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在石头上的女孩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

我的初恋开始于大一,结束于大四毕业,我们分手的直接原因也是那可笑的异地。我的初恋女友叫肖灵,毕业后她执意要去深圳,而我想留在南宁,是我提的分手。分手是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我诚惶诚恐地说出了分手二字,而肖灵则是淡淡地吐出一个字”好”,便转身离开,而我也没有上前去挽留。这场分手已经酝酿了好几个月,既然不能陪着你一起飞,那就放手让你飞。我抬头看着星空,星星眨啊眨,我的眼泪流啊流。

在恋爱里,安全感这个词一般会和女生绑在一起,而我们的恋爱,安全感却和我连在一起,在四年的恋爱里,我始终觉得安全感不足,我总在不断证明肖灵够不够爱我。如果分手时肖灵能挽留我一点点,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跟她走,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而我也不肯低下头求她留下来,就这样我们彼此结束了这段四年的感情。

都说失恋的女生很矫情,可是失恋的男生也有矫情的时候,也有伤心想流泪的时候,也有想抱抱的时候,可是作为一个男孩你就不该有矫情脆弱的时候,否则你就被认为是一个娘炮。于是我用抽烟代替了伤心,用喝酒代替了流泪,可是烟越抽越难过,酒越喝越清醒,每当夜深人静时,我还是像个怂包一样哭得像条老狗。

谈恋爱我们约定过,如果有一天分手,也要做彼此的好朋友。我们分手后,还是会偶尔联系,肖灵会跟我说,面试的奇葩事情,也会告诉我大城市的繁荣,还有处在大城市的无奈。她偶尔会发一些照片给我看,她每天上班搭的四号线地铁,还有她经常去买包子的包子铺,还有她经常去逛的超市,以及周末去游玩的地方,大梅沙,小梅沙,红树林,梧桐山,西冲……我每次都看着照片发呆,偶尔流下几滴眼泪,我不应该是陪在她身边那个人吗?她每次游玩都没有自己的照片,因为没人给她拍,她只能拍景物。

我看过她发的每一条心情,她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只是她应该不知道吧。有时她会吐槽生活很累,有时是伤心过去的感情,有时我甚至觉得她的每一条心情都是发给我看的,每次听到她过得并不是很容易,我就很想飞过去给她一个肩膀,可是我却找不到关心她的理由。

大学舍友时常调侃我,”看着你们俩拧巴的劲儿,看着都难受,要爱就在在一起,不爱就分得干干净净,为什么明明两个人还爱着,就是不能好好地在一起,是男人就去把肖灵追回来。”

我每次只能摇摇头,不作任何解释。有时候明明很相爱,却找不到继续相爱的理由。

肖灵很少提及在深圳过得如何,也很少提及工作是否顺利,她不说我也很少过问。有一天,她突然问我:”赵越,我想去学UI设计,觉得做文职根本看不到未来,想涨工资也很难。”

我说:”女孩子在职场上是要比男孩子困难些,可是你是一个文科女,学ui设计你学得会吗?”

肖灵说:”可是我想试试,现在不试的话,以后就真的没有机会试了。”

我说:”学费多少钱呢?”

肖灵说:”两万。”

我说:”需要帮忙吗?”

肖灵说:”不需要,我有钱。”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肖灵都没有理过我,估计是忙于学习吧,我每次发消息她也没有回复。

半年后,肖灵告诉我,她学ui毕业了,并且找到了不错的工作,工资是文职的两倍。我替她感到开心,我知道肖灵一定吃了很多的苦,ui那么难她居然都能学会。

后来肖灵很少找我,我只能在她的朋友圈里寻点消息,可是她的朋友圈也更新得很少,我只能找深圳的同学了解消息,可是深圳的同学也很少知道她的情况。

一年后,我来到深圳,来到她的城市,走过她来时走的路,走过她走过的大街小巷,还有她时常搭的四号线,还有那家包子铺,还有那家她培训的学校,幻想能在哪个街角遇上她,对她说句”好久不见”,可是走遍了她对我所说的大街小巷,始终没有她的消息。我找遍了身边所有的同学,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何会突然人间蒸发呢?

后来她的舍友小曼告诉我:”当初她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去了?渣男,活该。”

我说:”我怎么就变成渣男了?”

“你知道肖灵毕业这几年都怎么过的吗?她为了多赚点钱,放弃轻松的文职,去学ui设计,几个月里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连过年也是在深圳过的,因为她没车费回家。她妈妈还生病住院了,她为了省钱,每天就只喝白粥。好不容易学成毕业了,拿到了高薪工作,才上了半年的班,存了那么几万块钱,她妈妈那边确实没人照顾,她只能辞职回了老家。之后她嫁给了当地的一个男人,听说人不错,成熟稳重,会照顾人,还多金,就是年龄稍大一些,比肖灵大8岁。她现在过得很幸福,你不要去打扰她了。她曾经等过你,等你来找她,可是你现在才来,太晚了。”

原来肖灵当初要来深圳是因为家里困难,她想多赚点钱,她去培训学习是想改变命运,她不想认输,她想靠自己养活家人,可是后来命运捉弄,最终她还是被迫回了小城市。我不敢想象她是否爱现在嫁的男人,不管如何我都愿她幸福。原来这么多年了,我依然还是不懂她,她想要的是什么,我这么多年依然还是不懂,可是当我懂的时候,却她却嫁做人妻了。

肖灵走了,我却来了,我租住在原来她住的小区,走着她当时要走的路,搭着她当时要搭的地铁,吃着她经常去吃的快餐店,可是却再也遇不上她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