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壳子的笔记本

爱在深秋

1996年,19岁的她听了家人的话,报读了离家四百多公里的交通技校。有两个原因,一是免一半的学杂费;二是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大兴土木,交通行业很热门。亲朋好友们都说了,这行业能发大财。

他对路桥行业一直情有独钟,视詹天佑为榜样,以茅以升为目标。立志用自己的双脚去丈量祖国的山川河流,开路搭桥。为祖国的大好河山,为自己的梦想锦上添花。就这样,他报读了交通技校,1996年,他20岁。

很多人总以为这个世界很大,殊不知,很多时候转个身就能遇到你想遇到的人。他和她都是从小地方出来,两个不同的地方。同年,他们报读的是同一所学校,还是同一个专业。他俩被安排在一个班。就这样,他们相识。没多久,便相爱了。

大概是因为他们的家庭背景、生长环境相似。他们无话不谈。也许是因为他,她也爱上了这个没有色彩、充满钢筋混泥土的行当。是因为志同道合,对交通路桥行业都有狂热的期许。

毕业后,他们一起进了同一间路桥公司。两人怀揣着满腔的抱负,投入了日晒雨淋的紧张工作中。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往往都是公平和不公平共存。公平的是,他们都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不公平的,有关系和背景的人上位只用了三五年的时间,而他们却拼了十几年。他没有成为詹天佑或者茅以升,她也没有像亲朋说的那样发了财。家里都催着他们赶紧成家。他们说再拼几年,存够钱,在市里买套房子,再买辆车就可以调慢生活的步伐了。

她叫李雪群,她是我们项目部实验室的主任,人很和善,我们都叫她李姐。他叫郭军,项目的总工程师,不过我们没称他作郭哥,我们叫他郭总,因为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他都一丝不苟。

李姐说,等这个工程做完了,也就是今年的秋天,他们夫妻准备去买房,把车也买了,然后申请到公司的总部上班,总部设在市区。她奋斗了快半辈子了,也想感受一下朝九晚六的生活,每天下班,夫妻俩一起去菜市场买菜,跟小贩子讨价还价,然后回家做自己喜欢吃的饭菜,想想都很有趣!她每次和我们聊到这些,脸上总是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中。还说这些年,时间都花在工作上,都没有好好地爱着对方。他们决定等事情都安定下来,就要个孩子。过了秋天,她就39岁了。

我们都盼着这对工地神雕侠侣尽快修成正果,也像是在盼着自己能够早日结束这场修行。

生活不会听人话,就算它猜透了你的心思也不会顺着你的意。

秋天很快就来临,我们的总工郭哥却倒下了。大伙儿都说郭哥大概是太累了,毕竟这么多年了,除了休假,每天都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就算是钢铁之躯也会被磨损的。

医院的检查结果对李姐来说,就是晴天里的霹雳,足矣把人震倒的霹雳,是白血病!我们都为这对苦命鸳鸯感到惋惜。随后公司组织了募捐活动,还去医院献了血。

上天真是玩弄人。夫妻俩辛苦了小半辈子,十几年的积蓄,一个月间,给了医院大半。病床前,郭哥的情绪很低落。他握住李姐的手又放开,转过头去,说:“我对不住你,在一起这么多年,跟着公司走南闯北,一心为了工作。趁你还没老,另找个人吧!”“你是不是躺病床上太久了,脑子都糊涂了?”李姐帮他倒了一杯水,“跟你到现在,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98年洪灾,我差点从被冲垮的便桥上掉下水里,是你拉我上来。03年的非典也是我俩一起挺过来的。还有08年的雪灾,我们都回不了家,你说有你在的地方也叫做家。现在你倒好,想丢我一个人,自己熬?想都别想!”

郭哥很配合治疗,效果也出奇的好。李姐买了几箱红富士给我们,苹果都很大个。她说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感谢大家的帮助,也顺便收拾东西。她俩已经和公司申请辞职了,准备回他们的小县城,用剩下的钱开个五金店,夫妻俩好好把余下的日子过了。我们也不挽留,也不必挽留。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人总是喜欢用“等一等”来追求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你作业写完了么?”,“我等一下就写”。“你喜欢她就去追啊”,“等我变得更优秀就去追她”。“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生子啊?”,“等挣够了钱”。可一生这么短,有多少人能等得起?

绿叶对花朵说:“我们在一起吧!”花朵答道:“等秋天吧”,绿叶:“为什么要等到秋天呢?你看春天风和日丽,夏天艳阳高照,多好!”花朵又答道:“不行不行,秋天很凉爽,才适合相爱。”绿叶心想:那好吧。也不知道秋天到了,我是不是还这样的绿。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