我换脚上冰敷的毛巾。他在我身边坐下,为我做头部按摩。

“我小的时候,每次头痛,我妈妈就是这样为我按摩的。”他笑着说,好像在回忆着什么。”等我长大后,我总是这样为妈妈做按摩。她也总是会头疼。”

“那你这次回去,一定要给伯父伯母按摩按摩,你应该经常出差吧。他们肯定会特别想你。对了,带一些这边的特产,北京的特产还是蛮多的,比如。。。”我还没说完,见欧晨红了眼眶,眼泪快要夺眶而出。我愣住了。

“安琪,我多么希望能像你说的这样,回到家中,给爸爸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惜,我妈妈已经不在了。我很想念她。。。”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连连道歉,“欧晨,对不起,我不知道。都怪我提这些。我。。。”

“没关系,安琪,你知道没什么不好,因为,你是我这辈子第二个这样子对待的女人。”

欧晨看着我的时候,带着一丝宠溺,更多的是难过。我马上安慰道:“欧晨,你这么温柔体贴,伯母一定是一位温暖善良的好母亲。她现在一定在天上看着你,保佑着你,不让你受到伤害,她也不会舍得让你如此难过,不然她会伤心的。所以,快点好起来。”

我清晰的看到,晶莹剔透的泪水从欧晨的脸上划过,他似乎更难过了。我顿时不知所措,连忙想起身安慰他,却挣脱不掉他的手。他继续帮我按摩头部,然后说着:“妈妈的确对我很好,我平时有心事的时候也会跟她说很多话。我难过不是因为你提起了她,你不用自责什么。我难过是因为。。。”欧晨说着哽咽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嘀嗒嘀嗒地落到我的衣服上,我伸出手拂过他的面庞,触碰那冰冷而温润的泪。我心疼地说:“你说过的,不开心的,就让他过去吧。管它是什么。”我微笑着对他说,试图以此来给他力量。

在我面前这个哭的像个孩子的大男孩,是多么渴望母爱,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欧晨一直如此独立,看起来是那样坚不可摧。他似乎在我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继续说着“放心吧,我不会倒下的。。。我怎敢倒下。。。因为我背后空无一人。。。一直,如此,这般。”欧晨的话中带着坚定和孤独。这感觉让人不禁想怜悯,又不禁让人想去保护,哪怕付出一切代价,也不想让他再受任何伤害。

“安琪,我一直没跟你说过我有个哥哥吧,我们可是双胞胎。”欧晨很自然的转了话题,这个话题让我大吃一惊,因为从来没听他提起过。

“啊?真的假的?我才不信了,你都没提过。”

“是真的,给你看我们的照片。”说着欧晨给我看了跟他一模一样的人的合照,我这才相信这是真的。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对于欧晨,我们朝夕相处的欧晨,是这样的陌生而熟悉,好像我从今天晚上才刚刚对欧晨有那么一丝了解。

“你知道吗,我和我哥长得太像,一般都会把我们俩弄错。我想如果你看到他,你也会懵的。哈哈”欧晨说着说着不禁笑了出来。

“那你哥哥现在在做什么呢?也在南方吗?”

“对啊,他不喜欢给别人打工,自己开公司,现在公司运营的还不错。只可惜我们不是一个行业的,他是做金融的。跟你讲啊,记得小时候我们。。。”欧晨滔滔不绝地说着,脸上渐渐洋溢起了那久违的阳光与自信。

由于欧晨按摩的手法真的对头疼很有效,不一会我的头就不疼了,但还是有些晕。听着欧晨温暖而绵延的话语,不知听到哪里就进入了梦乡。中途有几次拼命挣扎着想起来跟欧晨说说话的,因为我知道,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面对面畅谈了。可是,几次挣扎还是失败了,我什么都没能再说。

梦中,欧晨为我盖了被子。

梦中,欧晨站在离我不远不近的位置,就那样静默着,深情地望着我。

梦中欧晨那深邃而温柔的眸,让我心动。

梦中,欧晨把毛巾拿掉后,蹲在我旁边,对我轻声说,“让我最难过的,就是舍不得你。而你,却根本没想留住我。我只好尊重你的选择,选择不强求。因为。。。”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我能感受到欧晨那温热而急促的呼吸,他的气息近在咫尺,瞬间酥麻感蔓延而至,让我的心弦颤动不已。柔软的唇轻轻地印上我的额头,然后停留了片刻,划到了我的鼻尖。梦中的我却没有挣脱,没有反抗。他继续试探的轻触,温柔的摩挲,辗转流连,轻柔吮吸。看我没有躲闪,最后义无反顾的吻了下去。

梦中,能感受到欧晨的嘴唇柔软而宽厚。润而不湿。我的手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上,然后环绕着欧晨那修长的脖子,我青涩的回应。朦胧中,泪水从我的脸上划过,滴到了枕头上,“安琪,我爱你。”欧晨的话语萦绕耳边,我已泪流不止。欧晨一次一次为我拭去泪水。现在想想,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梦境。

不知吻了多久,不知欧晨说了多少次我爱你,也不知他为我擦了多少次泪水。就这样,我渐渐醒了过来,透过窗户那刺眼的阳光照到了我的脸上,我缓缓睁开了眼,发现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梦中欧晨给我盖的被子,而欧晨已经不在了。泪水浸湿了枕巾,触碰起来凉凉的,我赶忙跑到镜子前,呆呆地看着镜中那个,泪痕满面的自己。“这就是你的心意吗?”我问着镜中的自己。我知道,这就是我内心深处那份不为人知,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感。

也许一切还来得及,我迅速洗漱好后冲出门,跑向了公司,我要对他说出我想说的话,我不停地对自己说,一遍一遍地重复来给自己一些信心。眼看办公室越来越近,我夺门而入,办公室却空无一人。这时听到了会议室传来了喧闹的声音,我走了过去,看到大屏幕里放映着我们的项目成果。一幕幕都承载着大家这段时间的回忆,大家聚精会神地看着。但是却找不到欧晨的影子。

到了花絮的部分,都是各种不知道是谁的抓拍和录像。有流着口水熟睡的孙哥,有为了不让自己犯困,在露台大炫舞姿的小易。也有各自在制作中认真投入的样子。但是他们本人在这之前却毫不知情,也不知道被谁抓拍下来的。大家每看到一张有趣的,就会纷纷评论一番,然后哈哈大笑起来。突然一片喧哗。

“哇!我看到了什么!”

“这也太有料了!”

“我早就猜到啦,跟你们说你们还不信。”

“这不是欧晨和安琪吗?”我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不由得看向了大屏幕。看到的画面却是欧晨在我的身后深情专注的注视我的样子,欧晨在我趴在桌子上睡着时为我披上毯子时温柔的样子,我在拍摄时为了摄像机繁琐的操作一筹莫展时,欧晨手把手教我的样子。聚餐时欧晨喝多了抱住我时的样子。。。太多太多。

我的眼睛开始泛红,“欧晨人呢?”我问站在身边的乔姐。乔姐诧异地看着我,“欧晨,他已经走了啊,你不知道吗?”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我想欧晨是真的不想让我知道吧。

“看来你真的不知道啊,早晨群里闹的沸沸扬扬,你都没有看么?”我这才拿起手机看到了大家的话,欧晨本想当面和大家道别的,可是公司那边紧急通知他回去,他今天上午的航班飞往福建。我想这也是他早上不愿吵醒我,不辞而别的原因吧。

“请问哪一位是安琪?”一位快递大叔拿着包裹站在门口问着。

“我是。”我走了过去。

“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

我签完打开了它,是一个精致的礼物盒,我看到了被玫瑰花包围着的一个天使的项链,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纯洁的光芒。旁边有一个卡片,上面写着:安琪的英语发音是angel。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短暂而美好。你总是能给我不一样的感觉,就像天使一样温暖,特别。而我不想让你困扰。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天气不好记得带把伞,工作虽然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恋上有你的日子。欧晨

直到感觉到乔姐柔软的手拍着我的肩膀,才发现卡片上一滴滴的全是我的泪水。

“安琪,先别急着难过,说不定还来得及,你现在赶去机场的话。。。”后面的话我已无心再听,我一定要见到他。我点了点头,直接跑了出去。

“安琪!加油哦!”同事们在身后我为打气。

一路上拨打欧晨的电话已经是关机状态,我飞快的赶到了机场,看了航班信息找到了托运窗口,飞机还没有起飞,只是托运的地方空空如也。我冲向了安检区,每个通道都排了长长的队伍,但没有找到欧晨的身影。手中握着的,是欧晨一直以来苦苦的心意,而我却一直没有勇气去回应。“欧晨!你回来!”我终于可以放下一切顾虑喊了出来,但是,那无穷的尽头已经没有了回应。

最痛苦的今生的遗憾,与他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与他就这样擦身而过,他变成我最熟悉的陌生人。电影中常出现的离别一幕终于还是在我的身上无情的上演,只是,电影中那个男主角无论怎样都会出现在机场,出现在女主角身后的结局,却永远不会到来了。爱从来都不知它有自己的深度,除非等到离别时刻。我将它托在思念的掌心里,而掌心里,是我与欧晨之间的唯一信物。

日子照常的进行,欧晨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失去了联络。同事们也都一致绝口不提有关他的任何消息。好像所有一切都是一个梦境,一个单纯美好而破碎的梦。想起来的时候,会心痛。

一晃半年过去了,那是个天空飘着雪的早晨,我漫步在去公司的路上。伸手接住飘下的雪花,不禁回想起了那天跟欧晨吃完饭的夜晚,我也是这样接住了雨滴。欧晨在路边焦急拦车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我知道,我又没出息的想你了,欧晨。

突然感觉雪停了,我潜意识的抬头,却发现头顶盖着一把大大的伞。我第一个反应就是肯定是遇上哪位好心的同事了,正当我回头准备表示感谢时,那个人从背后抱住了我。熟悉的气息让我瞬间感到快要窒息,这怎么可能。

“天气不好时,记得带把伞。你忘了吗?安琪。”

“。。。。。。”

“我听说。。。你有话要对我说啊。”他坏笑着说。

我转过身,看到了他。没错,这就是我日日夜夜思念的人,我曾无数次幻想着我们重逢时的样子。而此时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切而遥远。他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回来了,安琪。抱歉上次不辞而别,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我没有等他说完,踮起脚尖,吻了上去。

欧晨被我的主动弄得慌了神,愣在那里。“欧晨,我很想你。我想说的是。。。你可不可以留在北方,为了我。”虽然天气很冷,我却感到脸已经发烫,我羞涩的低下了头,等待着回应。

欧晨举着伞,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笑容,像孩子般温暖而灿烂。他一把将我拥入了怀中,在我耳边说着,“我答应你。安琪,我以后都不会离开你。只是。。。”他用审问的语气问我,“我送你的天使,她飞走了吗?还是你不喜欢?”他的语气中带着一起抱怨。我捂着嘴笑出了声。顺势从口袋中拿出了我一直也没有戴在脖子上的吊坠。欧晨一脸不解地看着我,我把它放到欧晨的手中,笑着对他说:“礼物我很喜欢,我一直没有戴的原因是,我相信总会有一天,你会亲手为我戴上它的。”我们都笑了。欧晨小心翼翼地帮我戴了上去。

“你好美,安琪,My angel。”欧晨出神地看着我,然后慢慢靠近,欧晨松开了伞,双手捧住了我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我们在满天飞雪中拥吻,一片片雪花落到我们的发上,落到我们炙热的脸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推开了欧晨,急忙看表。“呀!我上班迟到了!”“放心吧,我的大小姐,我跟他们都打好招呼了,说你会晚 点 到。”欧晨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搂住了我的腰,用手指点着我的鼻头。

“好啊欧晨,你是不是早就跟大家都串通好了,说到底,只有我一个人是被蒙在鼓里的?”我蹲下迅速团了一个雪球,起身准备随时扔向欧晨。欧晨发现情况不妙,赶忙收了伞,一边向后退一边说:“答案的话,一会你就知道了。一起去公司吧,大家都等着了。”

“等着什么?”我追问道。

“当然是为我接风喽。”说着,欧晨跑了起来。“看来,大家早就知道了,你们都太坏啦!都给我等着!”我一边跑一边投着雪球,就这样,我们在去公司的路上,追逐嬉闹了起来。

好的爱情,战得胜时间,抵得住流年,经得起离别,受得住想念。一个故事最幸福的结尾莫过于那句,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