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木棉花

喜欢木棉花的女孩

湘东的二月,气温还没有完全回暖。纯熙缓缓走出书店,呆呆地望着远处,心情五味陈杂,低落到了冰点。

张纯熙,中等身材,胖瘦适中,往左边额头倾斜的刘海差一公分就触到了清秀的眉毛,一副黑框眼镜,鼻梁略挺,嘴小唇厚,下巴稍尖,数根短须,笑起来右脸勉强有个小酒窝,一看就是个斯文人。

如果不是附近有个书店,也许他跟琬琰永远也不会相识。

辞职后的头两天,他都是早上十点就去附近商场里一楼的24小时书店泡着,商场大门十点才打开,十一点四十离开。只有十几天就过年了,又还要练车,听教练说二月十五号早上有场考试,就没打算急着找工作。索性早上去书店打发时间,他本来也是个爱看书买书的人。

“你好,请问这本书多少钱?”纯熙拿着一本书走到书店中央位置的收银台问道。

“您好,这本是三十三。”收银员微笑的回答。

“好的,我还想问下,这个书店不是整天都开放么,还有没有其他门可以进来,商场大门十点才打开,我昨天来了没找到其他门进来。”纯熙边付款边问。

“看下您左手边,那里有个侧门可以进来的。”收银员回答的同时还朝那个方向指了一下。

“好的,谢谢。”纯熙说完便拿了书朝那个门出去了。

从那以后,纯熙每天早上九点就从那个侧门进书店,还是十一点四十离开,而且每次进来和出去的时候,他都会给那个告诉过他侧门的收银员一个微笑,对方也以微笑回应,打招呼的方式也仅此而已。

他清楚的记得在第六次离开书店的时候,之前的那些情节便不再重演,而是有了新的微妙变化。

“今天怎么走这么早呢?”还没等纯熙走到面前,那个收银员就先朝他说话了。

“刚有个朋友打来电话,让我中午去他那吃午饭,所以我得早点坐车过去。”

“噢,是这样啊,那你赶快去吧,别让你朋友等久了。”她微笑地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头了。

“是的,谢谢,我先走了。”

纯熙走出了书店,隐隐感觉今天呼吸的空气都有点跟以往不一样,似乎快活多了。他心跳有点不规律,想故作镇定,但脸部的肌肉状态掩饰不住他内心的激动。

第七天,纯熙没有去书店。他其实早就想认识一下那个姑娘了,小脑袋里也想过很多种搭讪的方式,可还是不很自信,昨天算是个突破口。

第八天早上,他总算下定了决心去书店,到了柜台那,仍然是对那位收银员微笑了一下,便径直走到之前待的那个书架下了。这天早上他是没有心思看书的,但还是随意拿本书在那做做样子。眼睛却时不时往书店中间位置瞟过去,他发现她有时候也往这边瞄一下。但每到这时,纯熙就迅速把目光转回到书上,他不敢跟对方有目光的接触。即便是这样,心脏也已紧张得快要骤停。这种力量,十分惊人。

时间快到十一点二十了,纯熙的内心还在挣扎。要不要这么做,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如果没有被拒绝那又怎么做。终于,在脑海里又迅速排练一遍后,挑中一本《偶遇者》,朝收银台走去。

“你好,请问下,这……这本书,怎么卖?”纯熙发音有点不平顺,眼睛没有离开过书本。

“三十。”收银员说完还看了他一眼。

“喔,好的。”双手慌乱地摸出钱包,付了钱。

“好的,刚好收您三十。”说完就偏头看着屏幕。

“那个……吭……我想……我想请问你一个问题。”纯熙双手交叉紧握,用双肘的力量支撑整个身体靠在收银台上,右脚尖不停地在地面上扭转。

“好的,是什么问题呢?”她扭过头来问道。

“就是……我,可不可以……认识下你,我想,认识你。”纯熙细声细语说完便紧抿双唇,刚看到对方眼睛就低头盯着台面上的大理石花纹,神情紧张。

“原来是这样的啊,我……我想我可以考虑下。”她看出了他的紧张,俏皮的回答。

“那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啊!你看这样行么,可不可以把你电话号码告诉给我,回头我再联系你,我叫张纯熙,我马上得去坐车了,你看可以吗?”纯熙急急忙忙地说完,好像这口气再不说完就会把他憋晕。

“啊?那……那好吧,我写给你吧,你等会。”她边说边去拿笔和便签。

“真的很感谢,我得先走了,拜拜。”在接过便签的同时,纯熙顺手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留在柜台上,拿起书就快步走出去了。

出了书店,感觉更像是一种解脱。那张纸条是事先准备好的,里面是纯熙的电话号码和寥寥几字,本来是打算如果被拒绝就递给对方的,但当时不知怎么的就给出去了。他在门口握紧双拳,用力轻轻地说了一句yes,然后抬头长舒一口气,把电话号码紧握在手中,坐车去了。

回到家,他并没敢直接拨打那个号码,而是选择发短信。

“你好,我是张纯熙,就是中午想认识你的那个人,不知道你还记得么。虽然这种方式有点过时,也有点唐突,但我也捏了一把汗,真的好高兴能有机会认识你,请问下怎么称呼你呢?”

“哈哈,我看出来了,我当时也有点紧张呢,真没想到会有人在有书的地方想认识我,我也很开心。我叫王琬琰,就是楚辞 《远游》中怀琬琰之华英的琬琰。”

“哇,这是个很文艺的名字,而且很好听。你一定很喜欢读书吧,要不也不会选择在书店上班了,我是这么想的,不知道对不对。”

“谢谢,你的名字也很不错,还很好记呢。其实也谈不上很喜欢,只是这里的环境和气氛我倒蛮喜欢的。当然,也可以有很多时间看看书。”

“嗯,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了,我挺羡慕你的。”

“真的吗?我觉得各有各的优劣吧。我这里工资不是很高,但比较轻松,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你呢?”

“我第一次听你说话就觉得你是北方人,对吧?明天中午我会来商场,那里有很多好吃的,我想请你去尝下我们湘菜,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你看好不好?”

“很不错哦,这都被你听出来了,我是廊坊人。你还要请我吃东西?那怎么好意思,你的心意我领了,不用那么麻烦的,谢谢你了。”

“不麻烦的,能认识你,我很高兴,以表谢意嘛,希望你不要拒绝。等会我加你微信,还希望你通过一下啊,谢谢。”

验证通过后,纯熙立马把备注改为琬琰。

第二天,怀着忐忑的心情站在书店门口等着,脑子里的世界很丰富。十二点五分,琬琰出来了。

“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你饿了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等会饭点人很多的。你喜欢吃什么菜呢?”

“我都可以。”

“这个太难了,你还是说下吧,能吃辣么?”

“能,要不吃火锅吧,冬天比较冷,那个蒸鱼头我觉得还不错。”

“好,那就去五楼,那有家店还不错,之前朋友带我去吃过。”

从这顿午饭中,纯熙知道了琬琰的名字是她爷爷取的;知道因为自己每天给她微笑,她才愿意认识他的;知道她喜欢吃豆腐脑、酸辣粉;知道她是在湖南读的书,会计专业,去年六月刚毕业,在书店工作快九个月了;知道琬琰不仅喜欢玫瑰,还特别喜欢木棉花……

琬琰也知道了纯熙有时候下午要练车,所以一般就选择早上来书店;知道他是湖南人,喜欢旅游,去过北京,济南,西藏等地;知道他明年还是要做老本行,只是要换一家气氛好点的公司;知道纯熙在跟女孩面对面聊天时,比较害羞,有点不自在……

就这样,他两成为了朋友。

因为春运期间,一票难求,所以在十一月份的时候,纯熙就买了一月三十号回家的票了。书店是二月五号才放假,但琬琰是外省人,可以提前两天回家,她也就早早把票买好了。

在接下来的五天时间里,纯熙都像往常一样,每天都去书店,只是有点不同于以往了。现在每天到了十一点四十,他不再是一个人出去了,而是等琬琰下班一起去吃午饭;下午练车完后,又赶到书店,和琬琰一起去吃晚饭,闲逛,再送她回家。

二十九号下午,纯熙照常在书店门口等琬琰下班。当天早上就约好了琬琰下午下班吃晚饭后,一起去看电影。他听说那个《老炮儿》很不错,琬琰确实也没看过,所以就答应了去看电影。

假装认真看电影的纯熙发现,琬琰看电影时,有时目光游离,有时又有点像很投入的样子,因光线较暗,不好确定。但她的左手一直放在凳子的把手上。

之前那几天,纯熙一直都想找个时机去牵琬琰的手,可每当手慢慢向她靠近时,还没碰到就缩了回来,就像初次作案的小偷一样,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来了。这次他不想再错过机会,心想琬琰也许就是故意这么放的呢。再说了,有些电视里经常出现的画面不正好符合今天的场景么。他稍微向右倾斜,右手肘压在把手上,眼睛盯着不断变换的荧屏,余光随着手背慢慢向把手上的另一只手靠拢。刚碰到一瞬间,两个人的都手都缩了一下,像触电似的,眼睛也猛眨了一下。但这次纯熙并没有退缩,而是顺势就把琬琰的手握在自己温暖的手掌里,简直一气呵成。琬琰并没有缩手。他从余光里看到了她微微上扬的嘴角,纯熙的脸上露出了既羞涩又得意的笑容。这颗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好一会才放缓了频率,他并不知道电影里在讲些什么,也不在乎了。

就这样,一直到电影放映完,再到瞎逛,再到送她回家,一直都这么牵着手,有说有笑,生怕分开,如同一对真正的情侣。

三十号这天,纯熙没有来书店,因为他要赶早班火车回家。他们也就只能用微信、通话来保持联系,增进情感。这种感觉是世界上最美的感觉,轻松、愉悦,又难以言表。就像自己有一双翅膀,轻柔地踏在云端欣赏风景时的心情一样,舒服极了。

纯熙每天都会多次翻看手机里琬琰的照片,不管有空没空,脑子里都循环播放她的画面。干脆利落的齐肩短发,齐刘海,淡淡的板栗色,看起来刚硬乌黑的睫毛,只要一笑就会微微翘起的嘴角,显得她别有韵味,俏皮可爱。还有那略尖的下巴和有点婴儿肥的脸蛋,着实惹人喜爱。

纯熙计划好了要在情人节那天向琬琰正式表白,因为这次的情人节刚好是年后上班的第一天。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巧合。他早已想好了,到时候买一束玫瑰花,再加上一张早已准备好了的,过了胶的一株木棉花照片,等她出店门的时候再表白送给她。每次脑子里在排演这一幕时,心里又是紧张又是激动。照片一直放在包里,背面还写有想对她说的话。

也许上天喜欢捉弄人,有时候,美好的事物就如同昙花一现。从大年初三开始,琬琰就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她既不回复信息,还关机。

到了第一天上班,纯熙大早上就去书店,她并不在那,书店的工作人员也说暂时不知道什么情况。

这一刻,他只觉得胸口发闷,顿时感到一种只有跌落深渊才会有的绝望和无助感。脸上不动声色,大脑一片空白,犹如灵魂脱壳。在书架下坐了好一会,才呆滞的走出书店。

接下来,他还是不停地给琬琰发信息,拨打她给的那个号码,开始掉落在在无限的期待中。就这样无时无刻不盯着手机,只盼望能马上再次见到琬琰,其他的事情早已被抛一边。他也不愿相信自己的猜想会是真的。

二月十五日下午,他的猜想还是应验了。琬琰回复了一条消息,她说她很抱歉,家里不让她回南方了,让他好好照顾自己。他问她为什么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只回复了我很好,很高兴能在浪漫的地方与你相遇。木棉花稳重、美丽,即便在凋落时,花也不褪色、不萎靡,英雄般地跟尘世道别,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它。从此便再也没有回信。

他在客厅里坐立不安,不停地踱来踱去,一直想着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急躁不安的他往墙上狠狠打了一拳。很久很久,才安静下来。

慢慢从包里拿出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木棉花是多么的美丽啊,五片花瓣,通红通红,满枝丫。几滴晶莹的泪珠不自觉地嘀嗒嘀嗒落在照片上,仿佛看见木棉树下有她的身影,仿佛依稀听到她在耳旁细语。多么真实的幻觉。

“你说你很喜欢木棉,但从来没有真正见过

这是多么让我感到意外,感到你的与众不同

可冬天里木棉不开花

我只能先送张照片给你,希望你喜欢

你可曾知道

就是那天的中午,那一刻

我确定我的心不是在瞎跳,而是在翩翩起舞

从那时起

我坚定地意识到

我喜欢上了一个喜欢木棉花的女孩”

这是写在照片背面的情书,也是他写给琬琰的唯一一封,只可惜他永远也不能把它交到琬琰手上了。

而那本《偶遇者》,依然放在桌上,薄膜包装都还没被拆开。只有封面上的作者纳丁·戈迪默,双手交叉握着,托着下巴,默默地注视着他。他似乎相信,也许琬琰就是这个偶遇者,终究不会有太多交集,还是不要打开了,就让它一直放着吧。本来买这本书也只是用来搭讪的,并没打算要读它。

缓缓走到窗边,双手轻轻地放在窗台上,伫立良久。窗外,烟雨蒙蒙。

二月十六号早上,纯熙再一次去书店询问琬琰没来的原因。得到的回复是,琬琰病了,前天晚上已申请辞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