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中的小岛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苏夏自十岁起就跟着白胡子师父学习医术,虽然师父上了年纪,但腿脚依旧那么灵活轻便,几十岁的人了,走起山路来身轻如燕。

这天,师父对苏夏说:“苏丫头,陪为师到山上走走,只有真正见识过药物的生长环境,你才能更懂得药性和用途,医术才会有所精进。”

师父说完,便往山上走去。纵使苏夏努力加快了脚步,但仍与师父拉开了很远的距离,没一会儿,苏夏就气喘吁吁的了。往前看,哪还有师父的影子!

苏夏放弃了继续追赶的念头,往四周看看,这里山清水秀,风景宜人。路边长着一棵奇形怪状、枝繁叶茂的大树。烈日炎炎,这实在是一个乘凉好地方。

苏夏抬头看了一眼大树,索性爬了上去,躺在粗壮的树枝上休息,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阵马蹄声扰了她的清梦,原来是一群将士经过,在此进食休整。几个士兵坐在大树下闲聊。

“听说这次老夫人亲自给咱穆将军物色了几位美人,不想都被将军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也难怪啊,大公子的孩子都可以满地跑了,咱们将军身边却连个侍候的人都没有,老夫人肯定着急了。”

“哎呀,我就纳闷儿了,男人妻妾成群不是很正常的嘛,谁不希望左拥右抱啊!可咱将军倒好,说什么要娶就只娶自己心爱的女子,不需要三妻四妾!你们是没看到,老夫人听完气得脸都青了。”

“我总觉得吧,咱将军是上战场带兵打仗的英雄豪杰,压根就没有儿女情长那根筋。”

……

苏夏听完,对这位神秘的将军充满了好奇:有意思!真想见识一下是何方神圣!

马蹄声再次响起,那群人疾驰而去,只留下身后的滚滚烟尘。

苏夏自小长在豪门,父亲妻妾成群,她常常看到母亲黯然失落的神情,心里不禁难过。

也许是环境影响,苏夏对婚姻极为抵触,即使到了可以婚嫁的年纪,也仍痴迷于医书药草之中。她害怕将来和母亲一样,在四面墙一面天里慢慢凋零。

她渴望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爱情。

今日所闻,在她心底掀起了波澜。

过了几日,边关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来势之凶猛,让人猝不及防。京城贴出告示,大量征集名医大夫。

这场瘟疫虽然没有让人立即丧命,但却极具威胁性。感染之人上吐下泻,头痛身疼,同时伴有浑身无力,神志不清的症状。

疫情无人能诊断出来,边关顿时人心惶惶,军民不安。恐慌情绪已经开始蔓延,如不想办法制止,恐怕会酿成大灾难。

苏夏最喜欢研究各种疑难杂症,此次的瘟疫更是引起了她的关注。向师父请示过之后,她毫不犹豫地加入到去往边关的队伍中。

长途跋涉,一路奔波,历尽千辛万苦,他们终于抵达目的地。

还没有时间停下来休息,苏夏就被安排去军营诊断病情。经仔细查看,她发现感染者都被蚊虫叮咬过,他们身上有不同大小的红肿,这种情况她曾在医书上见过,找到一种叫天葵的植物即可。

穆云飞将军带着御医来到营地时,一下子就看到了面容憔悴却难掩绝色的苏夏,心中不禁一动。

此刻苏夏正为了确保诊断结果的可靠性,尽力查看更多的病患,根本无心四处张望,因此没看到远处有一双眼睛正专心致志地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

经过多次查看,苏夏证实了心中所想,于是马上让士兵带自己去找将军,说是有要事相告。

士兵通报过后,对她说:“穆将军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进去之后,苏夏看到桌子前坐着一位气宇轩昂、英武不凡的男子。不禁惊叹:“原来这就是当日树下那群人谈论的将军啊!”

但想起正事,她赶紧说明了来意。思路之清晰,逻辑之缜密,言语之慎重,让穆云飞叹为观止。

谁说女子不如男?让那么多人束手无策的瘟疫,在她敏锐的观察力下有了眉目。眼前这位有理有据、不卑不亢的奇女子,怎能不让人心动?

一见便钟情,再见已倾心。只不过当务之急是寻药救人,儿女情长暂时被搁置一边。

穆云飞听完苏夏的话后,立即召集将士商量事宜,决定飞鸽传书让人照着图样找寻天葵,快马加鞭送至边关试验,如若有效,将让人大量供应。

第二天,有士兵急急忙忙送来些许天葵,苏夏等人抓紧时间熬制汤药,让感染者服用之后,病情果然得到了缓解。边关的将士和老百姓都感到无比惊喜。

连日来的奔波和诊断,在找到药方之后,苏夏紧张的神经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放松。夜幕降临,她再也撑不住疲劳,缓缓睡去了。

穆云飞则毫无睡意,但仍打算闭目养神。在他看来,这一场瘟疫来得如此之巧合,绝对不是天灾那么简单。

果然,这是敌方动的手脚,他们希望借这场人为的瘟疫,削弱穆云飞一方的战斗力,并且趁机进行偷袭。

当天半夜,一大群人黑衣人悄悄从山林向军营逼近。此时大多数人已进入睡眠状态,留下守卫的士兵也开始哈欠连连。

一小拨黑衣人靠近营地后,分头行动,有人往营帐里吹入迷烟,有人往营帐周围泼了些液体。他们得手后迅速返回山林,行动之敏捷,声音之轻巧,让人无法察觉。

有风轻轻吹过,树叶沙沙作响。穆云飞忽然睁开了眼睛,细细聆听片刻之后,翻身而起,披上盔甲,手拿佩剑。他掀帐而出,顿觉空气中有一股异常的气味儿,再看向两旁的山林,他的脸色开始变得凝重。

正当他想召集士兵加强防守时,远处火势汹汹,有人大喊:“着火啦,快来救火啊……”

不多时,四周的营帐都开始着火了,火势之迅猛,让军营变成了一片火海。

另一边,黑衣人看到火光连天,目的已经达到,便悄无声息地离去了。

穆云飞调兵遣将救人,一切安排妥当,自己就赶往了苏夏所在的帐篷。那里火势最大,帐篷已经面目全非了。

两旁的守卫被打晕在地,穆云飞大喊了几声苏夏之后,直接冲了进去。此刻的他顾不得那么多,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苏夏,你一定要活着!

进去后,他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苏夏,心中一紧,有些颤抖地跑到她身边。

谢天谢地,还能探到微弱的气息,穆云飞欣喜若狂,“她还活着,她一定会没事的……”抱起她就迅速往外跑,背后被倒下来的东西砸伤也完全没有在意。

风凡是穆云飞的师弟,习武的同时,兼修医术。得知瘟疫之事后,也迅速从武山赶到了边关。抵达之后,才发现已有神医诊断出了疫情。

风凡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兄这么失魂落魄,从来不在意女色的师兄怀里居然抱着一位女子,并且着急地让他救治。要知道,在他心中,师兄无论何时都是淡然的。即使面对十万劲敌,他都能从容面对。

穆云飞顾不上此刻的失态,把苏夏轻轻地放在风凡面前,急切地说:“风凡,你快看看,救救她。”

风凡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将手指轻轻地搭上了女子的脉搏,虽然跳得很慢,可是,依旧是有规律地跳着。

由于苏夏被刀刺伤,流血过多,导致伤势严重,加上吸入浓烟时间过长,现在只剩一口气了。能救她的,只有武山玉露丸。世人皆知,此珍宝世间罕有,武山上下,只有师父和穆云飞各有一颗。

风凡看了一眼师兄,穆云飞立即意会,毫不犹豫地拿出了武山玉露丸,慢慢喂入她口中。风凡拿着药箱,替她包扎好伤口。她暂时已无大碍,苏醒却仍需一段时间。

另一边,被夜袭后的军营已经变得混乱不堪,只不过,这一击非但没有击溃穆家军,反而激发了他们的斗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将奉还。

穆云飞组织了全部兵力,对敌军发起进攻。穆家军凌厉的杀意和强大的气势,锐不可当。

无数次共同演练,让他们之间形成了默契。对穆家军来说,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厮杀,在这灰暗的战场上,他们勇往直前,彼此为伴,同生共死。

师父在得知穆云飞将玉露丸给了一名女子服用后,心想这小子终于开窍了,于是决定出手相助,命令风凡带领武山弟子前去支援。

一场敌方与穆家军的生死对决,终于分出胜负。经此一役,敌方元气大损,边关重新恢复了安宁。短期内,敌军是不会也不可能再来侵犯了。

穆云飞一战成名,无数将领钦佩他的骁勇善战。而风凡则笑说,师兄那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苏夏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此刻,自己却安好地躺在床上。难道是回光返照?她试着动了一下身体,伤口传来阵痛,原来自己真的还活着。

风凡从外面进来,看到苏夏已经清醒,不禁松了一口气。苏夏得知自己是服用了穆云飞的武山玉露丸才得以苏醒,心中犯疑:医者谁人不知这是世间罕有的宝贝,可自己却有幸吃下了,将军为了自己惊慌失措,为什么?自己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女子,何德何能?

穆云飞收到风凡的通知后匆匆赶来,看到清醒的苏夏,喜上眉梢,激动不已。

也许经历过生死的人更懂得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穆云飞诚恳地向苏夏表达了自己的爱意。

无论是她认真查看病情的身影,还是她说起疫情侃侃而谈的神情,都让他深陷其中。看到她面无血色晕倒在地的那一刻,他面如死灰,心中悲痛万分。探到她尚存呼吸时,绝望之中又燃起了希望。

这个女子,轻易就能牵动自己的情绪,对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他向她承诺,今生今世,若娶了她,妻室只会有她一人,永不相负。

人非草木,柔情相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是那么害怕背叛、渴望温暖的她。

苏夏热泪盈眶,如果有一个人,肯一心一意爱她,那么她穷毕生之力,倾尽满腔情意,也会爱他护他。

数日后,苏夏痊愈。边关举行了一场隆重的婚礼,只不过这姻缘没有父母之命,也没有媒妁之言,有的是两心相悦,真心相待。

一拜天地,感谢劫后重生。

二拜高堂,感谢养育之恩。

夫妻对拜,余生请多指教。

“礼成!送入洞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