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下的小路

那时的爱情故事

1986年,老谢还只有17岁,不老,老谢也不姓谢,大家习惯叫他老谢。老谢很帅气,笑起来尤其迷人,村里村外都有女粉丝。

1986年的春天似乎很美,草绿的快,花开的早。有一天,老谢突然发现经常能见到那个文静漂亮的珍珍。很快,老谢和珍珍就恋爱了,他们的爱情像草儿一样青翠,花儿一样芬芳。

1986年,正逢改革开放的巨浪席卷天下,老谢跟村子里很多热血青年一样,带着简单的行李和一颗活力十足的心上路了。在常州,老谢放下了行李,放不下心里的珍珍。老谢到底心眼儿活泛,很快就在常州的一个运货码头站住了脚。工作很忙,也不轻松,年轻人的娱乐更是层出不穷。老谢还是时常想起珍珍,想起他们一起看过的电影,走过的路,路边开放的小花,想起他们第一次牵手时心里乱撞的小兔。

1986年,是珍珍一生最幸福的一年。春天刚刚来的时候,珍珍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笑起来比阳光更明媚的少年,一颗心,就这样丢给了那个笑容。文静温软的少女珍珍开始频繁出现在老谢面前,只是想多看几眼那张笑脸,只是想更接近自己的心。那天,阳光很好,本就眉眼清秀的珍珍像敷了层笑意一样吸引人。朋友指着不远处的珍珍告诉老谢说,那个姑娘肯定喜欢你。年轻的老谢终于看到了珍珍,那个可爱的少女,两人陷入爱河就像早起的鸟儿喂幼鸟虫吃那么自然。春天过去了,老谢踌躇满志的去了常州。珍珍经常想起他们一起看过的电影,走过的路,还有他看她时炙热的眼神和她羞红的脸,满满的都是幸福。

1986年,是珍珍一生不幸的开始。这一年,珍珍的妈妈为珍珍寻得了一个好人家,珍珍的姐姐欢天喜地,她想着,亲爱的妹妹终于不会再像自己一样过着终日为生计忙碌的生活。珍珍爱着老谢,不愿嫁,求过妈妈,跟姐姐吵过,都没有用,到底哭着嫁了。嫁人之前,珍珍去见了老谢,老谢知道自己父亲早逝,家里兄弟姐妹众多,说,三年后,我会再找女朋友,珍珍只是哭,哭红了那双漂亮的眼。

老谢在常州混得风生水起,渐渐地,竟也有些当得起那声老谢。三年间,老谢经常想起珍珍,想起那天阳光下她整个人都是笑着的样子,想起最后一次见面时她哭得发抖的样子。三年了,老谢真的开始了新的恋爱,一段又一段,也不是不用心,只是甚少有一辈子的心思。

三年了,珍珍的眼前总是出现老谢的笑脸,她也只是偷偷的哭,泪眼模糊的时候,能看到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一起看电影,一起藏在角落里说着永远也说不完的话,也能看到那个男孩子学着电影里的情境送女孩儿花时可爱的模样。一天,珍珍说,去看场电影吧,她那个木讷的丈夫说,那玩意儿有什么好看的。珍珍自己去了电影院,一个人看完了电影。这场电影确实不好看,雾蒙蒙的。回到家,珍珍擦干了眼泪,认真做好妻子,只是没了少女该有的光彩,也没有少妇应有的靓丽,有的只是沉静,倒也另有一番风味。

又三年,23岁的老谢在事业上已小有成就,在爱情路上依然是兜兜转转。这一年,老谢遇到了还只有17岁的刘敏,刘敏漂亮又热情,整个人像火焰一样精力旺盛,老谢被点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很快,老谢和刘敏就结婚了,一切都是风风火火的,连小女儿也是风风火火的降生。

婚后,老谢的生活倒也滋润,娇妻幼子,生活富足,按说该知足了,野心却前所未有的旺盛,总想赚更多钱。

1995年,那天没有雷雨交加,也没有月华如光,那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夜晚,老谢就是在这个寻常的夜晚做了一个不寻常的决定,换假钞。换假钞并没有想象中的日进斗金,反而终日提心吊胆,原来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平静生活被打破,日子难过的不像过日子,从常州到北京,从北京到上海,生活越来越麻烦,幸福越来越遥远。

又三年,难过的三年。老谢辗转在各大城市,钱越赚越少,跟刘敏的感情越来越淡。那天,太阳悠哉悠哉地普照着大地,那天,老谢进了监狱,被判16年。那是1998年,老谢29岁,小女儿4岁,刘敏23岁。

1999年,这一年,刘敏跟狱中的老谢离了婚,她没法等老谢16年,她不是杨过,老谢也不是小龙女。

2000年,这一年,刘敏抛下6岁的小女儿再婚,带着小女儿很难再找到好男人,必须先抛下她。

1998年,刚入狱那会儿,老谢万念俱灰,他想念三年前的日子,他恨自己走错了路。

1999年,老谢跟刘敏办好了离婚手续,他不恨刘敏,刘敏还年轻。

2000年,他在狱中得知小女儿被抛弃,不得不轮住在亲戚家,他知道,他必须要好好活着,为了小女儿。

2000年,这段监狱生活并不好过,每天在工厂改造,灰尘像细菌一样馋食着那些人的健康,老谢眼看着他们一个个儿因为肺病倒下,不医,或是草草医治,然后死去。狱中的人大都不在乎体面,只是机械的改造,热爱生活只是个笑话。老谢不同,他做完工之后会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去呼吸新鲜空气,锻炼身体,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2014年出狱时,他竟练出了一身很多年轻人望尘莫及的腱子肉。他也总是去抢水洗澡,他要让自己是干干净净的。

狱中生活乏味的程度是正常人所不能想象的,可是老谢不怕,他有小女儿,还有那个遥远的影子,珍珍。小女儿的照片总有更新,那个小姑娘慢慢长成了大姑娘,很漂亮,老谢很欢喜。珍珍没有变,总是17岁时可爱的样子,那些本来以为忘了的东西却又实实在在出现在眼前,老谢没有忘了珍珍,他会在阳光正好的时候想念她的笑脸。只是没有忘,也只是想念,那些,都是给自己的理由,好好活着的理由。

2014年,叶子发黄的时候,老谢终于告别了16年的狱中生活。然后他去北京找女儿,跟女儿一起过着平凡的平静的生活。

2014年,珍珍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近五十岁的人,她依然沉静、美丽。这一年,姐姐邀请她回家过年,珍珍带上陪伴多年的小白来到姐姐家小住。珍珍像很多近50岁的妇人一样,不再精心装扮,不过,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整洁。

我家跟珍珍姐姐家是邻居,我之前并没有过多注意那个温婉的妇人,只是暗自奇怪那么强势的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妹妹。

2014年,老谢带着女儿回老家过年,他是我亲叔叔,自然住在我家,这样,便跟珍珍姨离得很近了。

叔叔在一个夜晚把他的故事从头到尾说给我听,我唏嘘不已。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关注珍珍姨,好像自从叔叔出现之后,珍珍姨漂亮了许多,似乎那条漂亮的丝巾也轻柔许多。

我每天都能看到珍珍姨牵着小白在后院遛弯,见我走过,她都会对我温和的笑笑,有时会打个招呼,极少的,也会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说几句。

有次,我问叔叔有没有像我一样遇到能跟珍珍姨说几句的机会,叔叔说,最好少见面,难免尴尬。后来,叔叔还是告诉我,他们其实短暂的交谈过,没说几句话,珍珍姨就扭过头不再看叔叔,叔叔觉得无味,也就回屋了。我努力回想那天叔叔的异样,只想起有天叔叔似乎兴致很高,拉着我说了很多故事,不知道是不是那天。

跟朋友说起叔叔和珍珍姨,朋友说,珍珍姨应该是哭了,又不想你叔叔看到。

珍珍姨的眼泪肯定是清亮纯净的,不知道泪眼模糊间,她有没有再看到那个少年,那个少女。

她的生活富足,可是她不幸福,一个珍珍姨的后辈缓缓说。

她不会幸福,物质上的满足只能是锦上添花,而她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雪中送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