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大提琴的漂亮女孩

周姑娘,你的小心机已送达

翟松对周媛的第一印象就俩字:骗子。

他卸完妆离开剧院,道路两旁的店几乎都已关门,街上行人寥寥,不知从哪窜出一个身影拦住了他的去路:“松哥,这是我名片,邀你拍广告。”

翟松被吓了一跳,刚想发飙,发现来人是个女性,只得强压情绪:“姑娘,要谈事情请白天找我,不过说实话,我对拍广告没啥兴趣。”

丢下这句,翟松大跨步离开,所幸姑娘没有追上来。类似的事情翟松遇上好几次了。

因他俊朗的外表,广告的邀约经常有,可靠谱的并不多,要不就耍赖不给钱,要不就给得极少,原本是想多赚些零花贴补生活,结果事与愿违,不靠谱的广告邀约彻底扰乱了他的生活,差点害他丢了工作,所以后来他就不折腾了,乖乖做着本职工作,尽心尽力地为剧团演出。

可翟松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周媛好像缠上他了,一周七天的演出,她天天都买了首排的座位,等散场后在剧院门口等他。

“姑娘,你何苦呢?我都说了不接拍广告。”

“你要是担心薪酬的话,我们可以先行付给你,你要是有其他顾虑,也可以先跟我说,一切都好商量……”周媛一顺溜地把话都说完了,诚意十足,打动翟松贡献出周末时间替她去拍广告。

翟松要拍的是衬衣广告,他身材好,是天生的衣架子,拍摄出来的效果很不错,周媛当天就把薪酬结算了,是他好几个月的工资,攥着那些钱,翟松很疑惑:“这些钱,你们完全可以请一个更好的人,为什么要挑我?”

周媛只是微笑着说:“因为你最合适。”

一句你最合适,胜过千万句夸赞,翟松亦露出笑脸,请周媛吃了一顿晚饭,噢不,好几顿饭!

  2

  翟松的衬衣广告很快在全城地毯式地铺设开来,高速公路沿线上高耸的广告牌有他的影子,杂志封面上也有,电视屏幕上更是频频出现。

不知是谁将他演戏剧时的女装扮相传上了微博,一时之间,照片被转载得到处都是,说他上装时倾国倾城,卸妆时阳光帅气,有蹿升网络红人的趋势。

与此同时,翟松的烦恼也来了,好几档节目想要趁着这个势头邀请他当嘉宾,参加节目,翟松纷纷推辞了,他心里清楚,一旦被放置在媒体这个放大镜下,能被别人看到的,大多只有缺点,他才不要冒这个险。

“这么好的机会都不去?说不定还能帮你涨名气呢。”翟松刚挂断电话,周媛就惋惜地叹息。

“名气涨了有什么用,我只是小虾米,不可能有鲤鱼跃龙门的机会。”翟松略有沮丧,筷子夹酸菜鱼时,三次都没夹中。

“至少是个机会,不试过怎么知道?”周媛鼓励他,“就像你拍的衬衣广告,这才出来没多久就引起了这么好的反响,老总还打算找你拍下一季西装的广告呢,那你是打算拒绝我吗?”

翟松尴尬地笑了笑,他内心其实比谁都渴望登上更大的舞台,可耳畔总会响起一个声音:“你不是这块料”,他害怕就算一时声名鹊起之后会是长久的沉寂,受不了这种落差,所以他退缩了。

“怕了?”周媛挑衅地说,带着些许笑意。翟松被触怒,发狠说没有,但依旧难掩内心的纠结。

很快,翟松就答应了某唱片公司的MV录制,只需他以戏曲扮相出现即可,那天他还没踏出门口,便接到了周媛的电话,说陪他一起去录。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终于,翟松终于忍不住问她,一开始她追着他拍衬衣广告,后来又在生活上对他诸多帮助,如今又一直鼓励支持他,不是仅仅用朋友两个字可以解释的。

“因为你值得。”周媛说话时直视他的眼睛,温柔得能融化冰水似的。

  3

  虽算不上大红大紫,翟松在本地也算渐渐有了名气,窘迫的生活状态大有改善,首付买了套房子,搬出之前逼仄的小公寓。

福祸相依,不知是谁去领导那参了他一本,被找去谈话警告,说他要是接过多的商业活动,最好离开剧团。

翟松面临两难的选择,特别纠结,虽然商业活动得到的报酬远比剧团的薪酬要高,但每项活动都是临时接洽的,不像剧团那样有保障,一旦离开剧团,就意味着下海,有无穷无尽的风险。

人呐,总是抵御不了金钱的诱惑,翟松选择了背水一战,向领导提了辞呈。

月底,是翟松在剧团的最后的几次演出,领导给他面子,在剧院门口贴了公告,说是他的告别演出,若是有老票友想看,抓准机会咯,过时不候。

此时,翟松的召集力不限于原来的老票友,更有一大帮新晋粉丝来剧院捧场,最后那几场几乎场场爆满,还给加座。

眼看着就要完美收官了,可偏偏最后一天出了岔子。

那天翟松早早赶到化妆间,其他人都不在,只看到周媛拎着晚饭在等他:“你肯定没吃晚饭吧?先过来把肚子填饱了。”饭盒里全是翟松爱吃的菜。

翟松正吃得高兴,不知从哪跑来个阿婆,拿着鸡蛋砸人,嘴里念念有词:“剧团辛辛苦苦培养了你这么久,有了名气就一脚蹬?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心都被钱给熏黑了。”阿婆眼神不好使,砸了两个都没砸中。

“小心!”周媛应声挡住了他,一个鸡蛋砸在周媛背上,接着又有一个砸到了头发上。

翟松赶忙上前制止住了阿婆,叫来保安带走阿婆,可眼前周媛的形象却好生令人心疼,粘稠的蛋液黏在她的头发上,怎么弄也弄不干净。

“赶紧忙你的,你的收官之作,千万别被影响到,让台下等着看表演的人失望了,我自己能整理干净的。”说着,周媛就转身出了化妆间,翟松看着起身远走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一丝记忆在召唤他,似乎那幕场景特别熟悉。

  4

  离开剧团,所有时间都是自由的,翟松一口气接了好几个活,周媛劝他慢慢来,慢火才能炖出好吃的菜。可翟松却没有停下他的脚步,原先只是小跑,渐渐变成奔跑,最后变成了疾奔。

如此一来,周媛就被狠狠地甩在了后面,翟松有了工作团队合作以后,与周媛商量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见面自然也少了。

“以后约你,怕是还要先问助理你的行程安排。”难得有见面机会,周媛是憋了劲地吐槽。

“你别挖苦我了,是你带我走上这条路的,现在又怪我不理你。”翟松把皮球给踢了回来。

“那你开心吗?”周媛的表情忽然之间变得严肃起来,她认真地问。

“开心,能做想做的事情当然开心。”翟松的语气是满足的,如今事业生活一帆风顺,要是再能爱情如意,那真是老天赏福气了。

周媛是最好的人选,再过一周便是七夕,待到那时再告白。

可是七夕当天,他却被告知工作要临时加长,而他想打电话通知周媛时却发现手机没电了,他又不记得号码,收工赶到约定餐厅时,早已人去楼空。

接到周媛闺蜜电话时,翟松的心跳差点当机。就因为他的失约,周媛喝了好多的酒,一个人东倒西歪地走在路上,结果撞上了电动车,如今正在医院呢。

赶到医院,周媛依旧醉醺醺:“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周媛说了好多胡话,大抵听得出是因为他爽约生气导致的,然而从周媛闺密的口中,翟松却听到了更加不可置信的事。

闺密说他没良心,亏了周媛对他这么好,从北京文化公司辞职,来到南方,就为了追逐他的脚步。

早在五年前,周媛就见过翟松,当时她还是影视公司的一枚小员工,因为地板太滑,整个人摔倒在地,连带着手里端着的茶水也掉了,在那么狼藉的场面,只有翟松伸出援手,手忙脚乱间,他的衣服印上了不少污渍,直接影响他的演员试镜。

面试官说他连形象都不注意不要来参加试镜,一句“你不是这块料”,更整整影响了他好几年,周媛通过他的微博知道这一切,知道他不甘心窝在剧团,毅然决然辞了北京的工作,到他的城市想要帮助他。

可再见面,他没有认出她,她亦没有提醒,谁会相信偶然一次相遇竟能让她做出这么荒唐的选择,肯定会当她是骗子吧。

闺密的一字一句,翟松听得难受,记忆里的碎片一点点拼凑起来,的确有那样一个画面。狼狈离开的背影,与化妆间里时的背影一模一样,他愣是没记起来。

有生瞬间相遇,将他们串联成一条线,其实他早已与爱为邻,只是迟迟没发觉,幸亏伊人并未走远,一切还能重新开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