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下无人的长椅

后来我们一无所有

“你能不作了吗?”老丁坐下来对我说的第一句就是这个。我还在哭,一边抹眼泪一边恶狠狠的瞪他。

“我说大小姐,这次又是怎么了!分手啦?”

“你说呢!”

老丁一点也不意外,就像他已经习惯了我隔几天又会沉浸在新的恋爱中无法自拔。那时候我大二,漂亮,有钱,作。非要捡个好听的说法,那就是矫情,老丁见怪不怪。

“走吧,喝酒去!哥带你走出失恋的伤痛,迎接美好生活!”

我们就在校门口的路边摊喝酒,晚上人很多,一条街都弥漫着烧烤的烟气和香味,人声嘈杂,我和老丁都有些微醺,抱着酒瓶扯着嗓门说话。

“老丁!你说我长得漂亮吗!”

“漂亮!”

“好看吗?”

“好看!”

“美吗?”

“你能不问一样的问题吗!”

“那你怎么不追我?”我抓了一把花生放在嘴里,含糊不清的说。“我又漂亮又好看又美,那你怎么不追我!我问你!”

老丁已经醉了,扶着酒瓶子,把头支撑起来,眨巴着眼睛打量我,缓缓的说道:“真好看啊……潇潇,你做我女朋友吧!”,说完他就吐了,他酒量一直不行,今天格外的差,我却在那一瞬间保持了绝对的清醒,我看着他蹲在树根旁狼狈的背影,觉得意外的舒服美好,我点头说:“好啊!”。

后来老丁睡了很久,我去找他时他刚刚醒,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变了,老丁求饶说:“大姐啊,我们俩这么多年的朋友,我连你擦屁股用哪只手我都知道,我们怎么谈恋爱啊!”

“我不管,反正我现在是空窗期,你必须陪我!”

那时候我二十,老丁二十一,我们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浪费,所以他稀里糊涂的当了我的男朋友,糊里糊涂,毫无预兆。

  二

  老丁是个积极分子,大三就已经忙着找实习和兼职,他学理我从文,学习上面基本上没什么可以交流的,况且我爸在我上大学之前就把我四年之后的工作给安排好了,用老丁的话来说,我只负责吃饭睡觉和等死。

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陪老丁搬到了外面住,北京的房价贵的没天理,老丁说他不想在北京买房子,环境不好又贵,“我想等赚够了钱就回老家买房子,我们老家环境特别好,真的!”老丁一说起这个就会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可钱是赚不够的,我怕老丁会变成我那个永远嫌钱少的爸爸,我抬起头跟老丁说:“老丁,我们赚的差不多了就不赚了好不好?”

老丁摸摸我的头说好,接着又说:“委屈你了,跟着我。”

我们从友情到爱情过渡的十分自然,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我有你。在那个热情似火,蠢蠢欲动的年龄,爱情是比面包更实在的精神食粮。

老丁的生活忙的翻天覆地,上完课就匆匆的坐车去上班,我只有晚上才能看到他。我买了一辆自行车,每天奔走于学校和出租房之间,在老丁不太忙的时候,还会偶尔下厨做一顿半生不熟又难吃的饭菜,老丁总是一边嫌弃一边跟我说:“下次带你回家,让你尝尝我妈烧的饭菜,那才叫好吃!”。

那时候,老丁对未来的所有规划里都有我,我喜欢他提起家里人,满目欢喜的夸赞他妈妈的手艺 ,我羡慕并深深的爱着他口中的故乡和家庭。

我问老丁,如果以后和你回老家的人不是我,那怎么办?

老丁苦恼的想了很久,结果还是摇了摇头,没想过。

嗯,我十分且非常的满意。

  三

  我和老丁的这段恋爱是我保持的最久的一段爱情,可能是认识的太久了,直接省略了磨合期。后来我也开始工作,进了我爸给我安排的岗位实习,而老丁刚刚走上正轨,之前他磕磕绊绊碰了不少壁,直到毕业之后才真正在一家公司安稳下来。

我们还住在学校附近的出租房里,有时候下班回来看天色还早,会在吃完晚饭之后去学校逛一逛,回来后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谈着以前大学的事,谈我的前男友,谈他曾经暗恋的女生。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房间实在是小的可怜,但那时候在帝都租一个可以容纳两个人的房子已经很不错了,我不想用家里的钱,毕业之后拿着可怜巴巴的薪水和他艰难度日,那时候我们挤在一米二的小破床上,冬天拥抱着取暖,我很少回家,家里有充足的暖气和舒适的大床,可我喜欢抱着老丁睡觉,老丁就算在北京零下十几度的冬天也可以保持身体的绝对温热,而我生来寒气大,一双脚怎么也捂不热,老丁就用脚夹住我的脚,轻轻的摩搓着,不热不罢休的样子。

“暖和不?”

“暖和。”

“其实还能更暖和的。”

“怎么?”

“哈哈,你傻啊,抱紧点不就行了!”

那是我在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帝都里活下去的唯一勇气,我们没钱买暖气,但我们能拥抱着取暖,我对爱情的所有假设,都只要这温暖就够了。

  四

  后来老丁终于在公司混出点成绩来了,上头也器重他,给他升职加薪,而我也结束了自己的实习生涯,拿到了正常的薪水。那段时间老丁忙的要死,每天接不完的电话和应酬。

为了上班方便,我们换了稍大一点的房子,楼上楼下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就算有防盗门,但还是抵不过老丁给我的安全感,我每晚眼巴巴的等着老丁回来,不敢一个人睡觉。

可老丁还是经常忙到深更半夜才回来,醉醺醺的,狼狈不堪。我听到他的动静就会飞奔下床把他扶进来,帮他擦洗,换衣服。我心疼这样的老丁,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老丁面带憧憬的跟我说他老家的事了,那时候我能在他眼里看到一个山清水秀,风景无限的故乡,可现在我看不到了。

那段时间我们经常吵架,为了钱,房子,晚归以及一切可以吵的因素,我在老丁很少的清醒的情况下问他,你一个人能照顾好自己吗?老丁盯着我的眼睛,良久才吐出两个字:“不能”,我的心软了下来。

后来就算老丁回来的越来越晚,我还是靠着以前老丁给我的所有回忆留了下来,我开始努力的尝试一个人睡觉,等到老丁醉醺醺的回来,我睡眼惺忪又波澜不惊的把他扶进来。

“老丁,我们不要在北京了好不好?我不想看你这样。”

“你真好看啊!”

“老丁,我不要你赚那么多钱,我们就像以前那样不行吗!”

“我,我难受……”老丁吐了个昏天黑地,我把他扶起来的时候,他抱着我有气无力的说:“潇潇,我怎么,怎么那么累啊……”

我想一定是我们哪一步走错了,一定是这样。

直到那天老丁彻夜未归,我睁着眼睛呆呆的想了一夜,等到清晨的阳光洒在帝都的高楼大厦上时,我打通了老丁的电话。

“老丁,我们分手吧”

“乖,别闹,我这儿还忙着呢”

“老丁,我说真的,我们分手吧”

“别闹别闹,乖啊”

我挂了电话,收拾行李,离开了那个曾给我所有爱和勇气的地方,我想我看不到你秀色可餐的家乡,也吃不到你妈妈做的饭菜了,我们要抹去所有曾经在彼此未来中留下的期待和想象了,我们带着爱和贫穷来,我们有钱了,可我们一无所有了。

  五

  我终究还是离开了北京,从头开始。我也老大不小了,被迫去参加各种各样的相亲,可我还是一样的作,矫情,甚至比曾经那个年轻漂亮的我更甚,我想原来老丁就是这样忍了我那么多年啊。可我已经失去了老丁的联系,我们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似乎从来没有在那个人潮拥挤的城市爱过,拥抱过,挣扎过。

后来我从老同学那里得知老丁一直在找我,我在两年后参加了老丁的婚礼,很久没有联系的老丁已经足够有钱到可以办一场像样的婚礼。

我躲在角落很努力的避开老丁的敬酒,后来老丁还是醉了,练了这么多年的老丁酒量还是一如既往的差,我远远的看着他喝醉的模样,终于决定彻底的放下,我端着酒杯走到他面前说:“新婚快乐啊,老丁!”。

他听见我说话,扶着酒瓶子把头支撑起来,眨巴着眼睛打量着我,缓缓的说道:“嘿!你真好看啊……你能,能做我女朋友吗?”

“好啊”,如果回到那年的夜晚,弥漫着烧烤气息和嘈杂的人声,我还是会这样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