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拿橙子的女孩

埋进心里的你

在南星辰的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人。就像是一根销魂钉,牢牢地,怎么都拔不下去。名字与自己遥相呼应——北潮汐,“南国若潮汐,北国有星辰”,就连这还是南星辰在好友的八卦中知道的。南星晨看了看周围雪白的墙壁和身上的病号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开始在电脑上敲出几个大字——埋进心里的你。

  一

  时间太久,南星晨已经记不清和北潮汐的第一次相遇了。只记得第二次,在大街上,北潮汐从后面拍了一下她,只记得有轻轻柔柔的风,明媚的太阳和万里无云的天气。

“喂,你还记得我吗?”

很明显的男性声音显得唐突。南星晨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他的脸又往地下看了看做思索状而后摇了摇头。

“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北潮汐。我们在画班见过呀。”

“有点印象。你好像是老李原来的学生吧。”老李是素描老师,不过一点也没有老师的威严,南星晨和其他同学就叫他老李了。

“对,我看到过你就来打个招呼。对了,你不是附中的吗?我怎么没看到过你?”

“平时不出去。我先走了。”南星晨戴着大口罩,掩饰了满面的震惊和疑惑。她当然记得他,因为北潮汐这个人很耀眼,让人印象深刻的明亮,是看一眼就会记很长时间的那种。

这就是他们的相遇,那天阳光微凉,天气正好。

  二

  不知道为什么,南星晨竟然有点想北潮汐。于是就发生了很奇怪的一幕。以前南星晨基本是上午第二节课下课和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各去一趟厕所,解决一下人的正常新陈代谢,可是现在,除了在上课是英语,几乎节节下课都在外面游荡。就连她同桌都觉得她脑子有问题了,成天的问这问那,关怀南星晨的家庭是不是和睦,人丁是不是兴旺。

“好了。”就在同桌的无数次的询问后,南星晨终于放弃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想法。一声怒吼就向她同桌劈头盖脸的砸去。

“那你告诉我你又在抽什么风我就放过你。”

“姐姐,我就是觉得快要考试了去放松一下我压抑的心情,这都不行?我又没打扰你少女思春。”南星晨腾地站起来,大声说,“让我出去。”

“得得得,我给你放松自我的自由。别生气别生气,大家都是一家人吗。”同桌抛了个媚眼,半开玩笑的哄南星晨。

“潮汐,这两天怎么天天出来打球呀。真是闲的。”北潮汐的死党一手搭着他的肩,一手抱着球。

“行了行了。这不是要考试了嘛,我也是压力太大。”北潮汐狠狠的拍掉了死党的手,外加翻了个白眼。

“你信不信我不陪你打球了。走了走了,你自己慢慢玩吧。”死党也不甘示弱的翻了个白眼,拎着球就走了。

“喂!!!”北潮汐冲死党的背后大喊。换来了死党潇洒的挥手,”拜拜了您。“

他刚想回去就看到了正在操场上掰手指头的南星晨,微笑着上去打招呼。

“喂,我又见到你了。你不是下课不出来吗?”

“出来散散心,真巧。”南星晨觉得前方一大片阴影,刚想避开就听见了北潮汐的声音。心里想:巧个屁,皇上我天天都跟文艺青年似的。可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微笑着问好。

“我也是。”

“你也是高二的?”南星晨微笑的问他。

“对,不过我是后转来的。还转没一级。”北潮汐挠挠头,冲南星晨吐了吐舌头。

“哪……我回去了。再见。”南星晨挥了挥手回去了。

“我也要回班级了,嗯,再见。”

这是偶然的再遇,却是必然的偶然。

  三

  “南星晨。”

南星晨缓缓回过头,看到了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北潮汐。真的,这真的是一次偶然。南星晨都没想到北潮汐会和她顺路,而且顺了一道。直到她自己回家。

北潮汐也没想到,他辛辛苦苦在学校操场等了那么多天结果,结果他们每天回家可能碰到。这半个学期过去才知道。

不得不说,书上说的是对的:你认识一个人的时候,世界都变小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半个学期都没看到过,结果一认识一周能见好几次。就是不知道有几次是人为,有几次是自然相遇。

“ 北潮汐?第五次了。”南星晨伸出五个手指晃了晃。这一周已经第五次了,平均一天一次。再来她都要审美疲劳了。

“这是有缘哪。我还奇怪呢,怎么天天都能碰到你。诺,给你。”北潮汐从书包里拿出一叠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英文单词,“一天一篇,哪天我考。”

“你这是谋杀。我代表人民谴责你。”

“行了行了皇上,你还是把它背下来在谴责我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学的,英语基础差到一定程度了。”

“哼。我也只有英语不好。下次考试碾压你。”南星晨一把拽过白纸,哼了一声。

“拜拜。”

“再见。”南星晨恶狠狠地转过头回家。

北潮汐也回头走了,却轻轻的笑出声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她不像一开始见面那样高冷了,反而有点好玩了。

而南星晨却收回了笑容,垂下眼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偏离了她人生的轨道了……

  四

  “星辰,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哎,你有没有?”同桌在一天下课的时候拉住南星晨的衣服小心翼翼的说。

“你看我像有吗?”南星晨翻了个白眼,继续做老师留得作业,“你喜欢谁呀?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

“去你的。咱班班草,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同桌一手拄着下巴,眼神若有若无的飘向班草。

“你也就是一外貌协会。真不知道他除了长得好了点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勾引’你们这些人的。”

同桌十分怪异的瞅了她一眼,又摇摇头,“你吧,哪哪都好。就是不像个女的,连属于青春期的荷尔蒙都被你自己给隔绝了。那么早把自己的人生规划好有什么用?最后不还是变成了一堆灰。走一步看一步不就行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南星晨不说话,心思却飘到了一个人身上。是啊,有什么用?规划了那么多结果还是没规划好。她喜欢他,已经违背了她所有的规划。

同桌继续在身边唠唠叨叨,谴责南星晨的腐朽和不知变通。南星晨却突然趴到同桌的耳朵旁,轻轻的,颤抖的说,“我好像也喜欢上了一个人。”

  五

  “潮汐,前两天和你一起走的认识谁呀?”死党搂过北潮汐的肩膀,神秘兮兮的问。

拍掉死党的手,而后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就跟我没关系了?你妈可是让我24小时监控你。”

“你天天和我一起睡觉?”

“滚。”死党打了北潮汐一拳,“说说,是不是喜欢人家?”

“是。”北潮汐抬腿踢了死党一脚,报了那“一拳之仇”。

死党睁大了眼睛,“哎呀我去,还真是。你居然还承认了。那你前两天天天拉着我出去抽风是不是也是因为那小姑娘?”

北潮汐抽了抽嘴角,语气鄙视的说,“是。”

“人家小姑娘知道吗?”

“不知道吧。”北潮汐低下头,默不作声。

“我觉得那小姑娘也挺好的,不然人家能天天和你一起走?你赶快和人家告白,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还有一年多就高考了。你以为我们都和你一样没正事儿?”北潮汐不看他,翻开英语书读单词。

“多一年少一年有什么区别?怂!”

北潮汐把他踢开,出了班级。望着天空无声的说——告白。

  六

  “喂,南星晨?”

“北潮汐?怎么了?”

“考你单词呀。你出来吧,我在你家楼下呢。“

“哦,你等我一会儿。“

“嗯。“

南星晨拿着手机,怔怔的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穿衣服下去了。

“走吧,咱们去图书馆。你怎么这么慢呀,我都快冻成冰棍了。”北潮汐小声的抱怨。

“你够了。”南星晨瞪了他一眼。

“星辰。”

“嗯?”南星晨心里有一丝期待,北潮汐从来都是叫全名的。但是更多的是纠结,纠结应该怎么办。如果他喜欢我怎么办?如果他告白怎么办?还是这只是她自欺欺人。

“我喜欢你,请别急着拒绝我。”北潮汐双眼看地,脸颊绯红。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

南星晨笑了笑,“请原谅我,但我不是一下子就拒绝的。相反,我在此之前已经想了很久。因为我想过这种情况。我从我们在学校的那次见面的时候就有一些我说不清的东西在了。其实那次还真不是偶然。”

南星晨好像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了起来,“我几乎每节课都会出去,对我和我身边的人这是很一反常态的事情。他们都就得我受刺激了。”

“其实我也是,可是你……“北潮汐看了看她,眼神中有着无尽的疑惑和悲伤。

“听我说完。”南星晨打断他,“我也喜欢你,不比你少的喜欢你。你刚刚向我……向我告白的时候我很开心,甚至是欣喜。”

南星晨淡淡的突出以一口气,淡的都没有让身侧北潮汐听到。转而又自嘲的笑笑,“我可以偷偷的喜欢,但不可以去爱。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而爱却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爱里面除了我们还有许多生活中的未知和不可抗力。你知道吗?我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制定好了我的人生计划,甚至是作战方针。我不允许我的人生出现偏差。”

“可是你不能一辈子都活在你一成不变的计划里。你的人生中应该有我,可你一早制定的计划里不可能有我。”北潮汐无助的辩解,深深地看向南星晨。他痛苦的样子让南星晨皱了皱眉头。

“最起码,还不到时候。”

“我就知道你不忍心。没关系,我可以等。”北潮汐好像等来了春天的小草,重新散发了属于他的生机与活力。

南星晨在里面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偏头看北潮汐,“你说你可以等。可你等的起吗?谁知道那时候会发生什么?你会不会遇上别人?我会不会看上其他跟适合我的人?或者……或者你,我发生了什么意外呢?”南星晨又低下头,眼中泛起了泪花却依旧语气不变的说,“我不能忍受我的前方是一片我未知的黑暗。我拿不起也放不下。”

“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到了应该的时候也没有吗?”北潮汐看着南星晨的背影。他心里知道他们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只是星辰,在她的计划中他来得太快。

“那时候的事,等到时候再说吧。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家了。”南星晨加快了脚步,为了能离北潮汐远点。

北潮汐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意外,也是最美丽的意外。她不后悔遇见他。可他是她人生中的未知数,无法选择的抉择。她害怕,所以必须先选择放弃。

北潮汐,我会把我的喜欢埋进心里,也会把你埋进心里。所以一定要等我,我们以后再说。

  七

  南星晨消失了,突然地消失在北潮汐的生活里。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她可能是因为告白风波躲着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可后来,却再也没见过她,仿佛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只是他的一场梦。

他在南星晨的班级门口“蹲守“,却迟迟没有看到她。就连南星晨的同桌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只是眼神怪异的看了看北潮汐。最后实在是憋不住,“喂,那小子。过来过来。”

“我?”北潮汐指了指自己鼻子。

“对,就是你。是不是星辰向你表达了她对你浓浓的爱意,但是你拒绝了?”

北潮汐尴尬的挠挠头,“被拒绝的是我。”

“昂?你被拒绝了?算了算了。我只想告诉你,相信星辰,她做事永远都她自己的计划,有她自己的节奏。”

“我知道。”

“所以你不用担心她。她很好,也会很想你。但她只会把自己的喜欢埋在心里。我相信,给她时间她会想清楚的。不过,我还是劝你放手。她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北潮汐听的扑朔迷离,“我究竟应不应该继续等她?”

“放手吧,放手才是爱。她,应该不会回来了。”

“你什么意思?!”北潮汐抓着她的胳膊问。

“字面意思。”甩开他的手,同桌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身边早已换了人,却还是忘不掉那个纠结,做事有理有序的小丫头。

她看了看身旁的座位,笑着问好,“星辰,远在天堂的你还好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