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露了半张脸

初夏

  我会如何相遇初夏之你,

  在雷雨交加的浅水滩上,

  光着赤裸的脚丫子,

  雨中漫步。

  我会如何深望初夏之你,

  想象着细雪白皙的面庞,

  柔声细语的嗓音,

  沉醉在皮格马利翁的雕像。

  我会如何聆听初夏之你,

  俄耳甫斯的琴声,

  朝落之花,暮落之雨,

  淅淅沥沥缠绵织梦。

  我会如何念想初夏之你,

  当夜幕低垂,忧郁

  藏进了雨季,深沉

  歌者的静默,花花草木

  是羞答的玫瑰精灵,

  轻揉泥土环伺的气息,

  呵,夜莺也会祈福,

  我日夜没有星辰里,

  死寂时间里沉淀,

  无所适从的原始长河,

  流淌着普绪克的执爱。

  我会把你的肖像留给夏季,

  等有一天我们都悄然无声,

  安静的聒噪声破土而出,

  当一声声忧郁的长音,

  刺痛了我柔情的双眸,

  那脆弱的往昔汇聚了我们的真情以待,

  我以脉脉深情的眼睛刻画下你,

  永不凋零的青春,

  以无可救药的达芙妮之心,

  爱一个阿波罗的你,

  还有千年之后的桂冠与竖琴,

  在编织与谱曲的历史里,

  于千世百转的最后世纪中,

  总该见到我初心不渝的痴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